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被老农民插入
都市情感

作者:冷云邪神     阅读:
收藏本书
       我叫洁,今年21岁,是南京大学大3的学生。
  这事发生在这个暑假的一个星期六,男朋友和他的同学去聚会了,我自然不
能无所事事的浪费这难得的假期时光,逛街是我的首选。
  选了半天最终我从衣橱里选了一条男朋友鼓励我买的丝制桃红色超短裙,上
衣选了一件白色的半透明低胸吊带,搭配紫红色蕾丝文胸,再配上一双蓝色高跟
凉拖。在镜子前炫耀的时候发现内裤印很明显,赶忙找来一条黑色系带式的t字
裤(这是我男朋友假期出国旅游时背着父母买给我的,着实费了他不少力气)换
上,完美!兴头上的我恍然发现自己换衣服化妆竟然用了1个多小时。喷了些香
水的我赶忙离开了家。
  站在车站,来往的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在不停的打量着我,唯一有区别的
就是有的人是肆无忌惮的盯着看,有的却只敢偷偷匆匆一瞥,悄悄地的偷看。不
仅仅是男的,还有很多女孩子都在盯着我看,眼神中不仅有惊艳、羡慕、爱慕和
占有的欲望,还有着妒忌的火焰。
  「真令人讨厌啊,一路上都被人这样看着。」看着每一个看到我的人脸上一
脸惊艳的表情,我就感觉脑袋上直冒青筋,但却又无计可施。幸运的我在公车站
没等多久就开来了一辆空调车,这省去了许多夏日里等车的烦恼。更幸运的是上
车后最后一排靠窗竟然有两个座位没人坐,我挑了靠窗的一侧坐下。
  可好景不长,第2站竟然上来了好多人,其中还有好几个外地民工,他们一
冲上车就发现了我身旁的空座,很快我身旁的座位被他们中的一个占领了,身边
立即传来令我难以忍受的臭汗味,恶心的我看看这个坐在我身旁的民工,他四十
多岁皮肤黝黑,一身脏脏的廉价的西服上还有一块块的油渍,这样子我心中更添
了几分厌恶。我正在犹豫躲开他们,但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也不得不安于现状:
一手抱住手袋,一手捂住鼻子,脸转向窗边,耳中mp3的音乐似乎也不再美妙。
  人越挤越多,汗臭味让我反胃。正烦心的时候,突然车一抖,我感觉到一支
很粗糙的手碰到了我的大腿,我刚回过神那只手已经挪开了,正当我气愤的看着
他的时候,他也回头看着我,目光交接的时候,他竟然不躲开,反而露出一嘴黄
牙对着我笑。
  我急忙把腿并到一侧。我怀疑他是故意的,在公车上被骚扰这已经不是第一
次了,但被这样恶心的大叔骚扰还是头一回。我看了看他的手,又脏又粗糙,有
些地方还皴了,指甲也是脏脏的。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我的身体有了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些喜欢这种感觉,一
个奇怪的想法出现在我脑中,我在内心想,要是让他再看一眼会怎么样?但要是
车上的乘客看见,我就会毁了自己啊…但是,他只是一个农民,进城农民向来胆
小懦弱,他不敢怎么样的,算了,别胡思乱想了,我就试试,我咬紧牙,慢慢的
放松并的很紧的双腿,借着把手袋放到一旁的机会,好象不小心的把裙子提起了
一点,露出了一部分粉白色的大腿,我心跳的很快,一方面紧张自己的举动,另
一方面也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他很快发现了我裙子的变化,眼睛像要盯进去一样,同时他的手悄悄的滑到
靠近我大腿的一侧,但不敢再次靠近我的腿。这时路上开始堵车,我顺着窗外看
去,车子前面停起了长长的车队,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仿佛对此感到一丝莫名的兴
奋,以前我是最讨厌堵车的了。
  身旁的汗臭味一波一波的传过来,虽然很难闻,但他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嗅觉,
让我的思绪更乱。身旁的那只手试探着接近我的腿,一寸一寸的……靠上了。
  我装做不知道的样子,并没有把腿从他手旁移走,感觉着他的粗糙的手背在
我的腿上轻微的移动。身旁的那些民工和站的近的一些人还不时的往这边瞧,他
们在盯着我的腿看。我悄悄用余光一瞧,原来在刚才他用手把我的短裙又往上提
了些,大腿几乎全部暴露在他们的视线里,我急忙回过头不敢往他们那边瞧,但
我肯定他们还在看。
  我肯定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红。这是一种从没有过的刺激,我竟然对着我
男朋友以外的人们展示自己的大腿…我旁边一直停着不动的脏手又开始动了,他
装做不经意的样子,一点一点上移,如果这时我再不理会,他们一定会看出我的
想法,我的思绪乱极了,又想让他继续,又怕……,我想着应不应该躲开,想来
想去,我还是没法给自己一个答案。
  他每一次移动,都让我好象触电一样,他的手开始向我的大腿内侧挪动,我
好象听到了其他几个民工的私语。我怕太尴尬不经意的抬了下头,此时我才发现
有两个站的近的中学生也在观看!天哪!我赶忙把腿收了回来。他的手也赶忙挪
开了。
  车子象牛一样慢的爬行,那两个中学生也挤下了车,期间旁边的手也没有再
伸过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跳着,车依旧在拥堵中行驶,下一站我就要到站了,我
轻轻喘了口气。刚才的事让我太紧张了。就在这时旁边的脏手又开始动了,我抬
头看了看其他乘客并没有注意这里发生的事。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反正快下车了,
不如让这个看着比我爸爸还老的脏男人…占些便宜吧,想到这里我又放松并分开
了紧绷着的腿,还向他手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干脆靠在他手旁边。
  他似乎明白了似的,很快手掌游动到了我大腿内侧并逐渐开始轻轻的抚摩,
我的心虽然跳的厉害但也多了些刚才没有的从容。他的同伴肯定发现了,惊讶的
看着我。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接着,他那粗糙的脏手有力的揉捏着我白嫩的
大腿,并用他的小拇指蹭着我蕾丝内裤的边沿,他的手指一根根向我的内裤过度,
我感觉自己体内在不断升温,我慢慢分开了双腿,终于他热热的手掌整个停在我
两腿之间的地方,正在我以为他要开始揉捏我私处时,他突然停住了。
  我奇怪的用余光偷偷的看他,发现他在和他的同伴们轻轻说着什么,他们不
会是在说我吧,想到这里我的脸一下红到耳根,我正在干什么?我问着自己。我
竟然分着腿等待着一只脏手摸我那少女最隐私的部位,对方还是三四十岁满身臭
汗味的民工,而分着腿的等待的我竟然是有男朋友的21岁大学女生。
  兴奋的电流刺激着我浑身的神经,正在这时他们停止了低语,他竟然轻轻掀
起了我裙子的一角推到了我大腿根部,我瞬间明白了他们刚才的对话内容,我的
黑色蕾丝t字内裤的正面和我侧面的屁股展现在几个民工面前,他们一个个的裤
子上也支起了帐篷,我为了怕吸引别人的目光,把头靠在前面的座位背上,这挡
住了上面的视线,但侧面却全都一清二楚。
  这时身旁的民工悄悄靠近我的耳朵用不知是哪里的普通话轻声说:「小姑娘,
对不住,他们也想看看,行吗?」
  天哪!
  这种事他竟然问我,这句话带给我的刺激让我无法回答他,而且他口中的烟
味很臭……我的默不做声被当作了认可,他的手重新放在了我的耻丘上,手掌不
住的挤捏我的耻丘,手指向下,突然他又停住了,他发现遮挡我私处的竟然是一
根绳……他一边用一根手指勾住他所发现的那根绳向前扯,一边探头过来问我:
「小姑娘,你这是什么…内裤啊?」,同时他的手指开始用力向前扯。
  我后面的绳子已经勒进了我的屁股沟,我前面的阴毛也从内裤两边露出,
「哦~ 」我听到了旁边的几个人的轻呼声,这声音让我又羞怯又兴奋。他继续用
力向前扯,我明白了他此举的目的,鼓起全部勇气侧过头对他说:「侧…侧面…
有带可以……解开」
  这是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这是在干什么?我竟
然淫荡的让素不相识的民工脱我的内裤,另一方面这句话激起了他的「热情」,
迅速的寻找着侧面的带。
  这方面男人真是天才,很快就找到了并迅速的一拉…我的内裤理论上是被他
脱下来了,但他好象并不满足的到另一侧找同样的东西,同样找到并拉了下来,
他没有停止动作,抓住前面一片顺势一抽……「啊」我轻声叫了一声,我的内裤
被他攥在手里,与此同时我发现由于他的一系列动作,让我坐过了站……我奇怪
我自己并没有着急下车,反而象卸下包袱一样,满足了些,放松了些。
  心中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我喜欢这样?」我的行动给了自己答案……他把我
的内裤攥在手里闻了闻,传给了其他人,现在我下身除了一部分被裙子遮住外,
其余已经一丝不挂,正当我想看看其他民工的表情时,他的手又迅速的回到了刚
才的位置,放在我双腿之间,只不过和刚才有…些不同,耻丘上没有任何遮挡只
有我浓密的阴毛。他用力的捏着我的耻丘,有些疼但更多的带给我的是刺激…这
时车里已没有站着的乘客,他更大胆了,手指继续向下摸索,我感到他的手指粗
糙的划过我的阴唇,来到了我那已经湿漉漉的洞口。我感觉到火热的手指抵住我
下身的洞口。毕竟是处女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星眸含羞紧闭的我紧张得喘不过
气来。
  「终于要进去了!」我正在想,突然下身猛的一下疼痛,我感觉到自己的阴
道口被撑开了,下身里进入了一样东西,我低头看去,那是他的指头进来了,他
又往里面捅了一下,唔,好疼啊,下身最紧处被撑得又酸又麻,那感觉真太强烈,
[ 啊!] 剧痛使我忍不住身子一抖,我没想到会有这么疼。「好痛啊,我,不要!」
  老家伙不会理会我的要求,继续插入我的阴道。我阴道从未被人进入过,第
一次被插入真是太疼了。老家伙却仍然在缓慢刺入。「啊!」不……「我终于被
疼的哭出来,我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
  这时他把手指慢慢推入我的阴道中,我低头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看着他那脏
脏的手指深入了我的禁地,并慢慢的进进出出不时带出一些透明的液体,我脑中
被这场景刺激的一片空白,任由他肆意的进出。他的身子靠近我,用另一只手粗
鲁的在我的胸前揉捏。
  每到车子到站或是旁边站着人的时候他就会不舍的撤开按在我胸前的手,但
下面那只手却始终没有拿出来过。快感一波波的从下体传来,我已经开始没有规
律的呼吸,为了怕声音被别人听见我咬住了下嘴唇,不知不觉中又过了几站,
正在我难以自拔的时候,他在我下面的手突然停止了运动抽了出来,我的体液和
他手指间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细线,我的下体一下子充满了空虚感,我奇怪的看向
他,发现他正把那根脏手指含入口中,吮吸着上面留下的我的体液,这场景虽然
不美,但却充满了淫荡的感觉。他的同伙们羡慕的看着他,还不时的看着我的下
体。
  这时他们又开始商量些什么,一会工夫他们显然达成了某种默契,就在我以
为要被他继续骚扰时,他和最里面的一个十五六岁的黑脸民工站了起来。「他们
要下车了吗?可还有3站才到总站呢!」我疑惑的想着,心里还充满了失望。
  他们离开了各自的位子,出乎我意料他们竟然是为了换座位。黑脸坐在我身
旁,他留着偏分头,长长的头发上布满了头皮屑,眼睛很小。他坐下后先打量了
我一会,然后很快开始试探着抚摸我的大腿,他的手有些颤抖的朝我的私处摸去,
同样又是一轮新的抽插,我仿佛已经开始沉浸在这刺激的「骚扰」中一样,我分
开双腿尽可能方便他的进出,他手指抽插的很快速,还夹杂着轻微的「噗兹」声,
不一会他用力又把另一根手指也深入我的体内并停止了抽插,改为扣挖,他指甲
有些长,有时会有阵阵疼痛,但也带给了我不一样的快感,我的喘息声也越来越
大,我微睁着眼睛,和其他几个民工一起欣赏着他的侵略。
 谁会想到我这家长老师眼中的乖乖女竟然在大白天的公交车上享受着民工的
  蹂躏。就急忙从我上衣底下伸入我的后背,他试图解下我的胸罩带,可他毛
毛草草解了半天也解不下来。身体的欲望让我心里十分着急,我向前欠身给他的
手留出更多空间,终于他解开了带子,在我配合下胸罩顺着我的身体滑下,正当
我把胸罩收进包里时他竟一把把包抓了过去,这包很贵我也很喜欢它,我侧过身
轻声对小民工说:「请别把它弄坏了,行吗?」。他并没有回答我,反而吃惊的
看着我的胸前。
  这时我才发现我穿的衣服很透明,我的乳房直接面对着他们的目光。
  我呻吟了一声,高耸的乳峰不只是丰满,而是颇富年轻生命力的组织,淡粉
红色乳晕中间的乳头在昂然挺立着。「啊,」我一下子挺起了胸部,呼吸也开始
变得喘急起来。
  他伸出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摸起来,一会儿乳头,一会儿又是整个乳峰,随
着手的动作,刺激越来越明显,而那颗乳头也渐渐因充血而挺直起来,乳房也涨
的更大了,上面布满了一道道青筋,连黑红的乳晕都高高隆起,象两个圆圆的小
草帽扣在乳尖上。我羞愧极了,我现在相当于赤裸的面对着全车人,天啊!我一
会怎么下车啊。
  车子还有一站就到终点了。「能把它们还给我吗?要不我没法下车。」
  「好的。小姐,我看出来你喜欢玩,我那里有个好内裤,你先穿上好吗?」
  这些民工会有女孩子的内裤?我有点奇怪,「刚子,把给你媳妇准备的那带
子拿出来啊,别舍不得了,人家小姐不一定肯戴的!」要我穿这农民媳妇的内裤?
我真的啼笑皆非,「我们挡住你,车快到站了!」我没办法了只有说:「那你们
快点。」
  这时候那个叫刚子的小民工拿了一样象内裤的东西出来,蹲在我前面,我紧
张的看前面是不是有人在注意我们,还好没有。
  当我低头看刚子时,他已经把那象内裤的东西从我脚上套了上来,让我奇怪
的是那东西居然是皮制的,上面还有金属。他开始慢慢的把那「内裤」套在我腰
上,就是一块牛皮挂在前面,我不知道有什么用,他又分开我的双腿,先拽住那
块牛皮上的链子,穿过我的胯下,然后到后面用力向上拉,那块牛皮正好挡住我
的阴道口,然后扣到我背后的腰带上。
  老民工接着从地上捡起一把小锁,扣在我刚套好的那根腰带上,老民工用力
一拉,我看着老民工的动作,心里奇怪,「你这是给我穿什么内裤,还要上锁?」
  「这内裤也叫贞K带。女的戴了这个,可以锁住下面那里。我们那里,钥匙
在谁这里,以后就是谁的女人了!」
  听了老民工这句话,我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他啊,被陌生
人侮辱是回事,但是被戴了这个可就不同了,自己以后就被他们控制!一种大难
临头的感觉使我猛地坐了起来,努力崩紧我即将被锁住的全裸下体上,道:「不
要,你不能?」
  我的声音惊动了坐在我前面的一位老大爷,他回头想看看究竟后排座发生着
什么,在他回头的瞬间我急忙坐好,平静了一下心情。「姑娘,身体不舒服吗?」
大爷关切的问。
  「爷爷…没事。」我很紧张的说,因为此时如果他向下看,不仅能看见我近
乎裸体的下身套着那带子,还会发现湿漉漉的椅子,那样不知他会怎么想眼前的
这个女孩呢?大爷回过头的同时我听着「咔嚓」一声清晰的锁扣扣紧声,小偷已
经扣上了锁扣,把钥匙取了下来。
  我急忙站起来,没想到刚站起来,[ 啊!] 下面传来一阵剧痛,使我忍不住
惨叫一声,身子一抖,我没想到这东西戴上会有这么疼。「好痛!」我疼得弯下
了腰,蹲在了地上。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只有绝望的看着小偷手里的
钥匙。「你休息一下再走吧!」他的话让我羞的不敢抬起头,但心里的滋味怪怪
的,我赶紧把长发甩开挡住了我的脸。
  下车后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个很臭的公厕旁的小屋子。「到了!到了!」
  农民几步来到了门口在脏裤子里找着钥匙,我意识到刚才猜想的事情就快发
生了,心跳的很厉害。
  屋子很小,靠里面是一张占了大半个屋子的应该是叫做铺的东西,上面铺着
块脏破的凉席,五个很脏的枕头胡乱的摆在床铺上,床铺的一角堆着几个大包袱,
屋子里除了旁边厕所的传进来的气味还有很大的酒气,但随着他们的进入又混入
了一股臭汗味。
  屋子的一角有两个破暖壶和东倒西歪的很多啤酒和啤酒瓶,另一角摊着几个
没吃完的盒饭好象剩了好几天了,满地都是散落的瓜子皮烟头和痰渍还有些破报
纸,让人看着就恶心,感觉没有落脚的地方!房顶吊着一个管灯,房顶和墙上都
脏兮兮的,床里的墙上挂着几张掉色了的金发裸女的挂历。窗子正对着小巷,和
整面墙比起来,窗子占了很大的比例。虽然窗子很脏但阳光还是透过窗子照到屋
子的所有角落,窗台上放着几个破旧的杯子和几卷廉价的卫生纸。
  「回家了,对不住,有些脏,快坐啊小姑娘。」他卷起袖子把地上的破报纸
团了起来扔到门边,其他几个人也陆续进来了。「这鬼天真热!」边说几个人纷
纷脱去外衣,有的穿了小背心,有的光着膀子,顿时屋里的气味变的浓重起来,
我感到一阵反胃急忙说:「能把内衣还我了吧……」。看着我有些着急,几个人
笑着对老民工说:「快还人家丫头吧……」。
  老民工听后有些犹豫,这时他笑着插话说:「还给你可以,但你得当着我们
的面换上,好不好……?同意就还你。」
  「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当着这些人的面换内衣?」我心里想。其他几人
也附和着起哄:「对!同意换上就给你……」。再看老民工他一边用手伸进裤裆
抓着什么在擦汗的样子,一边笑着对我说:「天真热啊!」。「天哪,他在用我
的内衣擦那里!」我看了看他们,刘二站在门口正在锁门,其他几人边起哄边走
向我:「在车上都敢露,这里就我们,还不敢?我们又不是没看见……哈哈」。
一句话说的我面红耳赤,看来不同意也走不了,想一想在车上和刚才走路时能看
的也都被他们看了…犹豫了半天,我轻声答应:「好吧…但你们不许动手…」。
  「哈哈~ 我们不动手,不动手,老民工快给她。」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笑着。
  老民工听后没有立刻给我反而脱了鞋跳上了床站在靠墙根处解起了裤子。
「你在干什么?」我心跳加速的问。「脱裤子给你拿啊,要不拿不出来,嘿嘿
……」瞬时间他解开了裤子,裤子从他腰间滑落,我知道他没穿内裤,急忙回头
闭上眼睛,伸出手等着他递给我。可他却并没有递给我,反而李哥走过来「啪」
的拍了我屁股一下说:「快上去拿啊……哈哈还等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慢慢回过头睁开眼,啊!他竟然笑着把我的胸罩挂在他那勃
起了的「棒子」上还一动一动的,而我可爱的小内裤竟被他夹在屁股里!!我怔
了一下,然后脱了鞋慢慢的走到了床上,从他那里取回我的内衣,拿进鼻子一闻,
啊!!我差一点就吐了,真想顺手就扔掉,可没有内衣的我一会怎么回家啊,真
后悔当时挑了这件半透明的上衣。无奈的我拿着想要下床,可床下的几个人拦住
了我说:「身材那么好,就在床上换吧……」,老民工也没穿裤子就跳下了床跟
着一起起哄。
  我完了!昨天的我还是依偎在男友怀中的小鸟,今天竟然要在5个民工面前
换内衣……!我感到脸热热的,但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波一波的涌动着。我
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开始脱上衣,可他们却说:「不行,得对着我们换!要不然
就不给你。」我无奈只能慢慢转过身,想着自己竟然当着这么多臭男人换衣服,
奇怪心里除了别扭外竟有一点点的兴奋…而且这种感觉还在不断滋长……我害怕
的想抑制住它,可是却发现竟然没有用……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形真的很像刚
才那个女的说的像只「鸡」一样。
  我退后两步开始脱,可他们仍不依不饶的要我站在床边他们眼前,无奈我只
能答应,站在他们眼前。我慢慢的颤抖着提起衣角把它从头上脱下,一下我的胸
部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哦!」「真他妈白!」「头还挺着呢!」他们下流的叫
着,我急忙一手捂胸一手拿起我的胸罩想换上,可忙中出错,竟然掉在地上。他
们闪开身竟没有人想给我捡起来。
  无奈,我只能自己下床捡。我踩上鞋来到他们中间俯身捡起它,发现它竟然
掉在了一口痰上,恶心的我想一把把他扔掉。正在这时,我身后短裙的拉链突然
被拉开了,没等我腾出手去提它,它已经掉在了那脏脏的地上。「啊!」我叫了
一声,我意识到自己现在正赤身裸体的站在5个男人中间。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已经有几只手停在了我的身上。「瞧这小肉,多嫩!呸」
  刚子吐了口痰说着同时双手捏住了我的胸部。「真有手感!」李哥蹲下双手
抓捏着我的屁股。
  他则抢先把手放在了我的私处「嗬!小丫头这里都湿透了,哈哈……毛都湿
了!
  瞧!」他举着手指示意别人看,也拿到我眼前晃了晃。刘二也急忙伸手摸了
一把还放在鼻子前闻闻又用嘴舔了一下「嘿!真的!这么小就这么骚啊!!」。
  被他们这么说我羞怯极了想从他们中挣脱出来,可没想到脚下的高跟鞋没站
稳,一滑倒在了地上,顿时感到有些东西扎扎的有些东西滑滑的,我急忙挣扎着
坐了起来,可刚一抬头发现老民工挺着他那根「肉棒」站在我面前,我的鼻尖差
一点就碰到了,天哪!他那东西表面有很多黄黄的污垢散发着的恶臭终于让我忍
不住了,我一歪头「哇」的一口吐了一地,溅了我一身,我赶忙挪动着躲开了那
滩东西。正当我大口的喘着气时,一件让我一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老民工竟然迅速的把他的那根散发着恶臭的东西一下塞入我嘴里,同时还用
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头,我根本挣脱不开。他挺动着他的脏东西在我嘴里来回的
蹭着。我感到他的那些黄黄的污垢粘到了我的舌头和口腔里,苦苦的。我鼻子一
酸眼泪流了出来,他看到后并没有停止,反而更用力的进出还「哦~ 哦,真棒!
真骚!」的叫着。
  我嘴上的唇彩蹭到了他那脏东西上,他那脏的粘成捆的阴毛不时的扫过我的
鼻子和嘴唇。
  目光所及之处发现其他几人也在脱着裤子。我心里明白预感中的事情发生了。
  这时他脱去裤子说:「哈哈老民工,把人家姑娘捆起来好干些吧。」老民工
答应了一声,我听见这急忙睁眼回头看去,只见民工老民工一只手正拿着自己的
裙带。
  「你要干什么?」我下意识地往旁边躲,由于我是趴着,无法坐起还手,情
急之下挥动右手,朝身后推去,不料连手腕也被抓住。
  「把你捆起来啊!」民工老民工来劲,我努力地摇晃身体反抗,但他一句
「你还装什么,都脱成这样了!」我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浑身软了下来。民工
老民工轻松地把我的双手扭到背后!
  裙带开始绕着我的酥胸上下各两圈勒紧,我不停地扭动着娇躯,两手用力挣
扎着,嘴里发出「不要,不」的声音,可裙带却象在我身上生了根似的,越挣扎
越紧,两个丰满的乳房被裙带勒得快要鼓了出来,白色的裙紧紧的贴在身上,显
出一个少女美妙的身躯。
  两手臂隐隐作痛,他开始在我手腕上收紧打结,我知道再不挣扎就完了,这
样被捆绑必须由别人来解,任凭你是天使仙女也难逃脱,可自己不能反抗,正在
犹豫时,双手被收紧了,我只好无助地紧闭双眼,全身虚脱般地将脸贴在了地上,
任由他用我的裙带把自己捆了起来。双手用力把我的头固定在他的肉棒上开始向
后退,我无奈只好爬着跟着他,「啪」的一声刘二的肥手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屁股
上说:「真骚,像条小母狗!哈哈」。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他们围了过来,我摆在他们面前赤裸裸的肉体,使得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制能
力。我那修长洁白的胴体,优美成熟的线条,几乎已经不能用美丽二字所能形容
了。我羞愧得快要昏了过去。我觉得真的昏过去可能还要好些。「今天完了。」
  我裸露着身体不停地挣扎着,口中发出了羞耻的呻吟。
  这些民工的猥亵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大学生,这是何等地屈辱?我的头在左
右拼命摇摆着,满头的乌发已变得凌乱不堪,遮住了我的半张脸,雪白修长的大
腿随着手指的进出而一伸一缩。
  我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自己浑身一丝不挂,几个讨厌的男人在身上粗暴
地侮辱。全身神圣的部位都被侵犯——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下体如同撕
裂一般,大腿被随意地抚摸,朱唇,脖子被眼前的恶魔随便地吻着,这一切使我
——这漂亮的女大学生陷入了20岁以来最大也是终生无法忘记的耻辱和痛苦之
中。
  捆好我后,再度抓住我的双腿,用力拉开来。这刹那,我像从梦中醒过来,
瞪着眼睛,看到挺直的肉棒。龟头顶在自己软绵绵的阴唇中间,我知道这是他肉
棒碰到我阴道口的刹那,我紧张起来,「我的身子,难道真的现在就给这个人吗,
他还没我高的民工啊!难到今天我就这样从少女变成了女人吗?」「不要!」
  「你怎么啦?这是你处女时代的最后一秒钟了!你以后就真是我的女朋友了。」
  他坏笑着,我知道现在没法相信他说的话,可现在,没有男人能够控制住自
己的欲望。我今天是不可能保留我的清白。
  凌辱一个不屈的美女本就十分吸引人,更何况这个美貌的女子是一个美丽动
人的处女。让不让他做呢,我知道女人早晚都会经过这一关,都会被男人干的,
可我还是早了点,算了,就让他干吧!「你,那你可要轻点!」我闭上眼,等待
着那一刻!我感觉到他那抵住我下身的火热的肉棒开始用力向我里面挺,一下插
入我的下身里,他的龟头挤进来了,唔,好大,我能感觉到阴道口是被撑开的,
最紧处被撑得又酸又麻,那感觉真强烈, [啊!] 剧痛使我忍不住惨叫一声,身
子一抖,我知道被破处会有极大的疼痛,可还是没想到会有这么疼。我「啊…
…」的一声,娇喊出来。
  剧烈的痛楚由下身传来,阴道里像插入了根烧红的烙铁似的。痛得我冷汗直
冒,两眼发直,连叫也叫不出来,眼泪痛得夺眶而出。我知道随着这一下剧痛,
自己的宝贵贞K已经失去了,不禁悲从中来,眼泪更不受控制的涌出来。一丝鲜
红的处女血,沿着阴道口流到我的大腿上,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长长的血痕,显
得分外眩目。幸好老头在第一下的粗野插入之后,没有继续粗暴的抽插,暂时停
住不动。
  我才能回过气来,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到仍然痛得要命,大JJ在阴道
内一下下的跳动着,每一下都令我心头一震。过了好久,我才感到痛楚开始缓和,
开始消退了。「啊!」
  疼痛使我又哼了一声。我轻呼一声,眼泪就流下来了,身体有了一种充实的
感觉,但我的脸一红,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贞K,再也不是处女了!「好痛啊,
我,我不干了!」「好,我退出去!」等民工从我下身抽出阳物的时候,我看见
那上面已经有红色的血印了,一股血水流到了白色粉红花纹的床单上。
  此时,我悲惨的想到,自己已经失去了童贞,我落红了,再也不是处女了,
再也不是闺女了,毫无阻碍的阴道将会证明,曾经有男人玩过我,我这个天真纯
洁的女孩子已经在民工身下成为\ 「二手货\ 」了。两秒钟后,小彤的肌肉开始
放松,民工见状,连忙又是大力一顶,我吃尽了苦头,又是一声大叫:\ 「不要
…再…做…啦!!\ 」
  身体一晃,肌肉又一次绷紧「现在可晚了,已经又进去了!」我感觉到他的
肉棒还在慢慢顶进我的阴道中。
  我急忙绷紧我的臀部,想阻止他的进入,但他的JJ实在太大太硬了,夹紧
的臀部反而更直觉的感受到他的侵入……他的JJ一点点的没入粘滑的阴道中,
把阴道口都撑圆了。两片撑得几乎裂开来似的阴唇紧紧含着粗大的肉棒。我发出
低闷痛苦的呻吟,两条腿不停的颤抖。
  「你还很疼吗?没关系,每个女人第一次都这样的。待会就好了!」看他已
经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已经是他的人了,我的身体已经属于他了,就痛这一
下就算了吧,我全身软了下来,他又开始用力,坚硬的肉棒继续缓慢刺入。「啊!
啊」我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
  民工在后面吻着我迷人的脖子,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我那丰满的乳房,
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
  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我陷于漩涡,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他现在已经进入有一多半了,我紧咬嘴唇双眼含着眼泪地被他占有,他把J
J略微撤出了一点,然后一鼓作气的冲了进去……JJ一下子插进了我的阴道,
开始用力动作往上顶。有力向里挺进,「破了!」民工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我
光滑的臀部,我只感到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全身心都为之悸疼,一根粗壮的J
J把我的阴道塞得满满的,我知道,自己的处女贞K在这瞬间化为了乌有。
  我就感到一股痛裂的感觉冲击着脑髓,我忍不住猛地抓紧了床单,尖叫了一
声,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他却好像没有感觉一样,象机器一样坚定而有规律
的冲刺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听着那清晰的肚皮撞击声,感受那一下下的
抽动感,我放弃了挣扎,我知道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把腿叉到最大,用来减缓
下身的疼痛,他那一次次无情的撞击让我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使我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集中到趴在我身上并肆意玩弄我的民工身上。民工
用一种带有节奏感的动作在我粘滑的阴道中来回抽动着,我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
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我吃惊的发现,从子
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
我本能的感到恐惧。但是民工的JJ不断的抽插着,已使我脑海的神经逐渐麻痹,
在这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的接纳男人的肉棒。男性的尖端几乎已达至体
内最深处,疼痛的感觉自子宫传来。
  「唔……唔……」每当他深深插入时,我就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哼声,皱起美
丽的眉头。每一次的插入都使我前後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
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大概是我的反应更激发民工虐待的心理,他
猛地将我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每一次插入都使我发出痛苦的哼声。
这时民工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我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
然猛掐我的阴蒂。
  「啊,不能!啊……啊……啊!」民工双手然后轻柔地按揉我的乳房,在乳
头上打圈,我原来雪白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有一处皮肤被刚才民工粗暴的
揉捏搞破了,但是更丰满高耸了,粉红色的乳头也更挺拔了。「哦……哦……」
  我发出一阵阵呻吟,不知是快感还是痛苦和耻辱,但下体已被粗暴的性交而
搞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肉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
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我的头不停摇摆着,眼睛里不
断有愤怒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我全身冒着细汗,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一缕缕的头发紧紧的贴在脸上,由
于是初夜,虽然自己已经流出了不少的水,但是我实在忍受不了胯间长时间胀痛,
阴部已经开始红肿了,加上屈辱和羞愧,我的喉间终于又一次发出了痛苦与无奈
的哭声:\ 「呜……呜……啊…啊…呵……呜……天啊民工突然加快了速度,拼
命的猛捅了几下,把我的整个身子都拱到了床头,JJ一次又一次的挺入我阴道
深处,女生羞耻的本能使得我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使我更加痛苦。
  我阴道内的扩约肌猛烈地收缩,民工同时达到了高潮,黑色的JJ象火山喷
发似的在我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一股热乎乎的阳精\ 「飕\ 」的
一声直喷到自己的花心上,\ 「嗯\ 」,我感受到了民工的精液,那是自己第一
次接受的男人的精液,然后是民工的第二股精液,又是\ 「飕\ 」的一声射在了
我的体内,这次我的身体抖了一下,。第三次,\ 「飕\ 」,我屏住了呼吸,不
再哭喊,在民工的怀里翻着白眼,第四股精液,第五股精液……民工射了不知道
多少下才停下来,民工的每一股精液都无情的蹂躏着可爱的我原本纯洁无暇的子
宫,玷污着幸福的女生原本引以为荣的K守,冲击着我那不堪重负的心灵。
  随着民工的每一次喷射,我一次又一次的颤抖,一次又一次的被震撼,我的
大脑已经无力思考,只能对生理上的疼痛做一些简单的反应——双腿一次又一次
的夹紧民工的腰部,两手一次又一次的攥紧身下褶皱的床单,双眼无神,阴部红
肿,头发零乱,气息失调……我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用最后一点力气拼命夹紧
着插入我下身的JJ。(最新URL:avxx.info)
  我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兽性的蹂躏使我欲哭无泪,原本令我骄傲的乳房现
在象脱臼般的酸痛,阴蒂和阴唇充血,阴道内壁严重受损,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吞噬着我美妙的肉体。我感到下腹一阵。痉挛后无力的倒在了民工的身上。虽然
意识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无力,乳房被捏得酸胀,乳头和下体
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他发狠地攥住我的乳房,慢慢趴到我的身体上。
  老家伙又开始动了,我无力的睁开眼,发现他拿着我的贞K带,正在往我身
上套,「不要了,我今天不能戴了!」「我知道这就是贞K带。以后你是我的女
人,你就要一直戴这个。」我看自己已经这样了,只好任由他把那个以后会一直
戴在我身上的贞K带套在我腰上,把牛皮挂在前面,他分开我的双腿,望着他伸
出的手,我只好稍稍抬起身子,让他套在我下身上……他拽住那块牛皮上的链子,
穿过我的胯下,然后到后面用力向上拉,那块牛皮正好挡住我的阴道口,然后
扣到我背后的腰带上。
  他接着把小锁扣在腰带上,他用力一拉,我看着他的动作,有点疑惑,啊,
他是要锁上贞K带吗,我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他是个老农民,戴了这个我不
就成了老农民的女人!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使我猛地坐了起来,「不要锁啊!」
  双手遮在我即将被锁住的全裸下体上,但为时已晚,「咔嚓」我听着一声清
晰的锁扣扣紧声,他已经扣上了锁扣,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钥匙取了下来,揣进
兜里。
  「你怎么啦?」
  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低头向自己下身看去,那块牛皮紧紧的压
在我下身私处,再摸摸背后,一条铁链牢牢的连在背后的腰带上,看着自己已经
被禁锢女人身体的东西紧紧的锁住了,一种心酸的感觉使我忍不住猛地抓紧了衣
服,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撸起干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