雨露均沾(上)
长篇H小说

作者:鬼爷     阅读:
收藏本书
  老何叫何方,今年55。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年轻的时候因为穷的原因所以在老家也娶不上媳妇,后来被村里选上了五保户的候选人。
  
  本来老何在前几年找了一个村里的寡妇准备凑合过就得了,谁知道快要到嘴的鸭子飞了,就是因为寡妇也是看上老何有这个关系,两人觉得不结婚,偷摸的就像平常夫妻一样过日子。起码有经济来源。
  
  村里不知道为何就知道了两人的关系,所以就免除了老何五保户的身份,寡妇也因为这件事给老何吵了好几次。吵不吵架什么的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不能操逼了。寡妇只有死去的男人留下了几块田,租出去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收入,老何有收入还好,没了收入,像这样的男人。根本养活不了家。
  
  老何因为这个事还跑到村委会去闹,他气不过啊,已经快年迈的他还有多少年可以睡女人的,如果不是因为胯下还比较好使,寡妇指不定前面就跑了,硬是被老何多睡了一年。
  
  “我说何老头,你要是正儿八经的当五保户,国家补贴的,村里给的一样不会少给你,但是你呢。给那李寡妇好了两年了,好歹你也多整几个地,卖个钱,你到好,指望村给你养老,还养媳妇?”
  村主任一拍桌子大吼道。光想拔了老何的皮泡酒。
  “我说何旭,你他娘的不就是看不过眼老子给李寡妇好了两年,你羡慕?。我不管你今天不给老子一个说法,老子就赖在你家里不走了。”
  老何坐在村主任的客厅地上,任凭何旭说什么,也不起身。何旭心想就凉着他吧,喝了点酒,心里美滋滋的就往李寡妇家走去。当然老何也不知道这件事,不然就他这个脾气,他能把何旭换一层皮。
  
  老何叫村主任把他凉在客厅不管,天色已经黑了,他肚子开始饿了起来,这时一阵开门声。
  “这个死鬼又跑出去打牌了,整天不着家。”
  听声音,刹一看。居然是何旭那口子,好像刚从城里回来,大包小袋的,老何赶紧从地上起来迎了出去。
  
  “哎哟,大妹子,买了这么多东西,快来,我给你提。”
  王梅一看是村里的何方,松了一口气,黑不溜秋的,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确实吓一跳。因为老何这个人本身就好色,他平时没事就爱串门,就等别家老头子不在,然后串个门。假装帮忙,然后从而偷窥别人的老婆。但是愣是没人知道他做的龌龊事。还夸他乐善好施,要不然怎么给他开了个口子,不到60就当了五保户。
  
  王梅一听把手上的大袋子递给了老何,老何笑嘻嘻的伸手去接,还估计摸了一把王梅的小手。
  
  “我说老何,以前没见你这么好色,连我的便宜你都敢占,小心老娘把你下面的东西切了炖汤。鸡汤。”
  这是老何另一只手赶紧捂着自己的裤裆。
  “哎哟,大妹子。我哪敢啊,这不是不小心嘛,快进屋。刚才和你家老头聊了点事,他出去了,我就在这等着呢。”
  
  王梅骂了何旭一句然后走在前头,因为在农村,每家都有个大院子,何旭怕别人说他贪,所以只盖了一个小二层。王梅领着老何上了二楼仓库。
  
  “大妹子,孩子呢?”
  老何见两个小淘气不在,随口问了一句。而王梅一听就来气。
  
  “哼,就我们家那口子?嫌孩子闹心,送我娘家去了。没良心的,还打牌,输死他活该。”
  王梅也就三十来岁,属于刚到女人最有魅力的年龄段,自顾一边上楼一边吐槽,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老何,这下可把老何激动坏了。王梅穿着一条裙子,一双美腿交错的走着,可白可白了,李寡妇就没法比,因为李寡妇没事还去田里种个东西。腿明显没有眼前王梅的腿白,可惜长裙挡住了视线。
  “哎哟。”
  本来楼道就黑,王梅一下子就踩空了,身体就控制不住的往前倒去。本来老何的注意力就在王梅的身上,这一倒。老何赶紧撒掉手上的东西,往前抓去。老何一把搂住王梅的腰,人在危急的时候都是手忙脚乱,这前后一反差,王梅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向后倒。
  “啊!。。”
  王梅那大嗓门,把老何吓一跳。
  
  ……… 楼道上,倒着两个人。
  “哎哟,我说何方,你真没用,摔死老娘了,骨头都要散架了。”
  王梅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她没受多少伤,底下还有一个老何当肉垫。
  
  好死不死王梅往下面倒死反手抓住何方的脖子,基本上是王梅整个胸部都挤压在老何的脸上。
  
  “真~真她妈的大。而且还香。大肉包子怎么长的。”
  老何心想着真心不愿意起来了,就想这么待着。不耻老何的大肉棒子硬了起来,正正好在王梅双腿间。
  
  王梅忽然感觉到失态了,而且老何救了自己,还压在别人的身上,她连忙坐了起来。这一下可好,两人的阴部死死的贴在一起,仅仅隔着一层裤子而已。
  王梅可不是什么小姑娘,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连忙抬起腿离开老何不安分的下体。
  “咳咳,大妹子,你没事吧。”
  老何尴尬的问道。
  “没,没事。你没事吧,我看你整个人都摔下来,估计背后得紫了。一会给你上点药。”
  王梅整个脸都红了,连忙扶起老何独自掂着东西上了仓库,而老何傻傻的在空气中大口呼吸着。
  
  真他奶奶的香,何旭这小子真有福气。如果我有这档子娘们,我天天在家操她都不会觉得累。”
  老何一边想着一边笑了起来。
  
  “何方,你在笑什么?摔傻了?”老何猥琐淫笑的样子正好被下楼的王梅看在眼里。
  王梅赶紧来到老何的身边把他拉到客厅去,然后回屋里拿了一瓶红花油。让老何把衣服脱了,老何还怪不好意思的,毕竟在何旭家,万一何旭回来看见了,就要闹误会了。
  
  “哎呀,你个老爷子快点吧,磨磨噌噌的。脱了衣服,给你上药。这样,你去屋里趴着,我打个水去,给你擦擦。”
  王梅指了指房间然后就去外面打水去了。
  这…
  死就死吧,就算何旭那小子看见了,老子就说只是上药而已,更何况啥也没做。
  老何走进屋里,看着屋子不大,啥都有,还有一个桌子带着镜子。后来才知道这个叫梳妆桌,然后老何就开始脱衣服,很明显老何误会王梅的意思了,王梅只是让他脱衣服,而老何以为哪里要上药就脱了。他三下五除二就全部把衣服脱了,而且老何还不爱穿内裤,他觉得束缚。然后趴在床上。
  而过了一会王梅打了一盆水走了进来,眼前这一幕把王梅又吓一跳,这可好,只是让他脱衣服,他全身脱了个干净。
  
   “呀,何方你干嘛呢,干嘛全部脱光了,快穿上裤子,成何体统。我家老何回来看见就出事了。”
  本来趴在床上的老何不停的在床上感受着王梅残留在床上的体香。一听到王梅的话赶紧爬了起来找裤子,本来就一边幻想着,下体早已坚硬无比,这一起身。不得了,王梅都看呆了。
  王梅惊呼了一声转过身去,手上的水盆也松开,正好砸王梅脚上一盆水反溅了王梅一身。
  
  “哎呀,对不住大妹子,我,我。。”
  老何这下也吓坏了,手忙脚乱的,但是越乱越弄不好。这一看王梅脚被砸了,赶紧跑过去,一满盆水砸脚上,还是一个女人,那疼痛是很酸爽的。
  
  疼痛让王梅暂时忘记了眼前的男人还是全裸的。
  “小梅,没事吧。让我看看。”
  王梅一看整个脸都红了,一下子就清醒了,她连忙转过头去想站起来,这可好,地上有水,脚上又一滑,整个人又倒了下来,又摔了一跤!
  
  “哎哟,我的屁股。哎哟,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倒霉死我了。。”
  王梅不停的抱怨着,已经顾不上老何是不是裸体,她伸手使劲在老何的手上掐着发泄。
  
  “哎,哎。妹子。小梅,哎哟,疼。快起来,衣服都湿了。一会感冒了。”
  老何也不管王梅如何想,连忙把她扶了起来。站了起来的王梅瞪了一眼老何,又看了看他胯下软掉的肉棒心里直咯噔。
  
  “这软掉也这么大,怪不得李寡妇会和他这样的人睡,这硬起来插进去得多舒服。”
  王梅一想脸又红了起来,随着老何的搀扶着坐在床上。王梅一坐下又站了起来。
  “等,等会。疼死老娘了。让我趴一会。哎哟。”
  说罢王梅就往床上一趴也不管老何,这下老何也为难了起来。这什么意思,也不让自己穿衣服。现在又趴着不管自己。难道这娘炮诱惑自己呢?
  
  老何这坐也不是,站我不是,走也不是。因为衣服好像就在王梅身下压着呢。
  “额,,妹子,妹子。还疼不。”
  老何安慰道,但是王梅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嘴上哼哼痛苦的呻吟声。
  
  因为裙子都湿了,加上王梅趴着,裙子整个贴在屁股上。饱满的屁股翘的好高,还有内裤的痕迹。老何看得直发呆,好想伸手摸一把。
  “要不,哥给你脚丫子上点药?”
  王梅还是没有理会老何,他一看有戏,直接跑到桌子上拿了一瓶红花油。
  
  “妹子,哥给你上药。疼你就说啊。”
  
  王梅这下也很尴尬,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潜意识拒绝老何,但是不好意思说。她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老何已经抓起她的脚丫子。
  王梅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老何明显感觉到王梅很紧张,但是就没有开口拒绝老何的动作,如果按的痛了,王梅就会嗯一声,然后还是不说话。
  
  这不会真的诱惑哥哥吧,这娘们越看越得劲,真想操翻她。老何心想着手也慢慢的往脚脖子上移动,两人就好像不会说话一般,一个在动,一个在忍受。
  
  “小梅,刚才摔到其他地方没有,哥给你揉揉,要不到时候肿了可疼了。”
  老何看王梅没反应就试着给王梅说道。王梅出奇般的回复了,到也只有一个字。
  “嗯!”
  多么让人激动的一个字眼,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老何也不是什么纯洁小处男,王梅的允许让老何更大胆的占便宜。随即老何的手伸到王梅的大腿处揉捏着,也感受到王梅的微微颤抖,然后快接近私密处的时候又返回来。就好像欲擒故纵一般。
  
  “妹子,你这里好像有点肿啊,挺狠的,不揉一揉,明天该走不了路了。”
  
  老何等王梅的回复,他准备对她大屁股下手了,这个很关键。
  
  “嗯…”这次的回复,明显比上一次显得无力,更多的像呻吟声。老何高兴坏了,但是手迟迟不敢落下,悬空了好一会眼睛死死盯着翘起的屁股。
  
  玛德!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老何双手轻轻的放在了王梅的屁股腚上,不等王梅有何动作,轻轻的揉了起来。隔着裙子和内裤,还是很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女人屁股的弹性。饱满的肉体欲罢不能,根本撒不开手,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万能胶粘在手里一样。
  
  王梅想不到老何居然胆子这么大,直接袭击自己的屁股,但是这种就好像瞒着老公做着对不起他的事情居然还有一丝丝的兴奋。
  “不…不要~不要这样。”
  王梅开口说道,但是身体没有任何动作,也不拨开老何邪恶的双手。
  
  “没事的妹子,哥给你揉一揉,明天就不会痛了,要不然明天该走路都痛了。”这倒好,说完老何居然正儿八经的揉了起来。这可把王梅折磨够呛。下体隐隐约约流出了淫荡的液体。
  老何见王梅没有任何拒绝的反应。手指也开始放肆了起来。拇指时不时的往屁股沟里面塞。也不触碰,又抽回来。反反复复几次,感觉到王梅的屁股微微的抬起,然后又放下。
  
  骚娘们居然有感觉了,老何心里乐呵了起来,今晚有肉吃了,他开始期待何旭那家伙晚点回来,甚至不要回来。老何也不再说话,手慢慢的向王梅的背部滑了过去,经过胸罩后的扣,然后到肩膀又返回来屁股处。不经意的按一下肛门的位置。来回几次,王梅发出舒服的呻吟。
  “嗯~嗯~~~不要。”
  细微的呻吟让老何更情不自禁,下体早已硬的爆炸。老何决定开始下手,他也等不及了,相信这个骚娘们早已急不可待了。他轻轻的掀起王梅的裙子,露出那内裤包裹住的屁股。
  
  “嗯…干嘛呢,不要看。”
  王梅伸出手把老何不安分的手拍掉,但是又没有动静了,老何笑了。再一次把内裤掀起来。
  “妹子听话,哥给你上点药。没事的,哥轻点。”
  老何说完哪里等王梅有什么反应,双手扯住内裤的两边猛的往下一拉。因为身体压着没有完全脱下来,正好卡住在屁眼处。幽暗的深处顺延着屁眼往下。在灯光隐约下隐约能看见一张一合的阴道口。
  
  “天奶奶,这就是王梅的小骚逼,这生过两孩子的小穴还这么粉嫩,这个何旭得多不珍惜啊。今天归老子享用了。”
  老何心想着,而王梅也只是用手去扯自己的内裤,但是并没有发火。一看就来劲,老何哪里管这么多,再次扯住内裤,一边手轻轻抬起王梅的身体,一用力整个内裤都脱了下去,退到了小腿根部。王梅哎呀一声用手捂住自己的阴部。
  “哎呀,你这个老色鬼,你上药就上药吧,干嘛脱我的内裤。快闭上眼,你个老流氓。”
  王梅的话简直像催命符一样,这时的老何都能感觉到自己肉棒表面的皮都快包不住肉棒的膨胀要爆炸一下。为了让效果更真实一些,老何往手上吐了几口唾沫,然后在王梅屁股腚上揉搓了起来。和刚才动作一样,只不过这次,是裸露的。
  
  老何虽然是个农民,但是这样的东西可不少知道,几个大老爷们坐一起扯蛋都会谈起女人身上的部位,尤其什么敏感处。为了让王梅更加发情,老何拇指时不时塞到肛门处按一下,又撤出来。然后慢慢的往下,快靠近阴道又收回来。
  
  这可好,王梅整个身体都在扭曲了起来,这是要命的。
  “这老色鬼还挺会玩,哼哼。按得人家真舒服,还不快点,老娘都这个份上了。还不主动点。真是的。。”
  “嗯~~” 王梅随着手法时不时发出哼哼
  老何要是知道王梅的想法,早就举起大旗一冲到底了。但是老何也不傻,这种情况一看就有肉吃了,就看自己能不能让骚娘们舒服了。随着身体不受控制,王梅阴道口更加的湿润,时不时老何拇指还能粘上一丝淫水。
  
  “呵呵,果然骚的很。看老子怎么操死你。”老何心想着也开始手上的动作。拇指开始更深处的触摸。刚接触到王梅的阴唇,王梅整个身体都板了起来。老何加了把劲,拇指整个轻轻的插进王梅的阴道口。又抽出来。来回几个动作后王梅终于受不了了。
  “老色鬼,啊,嗯~你快点,不然我家那口子回来了,他非拔了你的牙。”
  
  得到指令,老何可就不玩这种调戏的套路了,把王梅整个屁股都抬了起来,大大的分开她的双腿。若隐若现的阴道口随即张开,一丝亮晶晶的液体流出。老何整张脸就埋进王梅的下体。
  “啊哦~~嗯哦~慢点,要命”
  王梅大嗓门终于发挥出来了,老何也不管了,大嘴巴在阴唇上来回的磨蹭,粗糙的舌头在粉嫩的阴道口不停的舔着。
  
  多么美味的液体,感觉比李寡妇那淫水都好吃多了。王梅那骚洞水就好像源源不绝的流,身体也随着老何摆动着屁股。
  “嗯~我要~要。”
  王梅哪里受的了这样的折磨啊,主动扭摆起屁股,索取男人的进入。
  
  “好嘞妹子,让哥哥好好插你,让你舒舒服服的。”老何半跪在王梅的双腿间,扶着坚硬肉棒,抵住王梅的阴道口。
  天啊,这就是我们村主任的媳妇?呵呵,我老何也要尝一次,做鬼都愿意啊。这小骚逼。我了个去。来吧,娘们。
  
  老何猛的一插,这可好,只进入了半个肉棒,因为太大,一下子插不进去。
  
  “疼~慢点。疼死老娘了,你的玩意太大了,你慢点。哎哟哟。”
  王梅伸手往后面拍了一下老何,老何尴尬的挠挠头。然后他使劲的扒开王梅的屁股,轻轻的来回抽插了进来,直到整个肉棒都被那紧凑的阴道吃了进去。
  
  “呜~妹子。你这个下面会咬人。生过两孩子还那么紧。”老何一边说着,一边加快力度,大棒子死死的被阴道内壁夹着,每一次摩擦都让王梅感觉要上天一般。
  “啊,讨厌。你好好弄,弄死我了。啊。嗯,嗯,啊。慢点。要,要死啦。”
  王梅头就捂在枕头里,双手死死的抓着那床单,老何一看就开心,哪个男人把女人操得死去活来的,是最大的满足感。老何猛的插了两下,然后拔了出来。把王梅的身体反了过来,王梅赶紧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看老何。
  
  老何笑着分开王梅的双腿,抓着肉棒再次进入娘们的身体,每一个体位都有不同的感觉,老何趴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感受着老何每一下的抽插。每一下都插到了底。老何把王梅的裙子往上拉,露出了那饱满的乳房。他粗鲁的把胸罩往上一推。两只大白兔猛的跳了出来。
  
  真他娘的好看,这大奶子,老子能玩一辈子。老何一手一只抓住王梅蹦哒的乳房,埋下头就是一顿啃。
  
  “嗯~好厉害,老色鬼。在用力。来了,啊,啊啊。。要来,来!”
  王梅死死的抱着枕头,随着老何的抽插,身体猛的颤抖起来。王梅居然被操高潮了,何旭都弄不了几次,何方第一次就把自己操高潮了。王梅松开枕头,死死的抓着老何的大脑袋。老何也停了下来,感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和余温。
  
  “哈,啊。妹子。舒服不。比你家何旭厉害吧,你看你这骚逼,还紧紧的夹着老子老二呢。”
  老何抬起头,看着满脸通红,灵魂还在环游世界的王梅调戏道。
  
  “讨厌讨厌,你好了没有。好了赶紧起来。不然何旭一会就该回来了。”
  王梅没好气的说着。这时老何又开始新一轮的抽插,高潮后的阴道显得更加的敏感,和水润。老何随着王梅的叫床声也在死命的冲刺着。
  
  “拔出来,啊。。射外面。射。不要射里面。啊啊,。”
  老何赶紧拔出肉棒来,第一下随即喷了出来,一条线一样从王梅的乳房处链接在阴毛上。第二下直接冲击在阴唇上。直到第四下,第六下。才把精液全部射出。
  两人大喘气的躺在床上,老何看着床头那何旭和王梅的结婚照冷笑着。
  “让你姥姥的不给老子发五保的钱,老子把你娘们操了,哼。扯平了。”
  随着王梅的催促,老何才起来穿衣服,在客厅等王梅收拾出来。没多久院子里的门就响了起来,老何就赶紧坐在地上。一看屋里还没有穿衣服的王梅心里直呼完犊子。
  
  “哎哟我了个擦,何方,你他妈还在呢。老子他娘的都操完一个逼了,你还不滚蛋。咋的还管你饭呢。”
  何旭以为自己媳妇没回家,满口喷粪的说着,心里乐呵着,刚才去李寡妇家串门谁知道没找到,一打听李寡妇去田里了,好说歹说,加点补贴诱惑,成功在麦田里把李寡妇吃到嘴里。而老何这山炮还坐在自己家傻等着。
  
  王梅在屋里赶紧给老何打眼色,王梅那娘们真他娘的墨迹,还在擦身上的精液。老何赶紧爬了起来跑到院子里抓着何旭得手。
  “我说何旭,你帮帮叔。叔也不容易这个年纪了,还没有结婚。那李寡妇才三十多,叔想老来得子。她还能生。帮帮叔。”
  老何的话让何旭还真的思考了一下,他却不是想老何的事,他想着怎么把李寡妇玩弄在手掌间,最大的帮助就是何方。因为只有李寡妇跟何方一起了,她才会害怕。就算没有了任何利益。她也不敢给何方说,这可是一个暴脾气。全村都知道,只对自己女人好脾气。而且,呵呵。让这个何方给老子养孩子,也不差。
  
  “嗯,这个事。我会认真考虑考虑。行了,你也赶紧走吧。耽误这么长时间,你不烦我也烦。”
  何旭这时就要给老何撵出去。这哪里行,他婆娘还在穿衣服呢,老何又拉着何旭问着。
  “哎,小旭。等会的。我给你说件事,你婆娘回来了,在屋里。你刚才说你在外面操了个逼的时间,我怕…”
  老何知道何旭特别怕老婆,以前就因为说错一句话发飙了。好几天没让何旭好过。这时何旭一听,大骂道。
  “卧槽,完犊子了。你你你,你怎么不早说啊。完了完了。又他娘的要哪吒闹海了。”何旭想了想还是别跑了,今晚要是不在家,估计明天就要死人。
  
  “哎!!老何。一起吃饭。一起吃饭。”
  这时王梅也从屋里出来了,怒视的看着何旭。
  “吃什么吃,你赶紧滚出去。想操多久操多久。你别给老娘进门,我告诉你何旭。不给老娘解释清楚,你就完了。”何旭整个人都和孙子一样窝着。老何这时差点就笑了起来,只能说王梅的那个演技是真的厉害。
  
  各怀鬼胎的三人坐在饭桌上,王梅本来还挺不自在的,刚背叛了老公现在还和他坐一起吃饭,加上老何说了几句好话,也就没有为难何旭。
  临走时何旭还连声感谢。
  “老何,那件事包小弟身上。给你办得妥妥的。”
  
  两人乐呵的分开了。老何吹着口哨,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家。今晚就一个字。
  
  爽!
  
  
  
  
  
  
  
  
    
  马上进入五月,在何旭的帮助下,老何的五保户又批了下来。拿着公家补贴的钱老何可谓不知道多高兴了,操着别家的衣服,还给老老实实的办事。
  
  这一天老何趁何旭出门了,就偷偷溜进他家,恰好遇见王梅在洗澡,老何淫笑着摩擦着双手,上次一别,也没多少次机会和王梅见面。这次实在憋不住了。
  
  老何轻轻敲了敲洗澡间的门。
  
  “谁啊。”
  王梅愣了愣,何旭刚出去。难道又回来了?门外并没有回答,这时洗澡房的门突然被拉开。站在门外的赫然是有过肉体接触的老何。王梅懊恼着自己为啥不锁门。
  老何笑嘻嘻的走了进来,王梅害羞的捂着自己的胸部和阴部。
  “干嘛呢,赶紧走。何旭刚出去,指不定回头拿什么。被他看见了就坏了。”
  王梅小声的说着,也不顾及被不被看见,反正摸也摸过,看也看过。伸出手就想把老何推出去。
  
  这好死不死,何旭真的回来了。老何赶紧钻进浴室,王梅也抓紧把门锁了起来。王梅怒视的瞪了一眼老何,老何则还是笑嘻嘻的。
  
  “嘘!!”王梅提示老何不要吭声。
  
  何旭不知道干嘛,就在浴室外面捣鼓着什么,还时不时问一下王梅什么东西放哪里去了。老何一看王梅的身体,也不管何旭在不在外面直接就上手去摸王梅的大奶子。
  王梅吓了一跳,差点就叫出声来。赶紧扒拉开老何的手。王梅哪里是老何的对手。老何把王梅抱在怀里,嘴就开始啃奶头。
  “啊~不要啊,何旭就在门外,你疯啦。快松开我。”
  王梅着急得说着,声音小之又小。老何并没有理会,而伸出手,整个手掌按在王梅的阴部上。手指随即插了进去王梅的阴道。
  “啊~哈。”
  王梅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这下可好。何旭就问道。
  “咋了媳妇?出啥事了。”
  王梅赶紧捂着嘴,狠狠的瞪着老何,然后说道。
  “没,没事。刚才差点滑倒了。”
  
  “那行,你注意点。有事喊我。”
  何旭好像不准备出去了,王梅这时也尴尬了,她这也快受不了老何的攻势了,但是再怎么样也不能继续下去。她知道自己的嗓门,根本控制不住。
  
  “何方,你大爷的。你停手。一会何旭真的听见了。”王梅想赶紧结束,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她也不是滋味。
  
  “不行啊,妹子。它不听话。”
  老何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明显已经肿大了起来。又引来王梅一连瞪眼。
  
  “那咋办,你别想在这里。你敢我可不敢。你快放开我。”王梅挣扎着,但奈何不管用啊。老何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大肉棒已经翘得高高的。老何赶紧把王梅反过来让她撑着墙,王梅咬咬牙,心里急死了。但是拗不过老何啊。
  
  “老色鬼,等一下。等会。你要插进来,以后老娘就不给你玩了。”
  这句话对老何还是很管用的,随着老何松开王梅,王梅回过头来看着老何,噗呲的笑了一声。然后又捂着嘴。
  
  “我这个!难受啊。”
  老何可怜巴巴的看着王梅,眼神里带着恳求,王梅用手指点了点老何的头。然后轻声说道。
  “别动,老娘帮你弄出来。”
  
  然后王梅轻轻的抓着老何的大肉棒子。轻轻的撸了起来,肉棒在王梅的手里抓着感觉都不够。老何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
  “真大,这东西是怎么塞到我下面的。丢死人了。”
  王梅仔细打量着老何,老何脱了衣服,身材很魁梧,一米八高左右。身上也没有多余的赘肉。肉棒很大很长。不经意间王梅就觉得老何还挺帅的。为啥就没人愿意嫁呢。
  “啊,妹子。出不来啊。难受。要不用嘴帮帮我吧。”反正都这样了,老何就得寸进尺一次,毕竟这么刺激的环境下。很难得。
  王梅愣了老何一眼,她心里又嘀咕了起来,这么大,自己的嘴能放下不。
  
  老何故意身体前倾,王梅虽然嘴上拒绝着。但是还张开了嘴,这就是乡下女人的区别,不会嫌弃那么多。
  
  “哦,妹子你的小嘴好温暖。舒服”
  王梅含着老何的大肉棒,只能含住一点。然后开始前后吸允着。这下把老何爽翻了,这功夫比李寡妇好太多了。王梅专注的帮老何吹着。
  
  居然忽略了门外的何旭,浴室里除了水声就只剩下肉棒在小嘴咕噜咕噜吧唧吧唧的声音。
  何旭疑惑着,但是也没有多少想。
  “小梅,怎么洗这么久。。没事吧。”
  王梅的小嘴被肉棒插得满满的,哪里说的出来话,而老何已经欲仙欲死了。王梅连忙
  “嗯。”简单的回了一句。
  
  老何在这样刺激的情况下,爽到了极点。不自觉的开始抽插王梅的小嘴。但是王梅不敢吭声只能默默的承受。
  
  随着老何猛的抓住王梅的头,屁股一使劲。肉棒深深的抵在嗓子眼上,突突突开始爆射。每一发就好像机关枪一样。精液爆射而出。
  
  “嗯!!唔。。”
  王梅不停的拍打抓着老何的大腿。这时老何才赶紧抽出肉棒,王梅不停的咳嗽着。眼泪都呛出来了。精液都从鼻孔流出。
  
  “对不住,妹子。一时太激动了。”
  王梅没有理他,她吐出多余的精液,但是有部分已经黏在喉咙上,只能往下咽。还没等王梅发作,浴室门被敲了起来。
  “梅子,小梅。怎么了?没事吧。”
  何旭在门外敲着。这时王梅只能对门外的何旭发火。
  
  “喊什么喊,我一直洗澡一直喊。我刚被水呛到了。没事,你该干嘛干嘛去。”王梅大嗓门一喊何旭也老实了,好像离开了附近。
  老何赶紧把王梅扶了起来,好声好气的道歉,生怕女人生气。王梅也没好气只能掐他两下出出气。然后王梅穿上衣服,让老何在浴室等着她先出去瞧瞧。
  
  过了一会王梅才过来把老何撵了出来。
  “你个老色鬼,以后你还这样,我就见你一次撵你一次。好了,满足了吧。赶紧滚蛋。那死鬼被我叫出去买菜了。”
  
  老何笑嘻嘻的,连说好的好的。然后就离开了何旭家。
  
  回家的路上还撞见何旭了,两人还打了声招呼,老何心情不提多开心。走路都是带风的。
  
  连过好几天,王梅好像回娘家接孩子了,这可把老何憋坏了,本来就没女人操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却不在家。老何脑子一想还是去哄哄李寡妇给自己泄泄火。当即就往李寡妇家走去。
  
  “哎,何方?你干嘛去。”
  老何一看,是村头的何老怪。为啥叫何老怪,据说这个他有的时候神经兮兮的。有的时候也不傻,所以村里人都叫他何老怪。老何和他也算是发小了,但是何老怪比老何大四五岁,而且也有了儿子和小孙子。不像老何孤零零一个人。
  
  “哎哟,这不是老怪吗?咋的了。”
  老何回头看了看何老怪,何老怪当即走到老何跟前轻声说道。
  
  “何方,我告诉你。别说哥哥有好事不便宜你。我刚才见一个女人,老漂亮了,在洗澡。啧啧。”
  老何一听两眼冒星星,何老怪说的是谁家的媳妇?老何赶紧抓着何老怪带路。两人偷摸从一个巷子里翻进一个院子里。一进来,老何就感觉很熟悉,毕竟村里大院子大同小异。两人早些年也一起偷看过女人洗澡,那个时候基本上好看的娘们都被他们趴过墙。
  
  何老怪给老何打了个眼色,两人偷摸往洗澡房走去,因为夏天太热,一天基本都要洗两三回澡。所以大白天洗澡,老何也不觉得奇怪。两人偷摸的趴在门缝上往里瞧。
  我了个去,这不是何老怪家儿媳妇吗?这。。老何赶紧看了看何老怪,他还给老何眨巴下眼,好像在说,怎么样,老子碰到这个女人不赖吧。
  
  何老怪家儿媳妇也不大,好像才30来岁,因为生过孩子,肚子上有点赘肉,胸不是特别大,但是也还不错。乳头略微有点黑,阴毛特别多。老何两个人看的聚精会神,老何还不耻的硬了。女人叫江华,是城里人,何老怪早几年疯疯癫癫给他家儿媳妇整了不少幺儿子。
  
  这时何老怪拍了拍老何的肩膀轻声说道。“何方,这女人不错吧,比那些寡妇身材都好多了。”
  老何也没吭声,就点了点头。
  
  “哎,咋的。你不服气?这个女人老子还摸过呢。”何老怪得瑟的拍拍胸口。老何惊讶的看着他。
  
  老何也顾不上看,赶紧把何老怪拉一边。问道。
  “你摸过?少吹牛了。人家姑娘才30多,你都60了,还让你摸?”
  老何的质问让何老怪相当不服气,摆好架势就要和老何辩论。这时老何赶紧拦着他。
  “哼,我告诉你何方,老子还摸过她奶子,不是老子当时困了。老子非睡了她不可。”何老怪的话让老何捕捉到一丝信息。
  
  “哎哟,就你还摸奶子呢。?来你告诉我,你咋摸的。”老何说一些话刺激着何老怪,让他把事情说出来。
  “呵,你还不信。具体的老子也忘了,只记得那天晚上,老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进了她的屋。然后我还以为是我老伴呢,我还给她说话,然后脱她衣服,最后摸了她的奶子。那晚上干活实在太累了,就睡着了。”
  何老怪明白了,原来何老怪的儿媳妇长期自己在家带孩子,男人一直不回来解决心里需求,恰好家里有一个老人痴呆的公公,就顺水推舟想让公公给她解解愁,反正第二天公公也会记不清了,谁知道公公却睡了,这个江华还挺骚的。
  
  这下有好玩的了,老何心里就开始有点计划,就看能不能成了。
  
  “行行行,信你还不成吗?走,老子请你喝酒。今晚就睡我家里。”
  两人就溜出了屋然后买了几瓶酒回老何家喝去了。
  
  老何决定今晚先来探探路,试探一下。老何偷摸的来到何老怪的家,他也想学何老怪那样,他轻轻的推开江华的门,屋里有一阵均匀的呼吸声,看来江华这骚娘们睡着了,老何直接就躺到了床上。女人好像也惊醒了过来,但是并没有吭声,而只是翻过身去。
  
  老何一看果然如此,何老怪没骗自己,老何当即就搂上了江华的身体,老何和何老怪还真有点区别,老何的身板宽大一点。江华挣扎了两下看拗不动,也不再挣扎。老何也学着何老怪那样,解开江华的衣服,然后江华也平躺着任意老何的行为。
  “爸,安分点吧。我要睡觉。明天再玩,啊。快回去睡吧!”貌似何老怪有事瞒着老何呢,他肯定不止一次来占江华的便宜了。也怪何老怪有心无力。早两年就不行了,也只能占占便宜。
  
  老何哪里会去睡觉。想多了。老何脱下江华的衣服,一手一个握着她的奶子揉捏了起来,乳头很大。应该喂奶的时候涨奶没处理好。老何手上的揉捏也引起了江华丝丝的呻吟。
  
  这时老何凑上嘴,刁着一个奶头吸允着,这又加剧了江华的反应。江华搂着老何的头,老何也不甘示弱,大手直接从短裤内侧插进江华的里面,江华也配合的分开自己的腿,老何用手指按在阴道口上。上面早已湿润一片。
  
  “爸,今天怎么突然摸下面了。别闹,嗯~好舒服~”江华并没有发现身上的男人早已不是自己常年照顾的何老怪,老何则把手指轻轻的插进江华的阴道里,又引起她欢快的呻吟。
  
  “爸,我要…嗯…。给我~”江华不停的抚弄老何的背,然后突然伸手抓住老何的裤裆。江华也愣了愣,这么大。这么硬。
  
  当即老何就脱下江华的短裤,江华全是彻底的裸露了,而这时江华则开口。
  
  “你不是我爸,你到底是谁。你是谁,快起来。”
  江华本来就觉得不对劲,一摸肉棒才发现来人并不是自己的公公。
  
  “呵呵,妹子发现了。平时和你公公没少玩吧,你老公没法满足你,你爹也没法满足你,今天让叔满足满足你。”
  老何淫笑着,趴到江华的身上,上下袭击着江华的乳房和小穴。江华想起来没办法,也没法挣脱男人的身体,只能不停的扭摆着屁股不让男人得逞。
  
  老何也想着夜长梦多,他一边手压按着江华的身体,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肉棒,一直在阴道口摩擦,因为江华的挣扎一直对不准位置。老何当即骂道。
  “你最好乖乖的听话,不然明天老子就把你这点破事传村里去。呵呵,自己考虑清楚了,你依了叔,以后需要了找叔帮你解决,也不用担心别人知道你勾引自己公公,今天也是你家何老怪告诉我这件事的,保不齐哪天就告诉其他人。对吧。”
  
  老何的话让江华确实犹豫了,第一怕老何说出去,第二怕公公自己出去犯傻。就在江华思考的时候,动作也小了很多,老何当即就抓到了入口,猛的一提屁股,肉棒就进去了一大半。随着则传来江华的骂声。
  “哎哟,轻点,你个死老头。你要捅死我吗?那么大。”
  江华心知事已至此所以也没有再反抗,老何则乐呵起来,下体也开始慢慢的抽插让江华适应自己的尺寸。肉棒上开始沾满了淫液,老何每插一下都感觉很顺畅,这个逼明显比李寡妇和王梅的逼宽多了。也难怪。这样骚的城里女人,估计早已被千人骑万人睡了。
  
  “嗯啊,好爽。老头你快点。插死我。好舒服。啊哦,到底了。”
  
  江华的水很多,每抽插都能听见交合处发出的吧唧吧唧的声音,而老何肉棒像上了膛的枪一样,不停的在江华的阴道里轰炸着。
  
  “啊~妹子真骚啊,叔就喜欢你这样的。叔操死你。”
  
  江华双腿缠在老何的腰间,呻吟着
  “啊,,操死妹妹,大鸡巴好会操,好舒服。嗯,嗯。。。”
  
  玩了一会,老何则让江华翻过身去,狗趴着,老何最喜欢这个姿势了,因为插起来很舒服。
  肉棒再次穿过那肥厚的阴唇,每一下都好像要突破子宫一样。黑暗中的江华气都喘不过来,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
  
  插了大概几百下,江华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高潮,这不得了,阴道里喷射出大量的淫水,每抽插一下都溅出许多液体。而江华着仰着头低声的喊着。
  
  “额~额~啊。。。高潮了。啊。好爽。。啊,弄死我吧。。”
  老何则双手搂着江华的双乳,速度都不带停的。不停猛烈的撞击着。
  
  “妹子,叔要射了。射逼里吧。”
  
  “嗯,射。。射给妹妹。。来吧。”
  
  老何抓着屁股,猛烈的抽插几十下然后身体颤抖着,精液从龟头喷射而出,突突的全射到了江华的阴道深处。老何哪里管她会不会怀孕,爽了再说。
  
  老何趴在江华的身上大喘气,肉棒还死死的插在阴道里面,把精液都堵着。这时江华先反过劲来,打开了台灯,翻过身来。
  
  “呀,妹子。这是怎么了。”
  老何也差异江华突然把灯打开了,两眼都赤裸相对。
  
  “哼,我说哪个王八犊子,原来是你这个老色鬼,以前就觉得你这个老色鬼没什么好心,现在到好把这个哥们的儿媳妇爬了。”
  听完老何还是笑眯眯的看着江华。
  
  “哎呀,说这个话多没意思啊。这不妹子也舒服了呀,叔没让你失望吧。”
  江华瞪了一眼老何。
  
  “还行吧,挺好用的。哼。”
  果然骚气十足,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江华这么淫荡,江华用纸巾把流出来的精液擦了擦然后就不顾家里有没有人直接裸露的走出院子清理下体的污渍。
  
  老何也赶紧收拾收拾就溜回家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村里的小娘们都这么骚,王梅,江华。都是一等一的骚,玩起来很顺畅。
  
  
 
  
  进入六月,天更加的热了,这个季节是花生和玉米成熟的季节,很多村民都走下田采摘自己半年的成果,老何也不例外,他自己也种了一些花生。
  
  干完活的老何连口水都没人递,看着满片田里,不是娘们跟来,就是儿子跟来。帮忙干活,口渴递水。老何十分羡慕,他只不过是穷了点,居然连个媳妇都找不着。
  
  “哎哟,这不是何方吗?就你种的这丁点花生,够干嘛啊。”
  老何回头一看,是隔壁的何文,他还有一个兄弟叫何武,何武听说在市区都买了房子了不怎么回村了。这个何文却傍不上自己的弟弟,还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自己一个人,要那么多干嘛。咋的。又被你家婆娘撵来干活啦?”
  老何笑着回怼着。
  
  “……  我这不玉米也熟了,过来看看能不能摘了。咋的给你两颗回去吃?”
  两人也不干活了,就坐在树荫下休息,就写闲聊了起来。
  
  “我说兄弟,听说你现在又孤孤零零一个人了。这也挺好,想干嘛干嘛。”
  何文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像我这样,还要被管着,啥地方也去不了。”
  
  老何看着何文在感叹生活的不容易。
  “好什么好,没有娘们,家里一点生气都没有。”
  
  “哎哟,何方,你就是想找个娘们打炮吧。还生气。哈哈哈。”
  何文一下子就点透了何方的想法,何方也不觉得尴尬,大老爷子本来就是这样。想娘们很正常。
  
  “可不是,之前李寡妇在的时候,还能没事干两下,现在他娘的又成自己一个人,我的五保又下来了,改天我再去找李寡妇商家商家。”
  何方淫笑着。引来何文一阵摇头。
  
  “兄弟,老大不小了。别整这些没用的,虽然说给了钱给李寡妇,能没事让你打个炮,照顾你一下。那和城里的小姐有什么区别?你不知道李寡妇现在什么状况?”
  何方听完看了看何文,摇摇头。
  
  “哼,我告诉你兄弟,你找别人哥们不拦着你,村里寡妇也不少,李寡妇确实好看,身板也不错。可惜啊,命太硬。还他娘的骚。”
  何方点了点头说道。
  “我知道,这不也没想着结婚,就是简单的过日子。骚我知道,要不也不能和我住了他娘的两年。”
  
  何文再次说道。
  “骚??全村都知道。那你知道不知道,这娘们跟村里很多人打过炮??指不定他娘住你家炕里,还给别的男人趴过呢。”
  何方惊讶的看着何文。
  “放他娘狗屁。。不至于。但是~”
  
  “你看,你都不信任她。我给你说实话,李寡妇在村里都出了名了,只要村里稍微色一点的男人,都去李寡妇家串过门,只不过人人皆知不愿说而已。”
  
  “串门这有啥的,又不是真的被抓到打炮。不可能的。”
  何方还在为李寡妇辩解。。何文就来气了。
  “嘿,我说你何方中什么迷药了?看过?老子何止看过,村口的何斌,何闯。村尾的何军。这都是出了名的色鬼。哪个没趴过李寡妇。还有当时停你五保户的何旭。老子亲眼看见他在李寡妇的田里把李寡妇扒光。”
  
  何方愣了愣,张大了嘴。看着何文的话不像假的,而且也没有必要骗自己。何方沉默了下来,当初他自己在想,李寡妇是真的想和自己过日子的,只不过是生活所迫才离开的。现在一回想,李寡妇住自己家里只不过是寻求一些生活上的需要而已。加上自己的活也好。现在没钱了,她只要往其他人那里张开腿。就会有金钱的来源和生活上的帮助。
  
  还有,何旭!
  
  狗娘养的,老子睡他婆娘,他扒自己婆娘的灰?但是何方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他只不过心里不爽而已,任谁自己的娘们被人操了,心里会舒服的。
  
  “嗨,也是寂寞惯了,想找个娘们混混日子。既然都这样了,也没必要再回头吃这样的草。”
  何文一听欣慰的拍了拍何方的肩膀,毕竟都身为男人,而且也是邻居,不希望他被一个搞破鞋的女人玩弄在手掌间。
  
  “不过也没关系,去打个炮解一下寂寞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她也是一个破鞋。我告诉你何方,我觉得你应该去城里或者市区逛一逛,找几个年轻小姐泄泄火。像咱村里的,都是一些老娘们,最年轻的也只都30来岁,不过都是谁谁的媳妇。”
  老何听着也点点头,他这一辈子也就如果城里几次,市区更别说了。一次都没去过。因为没钱啊。去了干嘛,住哪里。
  
  “我觉得你吧,自己一个人,还不如去市区找一个工作,管吃住的,攒点钱。以后回来找一个四五十岁的娘们养老得了。你看你也没几岁可以玩了。60基本就没人要你工作了。明白不。”
  
  老何反问何文为啥不去市区投靠自己的弟弟,何文则摇摇头说道。
  
  “去?去干嘛。去让他羞辱我吗?以为自己有个逼钱了,随便使唤我。这样的兄弟不要也罢。不过他给我说过可以介绍我去某个小区当保安,工资也不少。起码比你这个当个五保户轻松来钱。怎么的,想去不。?”
  一听管吃管住,还三千多一个月,就平时看看大门,巡逻一下就可以了。老何确实心动了,与其在村里等死,还不如去大城市,说不定还能睡几个年轻小姑娘。
  
  ”行,那你给我张罗张罗。我随时都能动身。”
  
  两人又闲聊了一句,然后就分开各自回家了,去大城市老何一直都很期待,可是就舍不得刚开发的两个娘们,都是水多汁多的。去了估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娘们,但是,就是想去,任性
  
  次日,老何正在屋里喝茶,忽然有个人走进他家,这个人老何再熟悉不过了。生活了两年的李寡妇,老何看着来人静静的喝茶。
  
  “哎哟,何方,你现在是翻脸不认账了是吧。老娘陪了你两年,你生活好了就不要老娘了?”
  
  老何听完冷笑了一声。
  
  “是吗?李月,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当初老子求着你让你别走,哼!你说的什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怎么的?你何方没钱,拿什么养我。好歹我不会和城里的女人那么势利,但是你总得养的起我啊。”
  
  老何一看,来人还精心打扮了一番,比之前认识的时候更加有韵味,更让人想入非非,女人穿着长裙短袖,散着头发。还抹了一点妆。还没等老何说什么。李寡妇继续说着。
  
  “你看你一个老爷们,我愿意和你在一起,还给你生孩子,不求一点点名分。你居然这么绝情。”
  李寡妇说着说着作势就要哭了。
  
  老何也有点尴尬,难道何文骗老子的?这女人看起来文弱一般,也不像那种有心机的啊。
  “行了行了,别闹了。让别人看见以为我何方欺负你呢。咋的吧,你想怎样。”
  老何摸了摸脑袋,给李寡妇腾了个地让她坐到了床上。
  
  “我告诉你何方,老娘赖上你了。你得养我一辈子。老娘今年才39你都55了,老娘都不嫌弃你你该偷笑了。哼”
  李寡妇故意往老何身上靠,老何也没有拒绝,不久,两人就扭抱在床上。老何使劲的揉捏着李月那不大不小的奶子,虽然没有王梅那般大,江华那般白。但是李寡妇胸部很柔软像水一样。吃着奶头还有一股清淡的奶香。
  
  “哎哟,死鬼。你慢点,老娘的胸都要被你捏爆了。轻点。”
  李寡妇比以往都要主动,开始扒老何的衣服,手指轻轻的挑逗何方的奶头。老何则伸手插入李寡妇的裙里,隔着内裤抠弄着她的骚逼。
  
  “来,给老子吹吹。好久没有让你吃我的鸡巴了,看你生疏了没有。”
  老何挺立的肉棒直直的对着李寡妇,龟头上还流出了丝丝的透明液体。
  
  李寡妇也不多说,直接伸手握住老何的肉棒开始套弄了起来。
  “老何,一段时间不玩你这个鸡巴,还真有点不习惯。大了不少呢。”
  李寡妇说完就张大嘴把把老何的肉棒含在嘴里,嘴上的功夫明显更加的长进,李寡妇的舌头不停的在老何的龟头上打转。然后舌尖时不时挑逗着马眼。
  
  这一阵阵的舒爽把老何带到了高峰,他抱着李寡妇的脑袋,迎接着女人嘴上带给他的快感。
  
  一阵口交后,李寡妇把自己脱光,躺在了老何的床上。微微的张开双腿。手指一弯一弯的勾引老何上床。老何也迫不及待的爬上李寡妇的肉体上。双手肆意的揉动着李寡妇的双乳。
  下体的肉棒则不停的摩擦着正在淌水的淫穴。龟头卡了一下,老何当即往前顶去,肉棒顺应般顺畅啊。整根肉棒完完全全的插进了李寡妇的身体里。
  
  “嗯~真大~老何,还是你的肉棒让人舒服。。”李寡妇情不自禁的一句话让老何愣了愣,果不其然啊,李寡妇肯定给其他男人睡过,不然她以前可不会这样说。
  心中憋着一股气的老何开始抽插了起来,风暴来临的太快,老何凶猛的操着,阴唇随着肉棒的进出来回的翻动着,随着速度,肉棒上已经出现丝丝的乳白色液体。
  “哦~!!老何,老公。你操死我了。。好舒服,再用力点。哦。。。爽啊。”
  李寡妇一边呻吟一边双腿紧紧的夹着老何的屁股。希望老何更加深入的操着自己的骚逼。
  
  “李寡妇,最近没操你,你功夫和叫床声,见长啊。”老何一边说一边停下抽插,把李寡妇翻转过来,从后面继续操着
  
  “讨厌,老娘还不是为了哄好你,不然老娘可不学。啊~你慢点。这样都插到子宫了。哎哟。啊。。。”
  李寡妇绝对撒谎,老何也没抱有什么希望,毕竟他都决定要往外走了。
  
  肉棒上晶莹剔透的淫水,交界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老何伸手抓着摇晃的大奶子,后方卖力的抽插。手指时不时插在李寡妇的屁眼上。多重的侵入,李寡妇到达了高潮。整个人颤抖着。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身体一阵一阵的动着。而老何也快接近爆发。他把李寡妇扶了起来。然后一下插进李寡妇的嘴里。
  
  突突突了好几下,精液全部爆射而出,填满了李寡妇的小嘴。
  抽出肉棒后,李寡妇才吐掉嘴里的精液,没好气的骂着老何射她嘴里。腥死了。
  
  这时在暗处的一个身影离开了。走的人正是何旭,他以为所有的事都在自己掌控一下。殊不知老何早已发现他的存在。打发走李寡妇后,老何得抓紧指定离开村子的行程。
  
  也得亏何武没有拒绝自己的哥哥何文,帮何方在市里的小区找了一个守夜的保安。平时不用做什么,只要夜里不让外来的车停进小区里就可以。月薪3000
  
  因为舍不得王梅,何方决定临走前再会一会那个白嫩的小少妇。可惜呆了两天都没能遇到,心想算了。反正出村后也不会经常回来,就算缘分已尽吧。
  
  下午,快来不及了,老何咬咬牙背着包就跑到了村口准备坐车到城里再转车到市里。
  
  “老何??你干嘛去?背着大包的,这是要跑路吗?”
  何方感觉身后有人喊自己,他扭头看了看,正是村里一个小瘪三何东。快四十岁人了,整天没个正形,而他命好,家里给他留了一大笔钱。他也在附近村娶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媳妇,水灵水灵的不到30,二十八九左右。
  老何一看,旁边的一起的不就是那个水灵的小娘们吗?那小脸蛋看起来还挺嫩。看着他们也拿着包,老何问道
  “哦,去一趟市里。买个东西”
  
  何东嗤笑了一下
  “我说老何,你还会去市里呀。正好,我省事了。晓兰,你跟着大爷走吧,他也去市里。顺路,我就不送你了。”
  
  晓兰忙说不行不行。何东也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顺路,为啥还要我跑一趟。快走吧。你看车来了。老何,照顾好我媳妇。你只要把她带到市里车站就行,有人接她。”
  话音刚落,车就停在了三人的身边,无奈得晓兰跟着何方上了车。
  
  (未完待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