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醇的茉莉香
都市情感

作者:H小说吧     阅读:
收藏本书
  我住的小区一直都是ADSL的网络,速度对于我十分不理想。终于等到光缆接
入了,兴冲冲去营业厅办理改装,却被告知我的ADSL账号不是我的,需要机主身
份证(我的账号是我朋友过户给我的),向营业厅说明,又说原来过户没成功,
只是改了承载电话,
  怒!投诉!说24小时回复。等……接到电话回复,说必须如此,大怒!让值
班经理接电话!
  值班经理是一个非常富有磁性的女声,不是甜美,是那种醇醇的性感的声音,
让人暖暖的,听声音我的火气就消了一半(没办法,本狼天性如此),值班经理
让我先等一下,他调查后答复。
  十分钟后,电话又来,还是那醇醇的性感声音,告诉我确实是他们的失误,
我可以直接凭自己的身份证到营业厅办理改装,并免除我的改装费用作为补偿。
  我要醇醇的性感留下电话,说有事情好直接找她,她犹豫了一下,给了我号
码(嘻嘻,狼心如此吗?)。
  急冲冲到营业厅,一切顺利,只补了40元的年费差额。
  喜,给值班经理打电话致谢,邀请共进午餐,以表感激,拒绝,力邀,再拒
绝,笑嘻嘻的说要投诉她不满足客户要求,她笑我贫,说不在服务范围,嘿,有
点门儿,继续贫嘴,在一串花枝乱颤的笑声中终于答应了。
  让她选好时间地点,很绅士的问要不要去接,她说不用了,自己过去就行。
  稍事休息,提前10分钟到达地方,一个环境优雅的中档餐厅,客人还不是很
多,倒是非常适合情人幽会(这是我努力的方向),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然后
打电话说我已经到了,在11号桌等她,她说马上也就到了。
  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半,就见一穿职业装的少妇进门,在引位服务员的指引下
向我的方向走来,应该就是了,连忙把烟摁熄,起身迎上去。
  一股茉莉香随她而来,没等我开口,她就先微笑着说:「您是顾先生吧,让
您久等了!」是那醇醇的性感声音。
  我连忙拉开我对面的椅子:「哪里哪里,我刚到,您请坐!」
  她欠身坐下,我也回到自己的位子:「今天的事情多亏了您了,要不我不知
道要怎么麻烦呢,您看来点什么?」
  说着,我把菜谱递了过去,「随便吧,您点吧!」
  她再谦让。
  「我第一次来这,不知道他这儿什么特色,再说,我也不知道您的口味,还
是您来吧,女士优先嘛!」
  她呵呵笑了,不再推让,接过菜谱看起来,我趁此也仔细的欣赏她一下,30
岁多点的样子,清爽短发发型(类似成方圆的),圆脸大眼,皮肤很白,少有些
干涩的感觉,眼角有微微的鱼尾,眼神里少许落寞,估计缺少滋润,一身黑色职
业女装,大翻领白衬衣,乳房很饱满,撑得鼓鼓的,短裙,肉丝,黑高跟,稍显
丰满些,人很素雅,干练,身兼淑女和熟女的风范。
  她点了个清炒西兰花和皮蛋豆腐,就把菜谱推给我,说她的选好了,让我再
点,我也不再推让,问她能吃辣吗,她点点头,我就点了个豆花鱼和辣炒海蛎子
(别怪我罗嗦,这不是表现我对人家的尊重嘛!想泡人家,首先要尊重人家呀!)。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我掏出一支烟,问她:「介意我抽烟吗?」
  她摇摇头「没事,不介意。」
  我点上烟:「还没问您怎么称呼呢,总不能老叫您经理吧?」
  她又微微笑了,「我姓程,叫……」
  没等她说完,我就抢着说:「那我叫你程程吧!」
  她愣了一下「程程?这名字好熟。」
  「上海滩看过吧!」
  「呵呵!许文强?!冯程程!」她又笑起来,这次头发都有些微微颤动。
  「呵呵,是呀,可惜我连丁力都不是。」我故作惆怅。
  她眼神里飘过些什么「程程,叫的我好像个小姑娘似的!」
  「你很大了么?我看你就像个小姑娘呀!」我的马屁接着跟上。
  「你就贫吧,我都30多了,不是什么小姑娘了!」
  「真看不出来,我刚想说您少年得志,刚出校门就坐上经理的位子呢!」
  「少贫了,我比你都要大呢,小弟弟!」
  「不要叫我小弟弟呀,我不小了,都30了!」
  「切,30叫大呀!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姐姐的!」
  「那就叫你程程姐姐吧!」
  「呵呵……」这次头发和那对海MM一起颤动起来。
  不知不觉,我们的称呼从「您」到了「你」,彼此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说话
也随便了。
  菜上来了,我点的啤酒,她也没推辞,边吃边喝边胡天海地的聊,时时逗她
一下,看她笑的花枝乱颤的,贫嘴的本事我还可以。
  正说着,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家里的,我歉意的对她说:「我接个电
话,大的!」
  她点点头,老婆问我晚上回家吃饭吗,我说回去,就挂了,随即又响起来,
我接起来,是女儿,张口冲我吼:「你一定要早回家吃饭,不许在外面喝酒。不
许和别的女人吃饭!」
  我连忙答应:「好好好,我早回家陪你们两个,不喝酒,不和别的女人吃饭,
好了吧!」
  挂了电话,我苦笑着对她说:「哎……这个是小的!」
  她有一丝惊讶,但是没再说什么。
  我问她:「你们单位给你们安排新装任务吧,好像每个月要完成多少个吧,
你的任务怎么样?」
  她摇摇头:「别提了,是有任务,每个月10个,我不喜欢求人,更不会拉人,
每次都要同事帮忙顶任务呀!」
  「这还不好办呀,我是做电脑售后的,每天就是给客户装机器,好些刚买电
脑的都问我们装什么网络好,我让他们找你不就完了。」
  她眼睛一亮:「好呀,我可以给他们优惠的,我有优惠卡,给你几张,上面
有编号,你给他们,他们直接到营业厅办理就顶我的任务。」说着,她打开包,
给了我几张卡。
  我接过来:「这几张哪够,都给我,每个月我都能给你顶三四十个的!」
  「少吹吧!能完成任务就行。」他又给我几张。
  「有多少都给我吧,保证全料理了」我直接把卡全拿过来。
  一顿饭有滋有味的吃完,付账时她抢了一下,我说:「给男人面子好吗?我
帮你完成任务你再请!」她呵呵笑了,没再坚持 .
  出来门,我很自然的坐到她车里,一辆蓝色的QQ,车内很女性气息,还是茉
莉香。
  送我到单位,我下来车,又回头对她说:「一顿很香的午餐,但你比午餐更
香!」
  她笑骂「去,又贫嘴!」
  关上车门,我摆摆手,她发动车走了,我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些媚。
  程程的任务对我来说真的很简单,和几个同事分了分卡,不到5 天就接到程
程的电话:「你好厉害呀!现在就20多个了,谢谢你了,什么时候请请你呀!」
  「客气什么,小KS,需要不需要帮你同事一下,你好还下人情。」
  「这样好吗?不会太麻烦吧?」
  「麻烦什么,咱们谁跟谁呀,我等下找你拿卡,你在单位吗?」
  「我给你送去吧!不好麻烦你再跑一趟。」
  「再说这个我跟你急,我等下正好路过你那里,我给你电话你出来就行,就
这样,一会见!」我把电话直接挂了。
  我给程程的电话她没接,给挂掉了,随即就看到从营业厅出来,小跑几步赶
到我跟前,那对鼓鼓的东东随着她的小跑来了个「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我的小弟弟立即立正敬礼了,当然是在裤子里面。
  「你来的还真快,谢谢你了!」她把一叠卡给我。
  「又客气,能为美女效劳是在下的荣幸,以后每个月五六十个不成问题,还
就怕您老不给小的这个机会呢。」
  「好了,别贫了,什么时候有空?姐姐请你吃大餐。」
  「真的吗?那就这周末,我把大的小的都打发回娘家,狠狠吃你一顿。要吃
晚餐吆,中午吃饭不敢喝酒,没什么意思。」
  她的脸色有一丝讶异,但随即说:「好的,说定了,周末我给你电话。」
  「一言为定,你回去吧!我走了,拜拜。」
  周末下午收到程程的短信「晚上6 点半,还是上次那里,可以吗?」
  回复「不见不散」。
  我还是提前到了,还是11号,程程这次不再是职业装,白色短上衣,里面是
黑色紧身背心,奶白色长裙,肉丝,白色凉高跟,胸前显得更海,白皙的脖颈下
更是有一道深深地乳沟,格外诱人,人显得更性感。
  还是扑面的茉莉香,我还是起身相迎,拉开椅子请坐。坐下她就说:「我猜
你会先到,而且还在这里。」
  「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你只要不说话,就是个绅士。」
  「那要说话呢?」
  「就是个贫嘴的弟弟。」
  「谢谢程程姐中肯的评价和赞赏,本人甚感荣耀。」
  「你看又贫了吧,来,点菜吧!」
  「还是女士优先,让我的绅士风度保持到底吧!」
  她点了几个菜,我点了白酒,她没有反对,看来是要一起喝白的了,好,我
喜欢!
  又是愉快的一次晚餐,一瓶白酒三七开,当然是我七她三,都是略带酒意,
但都还清醒,她绯红的脸更加诱人,眼中也有波光流动。
  我提议去K 歌,「看来你真要宰我呀!」她冲我嘟起了嘴,很性感,很诱人。
  「不是呀,我请你,这么美好的夜晚,这么早结束,很遗憾的,是不是呀,
程程姐!」
  「不用了,我请你,送佛送到西,请你就要让你尽兴呀!走吧。」
  出门没看到她的车,却看到她伸手打的。
  「你的车呢?」
  「他爸爸开着去他奶奶那里了,知道要陪你喝酒,没敢开。」
  ……什么意思?暗示我?!就是不暗示我会放过你吗?答案肯定是NO.
  到了市里最大的夜场,要了个小包房,一打啤酒,我喝啤酒她唱歌,她的声
音唱陈淑桦,苏芮的歌好似原唱,很好听,几首过后她就不愿意了「不是你要唱
歌吗?怎么是我独唱,你也来呀!」
  「嗯,是这样的,我是说你唱我听,因为我唱歌是要命的那种,我怕你今晚
香消玉殒喽!」
  「又贫,不行,你一定要唱!」
  「你确定?」
  「确定!」
  「你不跑?」
  「不跑!」
             「你不许捂耳朵」
              「不捂耳朵」
               「不许笑」
               「不笑」
               「不许哭」
  「你唱不唱?」一个啤酒瓶被拎了起来。
  「OK,我唱,把瓶子拿到那边可以吗?我有点怕,当然,你喝了我不介意。」
  一首大佑的老歌《恋曲1990》被我演绎的煽情无比,而且,我是坐在地板上,
自顾无人的唱的。这首歌是我唯一能不跑调的歌,可想我练了多久,多熟。
  曲终,我转过头,女人缩在沙发一角,鞋子脱了,腿蜷在裙摆里,双手抱着
啤酒瓶,眼睛看着我,在屏幕映照下,有一种光芒在里面。
  我站起身,慢慢走到她前面,她一直静静地看着我,我拿过她手里的啤酒瓶:
「不喝老抱着干什么,浪费呀!」说完我就灌了一大口。
  她眼中的光芒暗了下去,小声的说:「骗人,不是不会唱吗?」
  「就会这一首,不骗你,我再来首你听听。」
  一首歌不知道被我唱了几个调,却也把女人逗得连连摆手,直叫饶命,我接
连唱了两首,女人笑的波涛起伏,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了,好了,你别唱了,再唱我就喘不上气了,不行,得喝口酒压压。」
  笑笑闹闹中,一打啤酒快喝光了,时针也已指向午夜,我提议合唱一首《大
花轿》,在她的歌声我的吼声中,我唱出一句「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我的妹
妹睡一觉」一下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的双峰中。
  她「啊」的叫了出来,愣了一下,随即使劲推开我「要死呀你!」
  我松开手,但没有退后「对不起!」
  她低下头「走开啦!」声音并不强硬。
  我伸手拉起她,她疑惑的看我,我无辜的望她「你不是说要走么?
  她怔怔的望我,轻轻叹了口气「哎……」
  我附在她耳边小声说:「刚才好软……」
  她有些嗔怒的拳头轻轻锤在我胸前「你呀……」
  走在午夜的街头,我问她:「去哪里,这么晚回家还方便吗?」
  「你要去哪里?」
  「我朋友开了一家宾馆,晚了我就不回家了,去他那里,你要不方便回家,
就一起去吧。」
  她低下头,大约一分钟吧,「我也去吧,回家大院的门关了。」
  打了一辆车,我们坐在后排,我的手很自然的搂在她的腰间,很柔软,她也
很自然的依在我的胸前。
  我们像多年的夫妻一样默契,谁都没有说话,茉莉的香味弥漫在小小的空间,
很温馨,惬意。
  快到宾馆时她在我耳边说:「我先下去,你到了给我电话,好吗?」
  我理解的点点头,和司机说了声,她就先下去了。
  到了宾馆拿了房卡,我打电话告诉她房间号,就先进了房间,刚换上浴袍她
就到了。
  我问她要不要洗一下,她说在家洗过了,我说我要洗一下的,你先随意吧。
  进了浴室洗漱完毕出来,灯是黑的,电视也没开,她已经上了床,身上盖着
丝被,我轻轻走到床边,打开床头灯,她闭着眼睛说:「别开灯。」
  我笑了笑「我开暗些,我要好好看看你。」
  我俯下身,轻轻捧住她的脸,很软,很滑,微微有些发热。
  她张开眼睛,我们彼此凝视着,我低头吻上她饱满的双唇,很软,很柔。
  她温柔的回应着,我吻着她,一只手脱掉浴袍,把身子挤进丝被里,触到一
篇温热爽滑,她竟然寸丝未缕。
  我覆上她的身体,坚硬抵在她的双腿中。
  她微微张开腿,挣脱我的吻,喘息着说:「你轻点,开始会疼。」
  我愣了下,我还没准备进入呀,看来她是没经历过前戏,遇到宝了,没被完
全开发的熟女呀!
  我啄了啄她的耳垂:「我等一下才会进去的」,然后一路向下吻去……
  我捧着她丰硕双峰,很大,很软,虽已不再坚挺,但没有松弛,我含着她的
乳头,吮吸着,让她在我舌尖的撩逗下坚硬起来……
  她的身体开始热起来,轻轻扭动着,她的手不知所措的在我背上划着,我的
唇继续向下,小腹,肚脐,她的腰腹微微有些赘肉,小腹上有一条刀口的疤痕,
应该是刨腹产留下的纪念。
  我打开她的双腿,去看她那片芳草地,她连忙用手遮住「不要看……」
  我把她的手拿开,那一丛黑色的森林展现在我面前,不是很浓密,也不是很
长,刚刚掩盖住那桃源洞口,阴阜也是很饱满的微微鼓起,阴唇有些厚,颜色比
周围的皮肤稍微深些,不是很黑。
  我低下头去,稳住那两片软肉,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双手推我的头
「不要……」
  我没有理会她,用舌尖拨开阴唇,挑逗她的阴蒂,等她坚硬起来后,轻轻用
牙咬了一下。
  「哦……」她长吟出来。
  我继续吮吸,撩拨。
  她的桃源泥泞起来,身子扭动着,低吟婉转的呢喃着,推我的手插进我的头
发里,揉搓着。
  我的舌尖向下探进她的桃源,快速的上下左右突刺。
  「哦……啊……」她大叫一声,双腿用力蹬直,双手紧紧把我的头按在她上
挺得阴阜上。
  女人,高潮了……
  她稍微平息下来,我又覆上她的身体,坚硬的抵在她滑腻的桃源洞口,轻轻
在她耳边问「好么?」
  「好,从来没有这样过,很舒服。」她小声回答。
  「想要再舒服一次吗?」
  「嗯……」她有些娇羞。
  「那就把他放进去。」我轻轻顶了顶。
  她的手伸到下面,抓着我的坚硬,引导着我进入她的温热里面。
  我拿过一个枕头,让她欠起身,塞到她屁屁下面,然后紧紧地抵进去。
  她喘息着说「你的好大,里面好满。」
  我轻轻的抽动着「不疼吧?舒服吗?」
  「嗯……」
  丝被早已滑到地上,床上两具肉体重叠着,起伏着,房间里充满粗重的喘息
声,婉哦的呻吟声,淫靡的抽插声……
  她挺动着迎合我的突刺,我们越来越默契,我起起伏伏的长插短送,她高高
低低的轻抛慢迎,我要慢慢享用这顿大餐,这个夜晚还有很长……
  我感觉她已经习惯了我的动作时,突然双手从她腋下扳住她圆润的肩头,双
腿蹬直,屁屁向下一阵猛烈的冲击,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啪啪」的撞击声。
  我的坚硬在她的巷道里快速穿梭,带出一股股爱液,我的阴囊不停地抽打着
她的会阴……
  她被这突然地袭击搞得手忙脚乱,无力再迎合,只能徒劳的发出一串不连贯
的吟哦。
  「哦……哦……啊……哦……」突然,她的发出一声长吟「哦……」头向后
仰去,胸部挺上来,死贴我的胸膛,双手紧抓我的屁屁,用力向她的下身按压,
双腿盘上我的大腿,紧紧缠住我。
  巷道里一阵痉挛似的紧缩,让我的坚硬不能动弹分毫,那种四面八方的紧裹
让我差点缴械投降,我深吸一口气才把住关头。
  她,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良久,她吐出一口气,身体松软下来,我寻到她的唇。
  她搂住我的脖子,一个绵长的吻……「我还活着么?」她呢喃到。
  「当然活着了,我还没舒服呢,怎能让你死去呢?」
  「你还没出来呀!你真厉害,怪不得能一起伺候一大一小呢?」
  「什么伺候一大一小?」
  「你说的呀,家里有一大一小。」
  「哦,哈哈,你误会了,大的是我老婆,小的是我女儿,才4 岁,呵呵。」
  「啊!被你骗了,我认为你两个老婆一起住在家里呢,看你不像有钱的样子,
一定是床上厉害,才想和你试试,谁知道是你女儿呀。」她娇羞的窝在我怀里。
  「不过,你真的很厉害,我从没像这样和死了一次样,原来这个还能这么舒
服。」
  「你舒服了,可我还没舒服呢,你还能再来吗?」
  「嗯……你来吧!」
  「等下可以射到里面吗?」
  「里面就行,我带环了。」
  我随即又给她来了次密集轰炸,在她颤抖的呻吟中,我直起上身,把她一条
圆润的大腿抱在胸前,进行了一次横向突刺。
  她应该从没用过这个姿势,刺激的感觉使她大声呻吟着,手胡乱的揪着床单。
  我重重的深入,每次都用力的搂着她的大腿,力求尽根而入。
  她随着我的节奏,哦哦的叫着,每一次的深入,她微张的小嘴都会吐出一口
气……
  我放下她的腿,拉起她的上身,让她坐在我的腿上,我抱着她柔软的屁屁,
一下一下向我怀里带,她趴在我的肩头,两团柔软挤在我胸前,真正是暖香温玉
在怀……
  我推倒她,轻插几下后,猛的一杆到底。
  她「啊」的叫了出来,双手紧紧抱住我,我挣脱开来,抱起她的屁屁,把她
拖到床边。
  我站在床下,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扳住她的大腿,又一次狂轰滥炸。
  她的呻吟声已经无法连贯,成了变调的低声嘶叫,两团白肉波涛汹涌的的滚
动着,头无意识的扭动着,手紧紧地扣着床边,肌肤渗出一颗颗汗珠……
  我呼呼的喘着粗气,汗水流过我的胸前,和她的在她大腿上会和,汇集在她
的屁屁上……
  我放下她的双腿,俯身看着她,停了下来。
  她焦躁的扭动着身子,「不要停,哦……快点……求你……」
  我抓住她硕大的乳房,粗暴的的用力,让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中变形。
  她轻叫一声「啊」。
  未等声音落地,我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攻击……
  我双手卡住她的腰,勇猛的冲击了几下,深深低入她的谷底,大叫一声,爆
发了……
  随即,她的双腿又盘上我的腰,巷道再次紧缩,口中发出「咯咯」的声音,
她也爆发了……
  伴随着最后一束子弹射进洞穴,我轰然倒塌在她丰满的肉体上,呼呼喘着,
她的身体还在余韵中颤抖……
              —— 完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撸起干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