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怀孕我操翻小姨子
都市情感

作者:轻抚你菊花     阅读:
收藏本书
  「真的?」我说。
  「嗯,是真的,说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老婆阿芳在电话那头说。
  哎,真是麻烦啊,刚开完会,老婆告诉我小姨子阿丽要回来过年了,还得去车站接人。小姨子前一年和小高註册结婚去了美国做陪读,自己也在申请学校,这次听说老婆怀了準备结婚,嚷着要回来吃喜酒。老婆家有姊妹叁个,而岳丈大人无论如何要一个男丁,在第四个上终于有了我的小舅子。按理说老婆家里这么多儿女,家境应该不是很好,但是岳母和岳父是实在人,凭着自己的努力和认真,做做生意,也算得上是中产,家中儿女倒也没吃什么苦,一个一个养的很是不错,这个老叁尤其漂亮,性格也很开朗,牙尖嘴利。和老婆刚开始谈的时候,见过几次,也吃了她不少苦,谁叫俺们做姐夫的要受欺负呢。
  转了一趟公交到了车站,看了一下大萤幕,早到了十分鐘,南方的天气春节期间还是怪冷的,尤其是这个省会城市。我紧了紧衣服,跺了跺脚,想着晚上又要请客,很是想骂人。阿芳总是待人很热情,不管是谁到省城来,包括亲戚和朋友,总是要很好的招待,这不,一边小姨子要来了,一边还有阿芳同学和她的男朋友也在我的租的房子里等着,一室一厅的房子,怎么住下五个人呢?
  「姐夫,等了很久吧!」一个短髮,上身穿着鹅黄色羽绒服,下身穿着牛仔短裙,一条黑色打底裤,一双浅黄色滑雪靴的女孩,带着冰冷而清新的香味突然冲到面前叫着。我鼻子不自觉的吸了一下,定睛一看,塬来阿丽的长髮剪成了齐耳的短髮,气质越发清冷,刚刚下车受到的寒气使她的脸庞反而出现了淡淡的红色,颈脖处露出了雪白滑腻的肌肤,鹅蛋脸上的两颗宝石般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我。
  「这边的天气怎么这么冷啊,就是没有暖气,老姐还好吧?她什么时候放假啊,嗬嗬,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么?呀,你怎么穿这么少的衣服,冷不冷」就这样噼里啪啦的说着,同时用力挽着我的胳膊,靠在我的身上。哎,从公司出来急了,以为不会很冷,也就没有围围脖,手一直放在兜里,也没觉得冷,丫头倒是大惊小怪。
  「没事,我都习惯了这边的天气了,上班嘛,穿的总不能太保暖了,不比你,随便穿成大包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咦,小高呢?怎么没有看见啊?」我笑着说,手臂上感觉着软软的存在,挽的太紧了,小丫头不知不觉把胸部蹭到了我的手臂。
  「我才不是大包子呢?他呀,没有时间,现在有项目和导师在做,没办法回来,反正我也不想他来,烦着呢。」说完,眼睛暗淡了下来,然后马上又笑着说:「不说他了,听说你把我老姐当成祖宗了,供起来了呀,还是姐夫会疼人,老姐果然没有看错人。要是……」看着小丫头的神情,我心中有些明白,阿丽和小高都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可能在异国他乡还是会有些许摩擦,阿丽坚持回来,一方面是姐妹情深,一方面也许是想散散心吧。出了车站,我们乘上公交,春节也许是太热闹的,上车就没有座位,而且每一站还要上人,我心中不停的咒駡着该死的公交公司。不知不觉,我们俩就挤到了最后一排,刚好到了一个月臺的时候,空出了两个座位,正在庆倖可以坐一下,结果一个孕妇也在旁边,没有办法,这能让孕妇先坐了。结果只有一个位置空着,于是让阿丽坐,想不到小丫头一直摇头,由于刚才的位置算是我们让出来的,位置上的孕妇建议阿丽坐在我的腿上,说是男女朋友有什么害羞的。这么说我有点脸红,正想说明白,反倒是阿丽把我推到座位上,然后自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坐下来的瞬间,感觉到两大团浑圆的软软的压在了我的大腿上,很是舒服,阿丽还故意动了几下,我也就装着看窗外,极力克制自己。
  车站离住的地方有点远,路上也是走走停停,见站下客上客,有时候又不停的刹车,还是春节太热闹了呀。一次刹车的时候,阿丽两隻手没有抓稳,也就完全扑在了我的怀里,一向开朗的阿丽也开始有点脸红了。旁边的孕妇又在说小伙子怎么不抱着啊,等下撞头了。这次我也就主动的把双手抱住了阿丽的腰,小姨子的双手也顺势抓住了我的双手放在了她宽大的羽绒服里,煞那间,我感觉心跳加快,热血在上涌,想来此刻脸也一定红了吧。这时阿丽的臀部也就完全的坐在了我的大腿根上,而且细软的腰身紧靠着我的小腹部,塬本还算争气的小弟弟这时偏偏又向上翘了一翘,触碰到了一团的柔软。仿佛有点感觉到了,小姨子动了动屁股。突然,一个急停车,该死的小弟弟惯性作用突进到了她的两腿之间,这下我们都没敢动。
  一会儿,阿丽把身子向后歪了歪,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吐着芬芳的香气,轻声的在我耳边说道:「姐夫,这几个月好辛苦吧,谢谢你这么照顾姐姐,我们都会好好感谢你的。」确实,生活上我把阿芳供了起来,哎,另外,实在没有办法,几个月也憋得不行了,要不平常小弟弟很是听话。这时,阿丽突然往后动了一下浑圆的屁股,并且把双脚併拢。我只感觉小弟弟被挤压很紧,又硬了一点,阿丽嘴巴张了张,发出了甜腻低低的声音,这些呢喃声我没有完全听清,却隐隐约约听到谢谢这几个字。
  公车还有几站就到了,阿丽一直夹紧这双腿,不断的刹车,开车,我的小弟弟也不断的受到软软的挤压,感觉马眼应该有些湿湿的。也许是前面堵车了,车子停了下来,这时,小姨子的右手抓住我的右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慢慢的摩挲,隔着打底裤,我依然感觉到了滑腻。我们都向车窗的方向侧了侧身,同时,我的右手一隻被柔软的小手引导到大腿根部,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肉肉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小姨子的另一隻手也慢慢的放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刚好被衣服挡住。现在的姿势是阿丽完全的靠在了我的身上,我用一隻手抱着她,而她自己的两隻手都在大腿内侧,其中一隻和我的手到了大腿的根部,还在继续往上。她的脸上已经是佈满红晕,双眼开始有点迷乱,唿吸也有点急促起来,而我则更是心跳加速。车子开始又动了起来,阿丽的左手顺势摸到了我的阴茎,食指和拇指形成一个半圆扣住了我的龟头,很紧也很舒服,本来就被双腿夹得很紧的阴茎,再加上又被手半握住,这让我感觉好像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温暖而狭窄的地方。另一支手,这时也从大腿根部向上游走,不再需要引导了,我的手开始向上触碰着两团如新剥鸡头肉般滑腻的柔软,没有阻隔。「果然在国外呆过就是不一样,连胸罩都不用带」我想,两个指头夹住了已经有点立起的突起,手掌向上如珍宝般地托着圆圆的乳房,真是又滑又嫩,我轻轻的揉捏着,捨不得这香甜可口的美味。
  车子继续向前开着,我也在不断的摩擦着,就这样来回动了二叁十下,我觉得快不行了,左手使劲的搂了一下阿丽细细的腰。小丫头有点吃痛的叫了一下,圈住龟头的指头也使了一点劲,我也感到了疼痛,自己也就鬆懈了下来。
  「对不起啊,姐夫」阿丽靠着我的肩膀,轻轻的说着。
  「唔,没事,谢谢你了」我也在她的耳朵边轻言。
  车站终于快到了,刚刚在车上发生的一切让我感觉不是真的,希望路程永不结束,我也就不会鬆开这火热的身体。马上要下车了,我们飞快的整理了一下,下了车。出了公车站,向东走了一百米左右,过了一条马路,再通过一条小巷子,到头就到了我的住所。老婆已经下班了,和她的同学都已经在房间里坐着聊天,另外一个小伙子看着电视,听到了开门声,他们都站了起来。小丫头很兴奋,扑到姐姐的怀里,用手摸着我老婆的肚子,嘴里嚷着又要做小姨了。
  「你轻点,我都站不住了,给你介绍你下,这是我的同学依,这是她的另一半华」阿芳说着,用手指了指她的同学和另外那个小伙子。
  「这是我妹妹,阿丽,很调皮的」老婆同时也向他们介绍了小姨子阿丽。我是不用被介绍给他们了,这两位已经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本来人家也打算要回家了,结果我好客的老婆非要他们再住一晚,说是要请他们去K歌,尽一下地主之谊,昨天晚上也就玩的很疯(这算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本来今天也应该要走了,结果听说阿丽要来,老婆也就以这个为藉口,让他们再留了下来,说是依和华也在準备出国,可以相互交流一下。
  「呀,小妹妹好漂亮啊,国外也很养人吧」依说着,拉着阿丽的手,满含笑意的上下打量着小姨子「我这个妹妹可是家里最漂亮的,皮肤又好,上小学就有小男孩追的」老婆笑着说。
  「姐姐不要乱说了,依依姐才叫漂亮呢,皮肤好滑啊。」小丫头还真是调皮,说着的同时用手摸了一下依的脸蛋。
  没曾想到阿丽真是这么调皮,依脸上一下子红了,虽然说不是男人的手,但是被一个小丫头摸了脸,还是有点不自然。老婆马上打圆场,说小丫头调皮,这下你见识到了吧。依也就释然了,冲我们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
  「我觉得还是快做妈妈的人才是最漂亮的,你们同意吧」华这个时候也开了腔,这小伙子还真是会捧人。我们也就一起笑了起来,老婆更是开心。
  时间也快六点了,晚上阿丽已经定了酒店吃饭,我们也就一起出发。到了酒店,恰恰好,酒菜一起上桌,平常不会喝酒的我架不住阿丽的劝,喝了几两白酒,大家都很高兴。一边说笑,一边聊着,依和华表示了对我们的感谢,也和丽谈了出国的事,老婆也在旁边时不时的笑着。八点鐘的时候,我感到酒劲来了,酸酸的气直往外冒,肚子也开始不舒服,就藉口到卫生间去,包厢里的厕所刚好坏了,只好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去。到了洗手间,扶着墙壁我开始吐了,真是不应该喝这么多酒啊,现在头也开始发晕。
  「姐夫,没事吧」一隻细细手臂轻轻的扶着我,塬来老婆见我不对劲,让小姨子跟着我出来,也就进了男洗手间,好在没有人看见。
  「没事,就是多喝点就会这样,你回去吧」我晃了晃头说。
  「老姐要我好好照看你,我是奉命来的,你好叫我回去啊」下丫头有点撒娇的嘟着嘴。
  「可这是男厕,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我含含煳煳的嘟嚷着。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说完,掏出纸巾把我的嘴擦了擦,冲了一下马桶,让我坐在了上面。
  看着小姨子喝完酒后红彤彤的脸庞,低着头露出雪白的颈脖,胸前两团高高的耸起,想着今天车上发生的事情,小弟弟又不由自主的向上翘了起来。哎,就真的能乱性啊,由于回家换了运动裤,这下高高的帐篷是完全掩饰不了。
  「咣当」,听着门声,一个人嘟嘟嚷嚷走了进来,在放水。这下我们不好出去了。
  小姨子,看着我身下的帐篷,眼神开始迷乱起来,把牛仔短裙向上一提,蹲在了我两腿之间,同时右手握住了我的阴茎。另一隻手用指头勾了勾要我把头低过去,有话要说。
  「姐夫,车上没做完的是,我要补偿你哦」小姨子轻轻的咬着我的耳朵说。
  嗅着小姨子身上发出的诱人香味,掺杂着一丝迷乱的味道,我也开始身体发热起来,两隻手开始乱动。
  「姐夫,不允许你动哦,这个游戏完全是我来的,你乖乖坐着吧」轻轻说完,然后把我往后缓缓的推开,让我靠着蓄水桶。
  阿丽开始把头慢慢的靠近我的下体,张开嘴巴把我的龟头部分轻轻的咬住,并用舌头顶了一下马眼,虽然隔着几层布料,我依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刺激,哆嗦了一下。小姨子的两隻手,慢慢的把我运动裤向下脱去,同时放开了嘴巴。阴茎弹了出来,斜立的对着小姨子的小嘴,已经是青筋暴露,龟头的马眼也已经渗出了一丝透明的液体。
  「小弟弟,不乖哦,姐姐要好好惩罚你哦」说着,用舌头尖轻轻的舔了舔马眼,然后收回,一丝黏液连着我的阴茎和小姨子的嘴巴。
  「姐夫的味道很好哦,姐姐应该很喜欢吧,不像……」说完,鼻息急促的用小嘴含住了我的龟头,小舌头也在很熟练地绕着我的阴茎沟不停地旋转,一隻手同时托着我的阴囊轻轻的拨弄。慢慢的,嘴巴开始向下吮吸着阴茎,舌头也开始向下,直到阴茎底部。慢慢的小手摸着我的阴囊,指甲轻轻的刮擦,同时用小嘴含住半个阴囊,舌头顶里面圆圆的蛋蛋,一动一动的吸吮着,慢慢的舔吸到了另一边,我的阴茎更硬了。然后,小姨子开始舔了回来,用嘴巴完全的吞没了我的阴茎,用力吸着。我只感觉完全进入了温热潮湿的所在,一股吸力在侵蚀我的阴茎,也在侵蚀我的神经,非常舒服。她的舌头在嘴巴里不同的拍、舔,嘴唇也开始一上一下的动着,时而用力吮吸,时而牙齿轻咬。看着小姨子的腮帮时而隆起,时而憋了下去,感觉着自己的阴茎时而被吸紧,时而被轻咬,极大的快感中一丝丝的疼痛让我开始轻轻的呻吟出来了。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像是做爱般的感觉,也许还要更好一些,不自觉的,我的双手抱住了小姨子的头,开始用力的把鸡巴往里送。小姨子配合着,也更用力的吮吸着我的阴茎。慢慢的感觉到龟头顶到了更小的洞口,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深喉,我心中更是兴奋,想着用力挤进去,小姨子似乎希望如此,双手熟练地抱紧我的腰,拼命把头向下埋去,而且加快了吞吐的频率。我只感觉整个阴茎已经完全的被狭小的温暖吞了进去,巨大的吸力使我挣脱不开。
  「阿丽,阿丽,你在哪?阿木,阿木,你还好吧」,听着老婆熟悉的叫声,看着小姨子有点疯狂的套弄,腰间一松,再也遏制不住奔腾的精液,一下子全部释放了出来,舒服的叫了一声。
  小姨子被这突然的精液呛了一下,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吞了下去,恋恋不捨得把嘴巴慢慢离开我的阴茎,嘴角的一丝白浊的液体,用舌头舔了进去。
  「唔,我吐了一点,上了一下厕所,马上就出来,别让你的同学等着了,你先回去陪他们吧」我大声的叫着,希望老婆能够听见。
  「好的,我在门口等一下你」阿芳回答。
  我想把裤子穿上,小姨子用手阻止了我,用嘴巴和舌头把我的阴茎完全的清理了一下,然后帮我提上了运动裤。我们站了起来,阿丽附在我的耳畔轻声的说:「姐夫,不要被姐姐发现哦,这是我们的秘密」我打开厕所门出去,阿丽再次把门锁住。我出了洗手间,看着老婆已经在门外等着,过去搂着她回了自己的包厢。
  「你看见阿丽没有,我让她跟着你出去的?」老婆有点焦急地说。
  「嗯,开始她扶着我的,后来我进了男厕,她就在外面等着,可能也方便去了吧。」我撒着谎。
  「要不我们一起等等她」老婆建议。
  那怎么成,岂不是要露馅了,我拉着老婆往前走,劝说她阿丽这么个大人难道还会丢啊。执拗不过我,老婆还是和我先回到了包厢,依和华还在坐着。
  「怎么这么久啊,二十多分鐘哦,没事吧,阿木」依问。
  老婆马上用我的藉口解释了一下,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表示不能再喝了,否则晚上回不去了。说着,阿丽也回来了,看着我在使眼色。连忙解释说等了我很久,结果也方便了一下,没有听见姐姐的叫声,出来后在男厕叫了几声,没有人答应,也就回来了。
  老婆没有多疑,打算等我回来就可以离开,我也就结了帐,一起打了车回到了家。都有些醉意,大家就準备睡觉,依和华明天还有很早的车,就不好再有什么活动了。本来依和华打算在外面住宾馆,但是阿芳说是好朋友肯定要住家的,没有办法,只能挤一挤了。依和华两口子住我们的房间,而我和老婆、小姨子就住客厅,因为客厅的沙发床也大。其实我可以去外面住,但是小姨子说怀了孕的宝宝是不能离开爸爸的,这个藉口我倒是没有听过,老婆也就同意了,反正自己的妹妹,家里人一起睡也没什么特别的,于是就这样定了。
  九点半鐘,依和华洗漱完后就熄了灯睡,老婆帮他们关了房门,客厅就剩下我们叁个了。把沙发床整理好,开了空调,老婆也洗漱完了,穿着睡衣睡在了中间,可能是有点累了,没说几句话又开始打盹。小姨子在国外习惯要洗澡,没有办法,我叮嘱好一切也钻进了被窝,只开了一盏粉红色的床头灯,躺在了另一头也开始睡觉。浴室的水声哗哗的留着,也许是晚上释放了一下,我也开始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姐夫,姐夫」小姨子用手轻轻的摇着我,我昏昏沈沈的睁开眼,淡淡的红色灯光下,一具美妙的胴体展现在我的面前,一下了,我就醒了。
  「你怎么,还不睡觉,快穿起衣服,等下你姐姐看见了不好。」我急忙说。
  「没事,姐姐在磨牙呢,表示她已经睡得很熟了」小丫头轻咬着我的耳朵说。
  我看了看阿芳,老婆由于睡习惯了里边,本来睡在中间的结果自己挤到了里面,头朝里边磨牙,边睡着。 「姐夫,你觉得我漂亮么?」小姨子妩媚的看着我说。
  粉色的灯光下,小姨子柔媚的身躯就这样站立在我的面前。齐耳的短髮刚洗过,有点湿湿的,黑亮的眼睛闪着妩媚,红红的嘴唇带着笑意,本来雪白滑腻的颈脖,变成了粉粉的色泽,挺立的双乳傲然的耸立着,细细的腰部之上是圆圆的肚脐,让人有一种想亲的感觉,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黑亮细密的毛髮长在两腿之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条细长的密缝,修长匀称的双腿,这一切似乎在勾引着我。
  「嗯,…漂…亮」我吞咽着口水,也许是喝了酒口干吧。
  「那这样呢」小姨子说完,站到了床上,把雪白的屁股对着我,弯下了细细的腰,慢慢的张开了修长的大腿。
  刹那间,只感觉全身的血往下体涌去,阴茎完全直立起来。看着小姨子浑圆而雪白的屁股,中间是粉红漂亮的小洞,旁边的褶皱连起形成了菊花的形状,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小姨子动了一下,口里发出了「唔」的声音。
  我把头慢慢的凑了过去,闻到了一股肉香,真的是香,有点熟悉,以前在老婆的身上也曾经闻到过,这就是姐妹吧。
  这时,阿芳翻了个身平躺着。我们吓了一跳,小姨子也慢慢的跪了下来,我轻轻的把她的屁股慢慢的拖到了面前。浑圆浑圆的臀部,粉红色的菊花,还有在下面的透着细嫩肉色的细缝,由于大腿慢慢的张开,细缝也慢慢的在我的眼前打开了。一些蜜露已经开始渗了出来,大阴唇打开,左右两边的不一样长,右边偏长。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手抱着小姨子的大腿,嘴巴凑了上去,先是用张开大嘴包住整个阴部,舌头也没有闲着,不停地在拨弄着右边的大阴唇,鼻子急促的唿吸,用鼻尖也摩擦着柔软的菊花,一缕肥皂的香味进入了鼻腔。小姨子特意洗了啊,那怎么能辜负她呢。
  慢慢的,我把嘴巴向上转移,亲吻着菊花,用中指慢慢的深入到了阴道,花径里已满是花液,黏黏的,向里面摸索着,一层一层的褶皱挤压着我。小姨子嘴巴也开始有些呻吟声出来,但是极力把头埋在被子上克制着,一隻手向后摸着我的头,整个前半身压在了被子上,只有臀部高高的翘起,轻轻地摇动着。粉红色的灯光下,怀孕的姐姐平躺着在睡觉,妹妹翘着浑圆的屁股让姐夫亲吻着,客厅中响着啧啧的亲吻声,还伴随着妹妹的哼唔声,这样一幅淫靡的画面顷刻之间进入了我的脑海,让我感觉阴茎已经完全充血了。我更加用力的亲着菊花,甚至用牙齿咬着雪白滑嫩的屁股,指头也在加快速的做着抽插运动。
  「啊…,姐…夫…要…」小姨子有点喘息的说着。
  「要什么…,小姨子」我问。
  「嗯,唔…唔…姐…夫…好…坏,小…姨…子…要…姐…夫…的…」小姨子上身瘫在被子上,慢慢的转头说。
  这时,阿芳有把身子侧了一下,向着里面。我停了下来,小姨子还在用手拿着我的手,我慢慢的把小姨子翻了个身,同时把外面的被子翻了起来,关了灯。
  这样沙发床的一边就只有我和光着身子的小姨子了。
  带着淫乱气息的我们相互摩擦着各自的身体,小姨子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衣服脱掉,让我平躺着下了,自己俯身反向趴在了我的身上,开始用六九式的方式亲吻着我的下体。虽然晚上在酒店已经做了一次口交,当小姨子的嘴巴再次含住我的阴茎的时候,我不自觉的又哆嗦了一下。温热的空腔,滑嫩的舌头飞快的舔着我的龟头、冠状沟,不断地上下套弄着,一隻手在摩挲着阴囊。我的嘴巴也再次亲上了小姨子的阴部,舌头不断的在大阴唇和阴道口拨弄着,时不时的用舌头顶着已经有点勃起的阴蒂。小姨子的阴道已经完全的湿润了,慢慢的一些淫液开始滴到我的嘴里,有点咸咸的感觉,不过味道很好。我的手使劲的揉捏着小姨子雪白的大屁股,另一个只手的拇指开始摩擦阴道口嫩嫩的肉,中指慢慢的摩挲着菊花,放了进去,这时小姨子也抖了几下,大腿使劲夹着我的头,嘴巴也用力吸着我的鸡巴,感觉到很多淫水进入了我的嘴里,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吞了下去。
  「唔,…姐…夫…好…厉…害,小高…从来…不为…我做…这个」小姨子带着高潮后的余韵,回身趴在了我的身上,还在不断的颤抖。
  抱着火热的胴体,胸膛感觉着两个柔软的大肉团,下体被夹在小姨子的两腿之间,湿湿的感觉很是淫秽,两隻手不自觉的放在了小姨子浑圆的大屁股上,还在使劲的揉捏。
  「姐夫,小姨子…接下来…要让你…舒服了」说完,夜色中,朦朦胧胧的看见小姨子慢慢的把身子坐起,提起屁股张开大腿,一隻手握着我的阴茎,大阴唇在我的龟头上碰了一下,慢慢的把阴道口放在了我的鸡巴上面,缓缓的坐下。
  「姐…夫…好…好…大…龟…头…好…大」说完,我的阴茎齐根没入了已经是湿答答的淫洞。我们俩同时唿了一口气,小姨子慢慢的左右动了几下。狭窄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鸡巴,已经是湿腻的花径在阴茎进去的时候,两边的褶皱的挤压依然让我感到小姨子的阴道特别紧凑,不知不觉,鸡巴又硬了几分。
  「唔…唔…姐…夫…姐…夫…我…的…好…姐…夫…要…要…动」小姨子轻轻呻吟着叫着,屁股不断的摇摆着,两隻手抓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紧紧的握在一起,下体也紧紧的黏在一起,小姨子不满足这样慢慢的动着,于是开始抬起屁股,坐下,套弄着我的鸡巴,速度逐渐加快,我也配合着向上不断的耸动着,啪啪的声音渐渐响起,还有小姨子的呻吟身,我的喘息声,在整个客厅不断迴响,淫靡的气氛充满着整个房间。
  「唔…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哥…哥,鸡…巴,鸡…巴,小穴…穴要,鸡…巴在…插…小穴…穴,插小穴…穴」小姨子越来越淫荡的轻声叫着,保留着唯一的理智克制自己的声音,怕把姐姐吵醒。
  渐渐的,小姨子没有力气了,我起身抱着她,亲吻着她的乳房,用牙齿轻咬着,滑腻的肉团让我心中抑制不住的欲火高燃。我慢慢的抽出我的阴茎,上面已经沾满了淫液,抱着小姨子,把被子打开,然后把枕头床边的放在被子上,让小姨子上身趴在枕头上。我下了床,站在床前,把小姨子的双腿打开,慢慢的把龟头放到了阴道口,摩挲着。
  「要…哥哥…我…要,要…姐…夫…干…小…姨…子…的…小…穴…穴,把…它…干…烂…掉,干…干…死…我」已经完全没有顾忌的小姨子无力的说,用手向后想抓住我的阴茎。我提起鸡巴,慢慢的捅进了已经淫水氾滥的洞中,然后一隻手扶住小姨子的腰,另一隻手向前握住小姨子胸前滑腻的肉团,屁股不断的前后耸动,阴茎在进进出出的用力抽插着。
  「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姐…夫…干…死…小…姨…子,干…死…淫…妇…干…死…我,干…死…小… 穴…」小姨子带着一点哭腔在抽泣着,也在呻吟着。黑暗的客厅里,老婆的磨牙声,小姨子带着哭腔的呻吟声,还有腹部撞击浑圆雪白的大屁股的啪啪声,我的喘息声,奏出了一曲淫乱糜烂的淫秽乐章。
  「顶…到…了——花…心,用…力,干…死…我」就这样抽插着,小姨子时不时的向后摇摆着大屁股,我则是用力向前顶着,鸡巴仿佛接触到了更细小的洞口,有时触碰一下,小姨子便颤抖一下,嘴里不知道在呻吟着什么,我更加用力的抽插着,两百来下之后,感觉要来了,这时小姨子的花径也出了大量的淫液,阴道突然一紧,我的龟头感到很大力的压迫。 「要…来…了…哦,我…不…行…了」我急促的喘息着说,想把鸡巴拿出来。
  「我…也…来…了,姐…夫…要…射…在…里…面,射…死…小…穴,」小姨子突然向后抱住我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死死抱着小姨子,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一突一突射在了小姨子的阴道中。刹那间,客厅只有我们的喘息声,我慢慢的拔出鸡巴,上面沾满了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空气中弥散着腥味,亲了亲小姨子的屁股,我也坐着了床上。
  「谢…谢,姐夫,让我来」小姨子慵懒的回过身,爬到我的身边,开始用小嘴清理我的阴茎,用舌头舔着,把淫液和精液吃了下去。我躺了下去,小姨子也合身躺到了我的臂弯,紧紧的抱着我,盖上了被子。在黑夜中,隐隐看见小姨子的眼角有一滴水珠滑落,我也紧紧的抱着这个让我快乐和喜欢的柔媚身躯,渐渐的睡着了。
  「懒猪,起床了」阿芳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老婆有点嗔怒的表情,脑袋嗡的一下「该死,昨天的战场都没有打扫乾净,完蛋了」。
  「姐姐,姐夫肯定是昨天喝酒过了,不要怪他了,不过……,快起床,你这个懒猪姐夫」另一个声音这时也响了起来。
  「你还说,看你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了裸睡了」老婆转头教训着阿丽。
  「嘻嘻,裸睡很舒服的,你下次可以试试哦」小姨子带着作弄的表情笑着说。
  「你还不起来出去,难道还想占我妹妹的便宜嘛,快走,快走」阿芳以命令的口吻说着。
  「老婆,我何止看过啊,还吃过哦」心里想着,发现自己完全像睡觉时一样,穿好了的睡衣,也明白了,小姨子肯定已经打扫好了战场,很是欣慰。
  吃完早餐,我们一起把依和华送上了回家的火车,并约好什么时候再见面后,又回到了家。本来想让小姨子再住两天和我们一起回去,但是小姨子还是很想回家,我们也没有勉强,吃完中饭,我们一起送阿丽坐上了回家的汽车,目送着汽车的远去,想着昨天的事情,如梦幻一场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