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暖思淫欲之換妻 (完)
都市情感

作者:勿忘杏吧     阅读:
收藏本书
飽暖思淫欲之換妻
2019-7-21 發表

  在先富起來的一小部分人中,有錢是共同點,一個人或一個家庭有幾百萬,
幾千萬,甚至是幾個億,幾十億,幾百億,而不同的是錢的來路,就是說錢是怎
麽來的,是靠勞動掙來的,還是其他什麽途徑,甚至是非法所得,應該說,這幾
種情況都是有的。
  有的人是靠勞動致富,有的人是靠政策致富,有的人是靠腦瓜靈活致富,有
的人是靠投機倒把致富,還有一種人是靠黃賭毒等非法活動牟取暴利發的橫財。
  然而,無論是哪一種人,只要錢多了,人都會變的,有句話說得好,男人有
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
  周家興,南平市恒源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三十五年前,周家興出生在一個偏遠的小山村里,父親周小偉,母親馮麗萍
是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家里一共種了三坰多地,還有一半是承包田,年景好的時
候也僅僅夠年吃年用,遇上年景不好,生活就顯得拮據了。
  這一天,周家興的父親周小偉,母親馮麗萍幹完活從地里回到家,母親馮麗
萍換上衣服在廚房做飯,父親周小偉蹲在鍋竈前燒火。
  周小偉家是兩間房,里間是臥室兼客廳,外間是廚房兼餐廳。
  "家興初中就要畢業了,讓不讓孩子上高中了,讓孩子上高中家里可沒錢了"
周家興母親一邊做飯一邊說。
  "過幾天我到咱們那些親戚朋友家借借看看,能借到就讓家興去上唄。"周
家興的父親周小偉愁眉苦臉地說。
  "那要是借不著呢?"周家興的母親馮麗萍接著說道。
  "實在借不著再說吧。"周家興的父親接著說道。
  "你先出去借借看看吧,實在借不著我上他舅家借借看看。"周家興的母親
又悻悻地說道。
  周家興的父親用了幾天的時間,幾乎跑遍了親朋好友家,只借到了三百五十
元錢,還差一百五十元沒有著落,還是周家興的母親,來到自己的親弟弟家,借
來了一百五十元,湊夠了周家興上高中的學雜費和一些必須繳納的費用,終於圓
上了周家興上高中的夢想。
  在高中三年的學習期間,周家興勤奮好學,刻苦努力,每次期末考試成績出
來了,他的成績都在學年前五名以內,無論是班主任還是任課老師都特別喜歡他,
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學校根據周家興的在校表現和他的家庭經濟情況,免
去了他在高中讀書期間的全部學雜費,使周家興順利完成了高中學業。
  周家興高中畢業,參加了高等院校全國統一考試。
  周家興沒有辜負含辛茹苦的父母對他的期望,也沒有辜負學校、老師對他的
培養,終於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江浙大學建築系。
  在大學讀書期間,周家興更加勤奮努力,刻苦鉆研。
  周家興是完全依靠助學金和國家助學貸款,才完成大學學業的,所以他倍加
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
  讀大學不像在小學中學讀書那樣,有家長看著,老師管著。在大學學習全憑
自覺,大教室,上大課,老師、教授講完課就走,至於你的筆記記得怎麽樣,是
不是註意聽講,只要不影響其他人學習,沒有人管你,講究的是自主學習。
  在學校圖書館的一個角落里,只要沒有周家興的必修課和選修課,他就會一
個人坐在那里翻閱著那些厚厚的圖書資料,
  遇上節假日,別人走親訪友,成幫結夥逛商店,看電影,周家興還是一個人
泡在圖書館里,在知識的海洋中漫遊著。
  這天周家興和往常一樣,下了晚自習又來到圖書館,因為時間比較晚了,圖
書館里學生不是特別多,周家興在書架上拿了一本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出版的
《公共建築設計原理》,之後在自己經常坐的那個角落坐下,認真的翻閱著,還
不時地做著筆記,良久,周家興擡起頭看了看墻上的掛鐘,深夜十一點多了,圖
書館里的同學已經寥寥無幾,學校規定圖書館二十三點三十閉館,周家興把書和
筆記本合上,站起身來走到書架前,準備把書放到書架上,這時有一名女同學走
過來,手里也拿著一本書,周家興感覺到有人過來,轉過頭來看了一眼,正好兩
個人四目相對,彼此禮貌的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周家興把書放到書架上離開
了圖書館,這個女同學走到書架前把書放好,也尾隨著周家興離開了圖書館。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無巧不成書。一個周末晚飯以後,周家興按著慣例
準時來到圖書館,仍然坐在圖書館的那個角落里,這里幾乎成了周家興的固定座
位,過了一會兒,周家興那天往回放書時遇到的那個女同學也走進圖書館,她站
在門口舉頭望去,圖書館內座無虛席,又仔細看了看,發現靠後面的一個角落里
好像有一個空位置,這個女同學在書架上拿了一本書,小心翼翼地走過去,這里
果然有一個空位置,旁邊坐著一個男同學,這個男同學就是周家興,這個女同學
在空位置上坐下,轉頭看了旁邊的男同學一眼,這時周家興也正好轉過臉來,兩
個人又一次四目相對,又是互相點點頭。
  圖書館快要閉館的時候,兩個人不約而同地站起身,走到書架前把書放好,
肩並肩走出了圖書館。
  "我叫周家興,建築系的。"周家興首先作了自我介紹。
  "我叫吳芳芳,新聞系的。"
  說完,吳芳芳首先伸出手,周家興見人家女同學伸出手,自己也趕緊伸出手,
就在握手的時候,兩個人互相打量了一眼,分手以後,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寢室。
  人們都說婚姻是緣分,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還真就是這樣。
  兩個人自從圖書館兩次邂逅,通過不斷交往,從相識到相知,使相互之間更
加了解了,在緊張的學習之餘,兩個人偶爾聚一聚,即放松了身心,又增進了友
誼。
  大學畢業以後,兩個人各自回到家中,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老人,兩個家
庭的老人都看好這門親事,於是周家興的父母擇良辰吉日,給兒子辦了喜事。
  吳芳芳是個大高個,人長的很漂亮,婚後兩口子感情很好。
  不久周家興帶著老婆吳芳芳來到南通市,經過近十年的打拼,在南通市創建
了恒源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周家興一舉成為集團公司的董事長。
  鄭世雄,南通市民政局計財處副處長。
  鄭世雄老婆關春來,在市環境保護局上班,在單位是個出了名的大美女,鄭
世雄和關春來都是大學畢業生,讀大學時在同一所學校,兩個人在大學里不僅談
了戀愛,而且偷吃了禁果,在校外租了一棟房子同居了。
  鄭世雄出生在官宦世家,父親鄭親和是市政府秘書長,兼編制委員會副主任,
母親梁淑芳是市財政局長。
  鄭世雄大學就要畢業了,這次學校放假鄭世雄回到家里,正趕上市民政局缺
編招聘人員。
  "媽,我馬上就要畢業了,聽說民政局缺人,有沒有這回事呀?"
  "你聽誰說的?"梁淑芳笑著問自己的兒子說。
  "聽我的一個朋友說的。"鄭世雄答道。
  "可能是缺人,我也是聽說的,是不是缺人等你爸回來問問就知道了。"梁
淑芳說。
  這是梁淑芳下午下班以後,在客廳沙發上和兒子坐著看電視時,一邊看一邊
聊天說的一番話。
  娘兩兒正說著,鄭世雄的父親鄭親和回來了,看到自己的兒子和他媽坐在沙
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鄭親和換完鞋滿臉嚴肅地說道:"別聊了,吃飯吧。"
  鄭親和與梁淑芳就這麽一個寶貝兒子,別看鄭親和平時滿臉的階級鬥爭像,
兒子在他的心里可是最愛,從小就溺愛有加,上小學之前給鄭世雄買玩具,只要
是鄭世雄想要的無論多少錢,鄭親和都會毫不猶豫的給他買。上了小學,只要是
鄭世雄看好的書本文具,鄭親和都會統統拿下,從不計較錢多錢少。到了上中學
的時候,更是不惜一切代價,不僅動用了手中的權力,而且出重金為鄭世雄選擇
重點學校。考上大學以後,鄭親和親自到就讀高中的學校,找校長找老師,為鄭
世雄填報誌願。
  進了大學校園,鄭世雄很快結識了一幫官二代富二代,每當到了周六周日,
很多同學都在學校圖書館孜孜不倦的學習,鄭世雄就會和這些人不是看電影,就
是打臺球逛商店。
  大學二年級下學期,鄭世雄認識了現在的老婆關春來。
  關春來父親關明是個腰纏萬貫的大富豪,改革開放初期,關明憑著自己的聰
明才智獨闖商場,從小打小鬧到獨霸一方,在商海中摸爬滾打,終於闖出了自己
的一片天地,成為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年薪千萬。
  關春來母親艾艷麗自己經營著一家兒童用品商店,現在的家長對孩子的愛是
無與倫比的,肯在孩子身上花大錢,關春來的母親艾艷麗正是看到了這個商機,
投資開辦了這樣一家商店,商店開業以後,生意紅紅火火,可謂日進鬥金,很快,
關春來的母親艾艷麗,就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大富婆。
  因此,關春來平時花錢大手大腳,揮金如土,經常出入一些高消費的娛樂場
所,這些娛樂場所有"地上"的,也有"地下"的。
  三個人來到餐廳吃飯。
  "世雄聽說民政局缺編,我在單位也聽說了,有沒有這回事?"鄭世雄的母
親梁淑芳說道。
  "是缺編,怎麽世雄想去。"鄭親和問道。
  "現在大學畢業生太多,工作不好找,民政局還是不錯的,工作不累。"鄭
世雄接過話來說道。
  "行,這個位置給你留著。"鄭親和說。
  三年以後,鄭世雄不僅當上了民政局計財處副處長,而且把關春來娶回家做
了自己的老婆,真是皆大歡喜,好事成雙。
  光陰似流水,幾年以後,市里重建敬老院,周家興中標,有的手續要在民政
局辦理,周家興和鄭世雄走到了一起。
  有一天周家興在民政局計財處辦完事,請鄭世雄出來喝酒,酒桌上兩個人相
談甚歡,相見恨晚,一頓酒下來,兩個人居然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經常在一
起吃吃喝喝。
  一次在飯店包房里喝酒,一瓶五糧液下肚,又要了幾瓶啤酒,兩個人邊喝邊
聊,聊著聊著,聊起來兩個人的老婆。
  周家興長鄭世雄幾歲。"世雄老弟,你老婆長的漂亮嗎?說說你和你老婆一
個禮拜幹幾次那個事兒。"周家興帶著幾分醉意問道。
  "當然漂亮,幹幾次那個事,哪個是啊?"鄭世雄故作糊塗狀問道。
  "肏屄,就是肏你老婆,和我裝糊塗,逼我說臟話是吧。"周家興嗔怒道。
  "一個禮拜幹幾次?一次?兩次?說不準,幹了這些年,有點左手握右手的
感覺。"鄭世雄也醉醺醺的說道。
  "家興兄,咱家嫂子一定是個大美人吧,節制點,別累著。"鄭世雄戲謔地
說道。
  "你嫂子確實很漂亮,不過彼此彼此,時間長了,也是左右手的感覺。"周
家興有些無奈地說道。
  鄭世雄聽了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突然眼睛一亮試探著說道:"要不
咱們換換?"
  周家興一時沒明白什麽意思,楞楞地看著鄭世雄說道:"換什麽。"
  "當然是換老婆了。"鄭世雄有些興奮地說道。
  周家興想了想搖搖頭說道:“不行不行,雖然有左右手感覺,老婆就是自己
的老婆,換不得。”
  鄭世雄聽完笑了笑說道:“仁兄誤會了,我說的換老婆只是換著睡覺而已,
尋找一點新鮮感罷了,老婆還是你的老婆,別擔心。”
  周家興聽完想了一會兒,然後淫笑著說道:“嗯,行,是個好辦法。"
  可是周家興轉念一想又接著說道:“這兩個女人不幹怎麽辦。"
  鄭世雄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說道:“你家不是有一個人家送的加拿大進口大
龍蝦嗎,你請我吃龍蝦,我帶著老婆去,到時候見機行事。
  兩個人覺得也只能如此,把剩下的啤酒喝完,周家興和鄭世雄走出包廂,開
著車回家了。
  周家興和鄭世雄兩個人都住在別墅區,他倆吃飯的飯店距離別墅區並不算遠,
開車不到二十分鐘就到家了。
  鄭世雄走進屋里,看到關春來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地看著電視。
  關春來聽見房門響,回頭看看是自己的老公鄭世雄回來了,臉有些紅,滿身
酒氣,關春來知道這是喝酒了,而且沒少喝,趕緊從沙發上站起來給自己的老公
鄭世雄倒茶水。
  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茶幾上,關春來又坐回到沙發上。
  鄭世雄換完了鞋,走到沙發前面,挨著關春來坐下,端起茶幾上的茶水喝著,
因為鄭世雄和周家興兩個人在飯店沒少喝酒,鄭世雄現在確實有點渴了,一杯茶
水沒用幾口就喝了進去,喝完又示意關春來再給他倒一杯,關春來站起身又給鄭
世雄倒了一杯茶水放到茶幾上,鄭世雄又端起茶杯喝了幾口說道:“什麽電視好
看嗎?"
  “現在的電視劇垃圾電視劇多,精品電視劇少,閑著無聊看看打發時間唄"
關春來說。
  “明天幹什麽,有沒有事。"鄭世雄一邊喝著茶水一邊問道。
  “我能有什麽事呀,每天都是打麻將,逛商場,看電影,生活三部曲,再就
剩下吃飯睡覺了。”關春來說。
  “沒事兒明天我帶你出去吃龍蝦,加拿大進口的大龍蝦。"鄭世雄說
  “去那個酒店?"關春來問。
  “不去酒店,去我的一個朋友家,別人送給他的,他說請我們一起去吃。"
鄭世雄說。
  “怕是只請你自己了吧,說請我了嗎,人家沒說讓我也去,我跟著你去了,
多不好意思。"關春來說。
  “真的說請我們倆,他老婆也在家,我這個朋友為人仗義,講義氣,重感情,
而且一表人才。"鄭世雄說。
  “有你說的那麽好嗎。"關春來似笑非笑地說道。
  “去到他家見了面你就知道了。"鄭世雄一本正經地說。
  說完,鄭世雄又把嘴貼在關春來的耳朵邊上嘀咕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說了些
什麽,只見關春來聽著聽著,臉色有些微微泛紅,神態變得有些忸怩起來。
  周家興家里,寬敞的大客廳,真皮沙發上,吳芳芳一個人坐在那看似悠閑地
看著那些黃色畫報,實際上是在想著周家興跟她說的那件事。
  昨天晚上上床以後,周家興難得一見的主動把吳芳芳摟到懷里,一只手在她
的乳房上揉搓了幾下說道:“芳芳,我們從讀大學到現在,我對你怎麽樣?"
  “挺好的,怎麽了?"吳芳芳不解的反問道。
  “你看咱家那些黃色畫報的時候,註沒註意到上面那個換妻俱樂部。"周家
興繼續說道。
  “看到了,是有個換妻俱樂部。"吳芳芳有些疑惑地說道。
  話剛出口,吳芳芳馬上意識到了什麽,緊接著說道:“莫不是你也想……"
吳芳芳沒有把話說完。
  “玩玩而已,趁著我們還不算老,等老的走路都直掉渣,哪還能幹的動。"
周家興認真地說道。
  吳芳芳聽完想了想,說道:“好,都聽你的還不行。"
  第二天,剛剛吃完中午飯,周家興就對保姆馮嫂說道:“晚上有兩個朋友來
家里吃飯,你把人家送的那只大龍蝦做了,再隨便安排幾個小菜就行。"
  周家興家里的保姆姓馮,因為年齡比周家興大幾歲,所以平時周家興和吳芳
芳兩個人都稱呼她馮嫂。
  馮嫂按著周家興的吩咐,中午吃完飯收拾完餐廳以後,就開始忙活著準備晚
飯。
  第二天傍晚的時候,鄭世雄和關春來開車來到周家興的別墅。
  寬大漆黑的大鐵門,透過大鐵門,可以看到在院子里郁郁蔥蔥的綠色植物中,
掩映著一棟青磚紅瓦的二層小樓,鄭世雄按下了鑲嵌在貼著仿古磚的門垛上的門
鈴按鈕。
  屋里走出一個男人打開大門,鄭世雄把車開進院子里,兩個人下車鎖好車門,
來到別墅客廳。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周家興和吳芳芳,趕緊迎上去,四個人握手寒暄。
  就在握手的時候,兩個男人看了對方身邊的女人一眼之後,狡黠的一笑,兩
個女人也互相打量了對方男人一眼。
  寒暄完了,周家興開門見山說道:“都不是外人,嘗嘗我的大龍蝦做的怎麽
樣,我們直接去餐廳。"
  說完四個人一起來到餐廳,落座時吳芳芳主動坐到鄭世雄身邊,關春來主動
坐到周家興身邊,一切都是那麽自然。
  席間兩對男女談笑風生,頻頻舉杯,但是吃飯的時間並不長,因為吃龍蝦只
是個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要換妻玩女人。
  “吃的差不多了,我們走吧。"鄭世雄看了一眼周家興又看著吳芳芳說道。
  鄭世雄說完站起身向別墅外面走去,吳芳芳也站起來,瞄了一眼周家興,跟
在了鄭世雄後面。
  餐廳里只剩下周家興關春來兩個人,兩個人淫笑著看著對方,都心知肚明接
下來要幹什麽。
  “先去洗個澡吧。"關春來說。
  關春來說完,兩個人來到浴室門口,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掛的站在那
里。
  關春來兩眼緊盯著的是周家興的雞巴。
  周家興的雞巴雖然還沒有硬起來,耷拉在兩腿之間,但是已經看得出來足夠
長的,雞巴龜頭特別大,關春來在心里暗暗和自己老公的雞巴作了對比,覺得形
狀還真的有些不一樣。
  周家興兩眼緊盯著的是關春來的那一對波濤洶湧玉峰挺拔的大奶子,還有小
腹下面那稀疏的幾根陰毛。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會,周家興拉起關春來的手走進浴室,同時站在同一個淋
浴噴頭下面,周家興打開了淋浴抵擋開關,淋浴中的水如同蒙蒙細雨般流淌下來,
使兩個人慢慢的從頭濕到腳。
  周家興擡起兩只手,握住了關春來的兩個大奶子。
  關春來雖然已經結婚多年,但是卻沒有生過孩子,所以乳房還是那樣的堅挺,
兩個乳頭像櫻桃一樣鑲嵌在高高聳起的兩個嬌嫩的大肉團上,再加上被水淋濕,
皮膚滑膩,周家興的手摸在上面感覺特別好,不斷的用兩只手揉捏著兩個大奶子,
感受著與摸吳芳芳的奶子的不同,雞巴也漸漸硬起來。
  關春來的兩個大奶子被周家興揉捏的有些脹呼呼的,感覺有些口幹舌燥,呼
吸也有些急促起來,關春來覺得下面有個東西硬邦邦的頂在自己的肚子上,知道
一定是周家興的雞巴硬了,關春來下意識伸手握住了周家興的雞巴。
  關春來感覺到周家興的雞巴和自己老公的雞巴,確實有點不一樣,周家興的
雞巴握上去感覺有些骨感,自己老公的雞巴握上去感覺有些肉感。
  兩個人象征性地沖了一會兒,關春來說道:“上床吧。"
  “回餐廳。"周家興說。
  關春來聽完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心想這家夥是想別出心裁地玩一會餐
廳做愛呀。
  周家興和關春來用浴巾簡單地擦了擦身上的水,回到餐廳。
  周家興走到餐桌前,把靠一邊桌子上的東西往中間推了推說道:“你趴在桌
子上的這個地方。"
  關春來百依百順地撅著屁股,趴在了桌子上周家興清理出來的那個地方。
  周家興站在關春來的屁股後面,看著關春來的兩個滾圓雪白的屁股蛋,先是
用手捏了兩下。
  “噢……輕點,疼了。"關春來輕輕哼了一聲小聲說道。
  “對不起。"周家興略帶歉意地說道。
  關春來沒再出聲。
  周家興站在關春來屁股後面繼續用手輕柔地撫摸著,一邊摸一邊看著她的兩
個屁股蛋,似乎在欣賞著一件珍貴的文物,期間還時不時彎下腰用嘴親一口關春
來的屁股蛋兒。
  玩弄了一會兒關春來的兩個屁股蛋,周家興蹲在了關春來的屁股後面。
  這時的關春來已經被周家興挑逗的性趣盎然,蹲在關春來屁股後面,周家興
看到關春來兩個大陰唇的陰毛上,掛滿了亮晶晶的淫液,周家興用鼻子嗅了嗅,
微微有點腥味,周家興張大嘴巴毫不猶豫地含了上去,把舌頭插進關春來的屄里,
在關春來的屄里攪動起來,有時還用力吸上一口,把關春來屄里的淫水吸到嘴里。
  “喔……喔……癢……癢啊……喔……好癢啊……受不……了了……我要
……喔……你的……大雞巴……喔……肏我……喔……"關春來一邊呻吟一邊斷
斷續續地說著,還不時的左右扭動著屁股。
  周家興站起身,把從關春來屄里吸到嘴里的淫水吐了出來,用手在自己雞巴
的龜頭上套弄了幾下,然後再用三個手指捏著雞巴,對準了關春來的騷屄一用力,
周家興的雞巴在關春來的屄里一插到底,緊接著就快速抽插起來了。
  “啊……啊……啊……啊啊……真硬……啊……啊……好爽……使勁……使
勁……啊……不一……啊……樣啊……"
  第一聲長叫,是因為周家興第一下用力過猛,一竿子插到底,周家興的雞巴
在關春來的屄里產生了極大的沖擊力,捅到了關春來的子宮上,接下來周家興的
雞巴在關春來的屄里快速抽插,給關春來帶來了極大的異樣快感,鄭世雄那個肉
乎乎的雞巴插在屄里,和周家興的這個像根骨頭棒一樣雞巴插在里面感覺滋味完
全不一樣,因此關春來一邊呻吟,一邊斷斷續續說著自己的感覺。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
  關春來就一直這樣趴在桌子上讓周家興肏著,呻吟著。
  周家興站在關春來的屁股後面,快速的不停的用小腹狠狠撞擊著關春來的大
屁股,啪啪啪的響聲在餐廳里回蕩著,關春來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啊……啊……啊……啊……。"
  關春來繼續大聲呻吟著。
  “你還……行嗎?"周家興喘著粗氣也是語氣不太連貫地問道。
  “啊……行……你……啊……就肏吧……啊……"關春來一邊呻吟一邊說。
  “我們……換個……姿勢吧。"周家興說。
  “啊……好……啊……"關春來說。
  周家興停下來,用右手把關春來的右腿搬起來,使左右腿幾乎成為直角,繼
續抽插起來。
  “啊……啊……哎呦……插的……更深了……啊……"關春來繼續呻吟著說
道。
  周家興又肏了一會兒,把雞巴從關春來屄里拔出了,拉著關春來來到餐廳的
三人沙發前,周家興自己坐在沙發上,讓關春來坐在自己的腿上,雞巴插在關春
來屄里。
  關春來很是善解人意,她時而徹上徹下起伏著,時而前後左右磨蹭著,周家
興只感覺自己的雞巴在關春來的屄里一會兒
  是被擼著的感覺,一會兒是被揉著的感覺,周家興在心中暗自感嘆,關春來
的性技巧真是登峰造極,同時也感嘆鄭世雄的性福生活,周家興越來越有射精的
感覺。
  “你躺在沙發上吧。"周家興說。
  關春來走到沙發前面,躺在上面,周家興也走過去,在沙發上跪下,把關春
來的兩條腿搭在自己的兩個肩膀上,雞巴插進了關春來的屄里繼續抽插起來。
  周家興看著關春來的那張臉,被自己肏的雙眉緊鎖,張著嘴巴呻吟著,兩個
奶子上下亂顫,再也無法控制自己那根興奮到了極點的性神經,周家興射精了。
  從關春來身上下來,周家興在餐桌上扯了幾張餐巾紙,給關春來擦了擦陰部,
把她從沙發上拉起來,兩個人穿好衣服,來到客廳,在沙發上坐下。
  “感覺怎麽樣?"周家興平靜地說道。
  “感覺很好,真的不錯,和我們家鄭世雄風格完全不同,各有千秋。"關春
來略顯疲憊但也平靜地說道。
  “時間不早了,今天晚上就在這住吧。"周家興說道。
  “不了,吳姐回來我就回去。"關春來說。
  說話間吳芳芳走進屋里,關春來站起身,走到門口,兩個人相視一笑,一切
盡在不言中。
  關春來走了以後,周家興和吳芳芳去洗手間洗漱完畢,回到臥室寬衣解帶,
上了寬大的席夢思,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了,兩個人還是沒有多少睡意。
  “感覺怎麽樣?"吳芳芳枕著周家興的胳膊,周家興一只手摟著吳芳芳問道。
  “真的不一樣,你的雞巴插進我的屄里有一種洞穿感,似乎要把屄穿透一樣,
雞巴龜頭一下頂到了子宮上,鄭世雄的雞巴插進來有一種飽脹感,似乎要把屄撐
開一樣的。還有,肏你的那個男人身上的氣味,身體動作等,也能感覺到不一樣。"
吳芳芳說。
  “你呢,有什麽感受說說看。"吳芳芳接著說道。
  “照你說的,一個女人讓兩個男人分別肏過以後,女人會根據男人雞巴大小、
粗細等形狀的不同,感覺到是兩個不同的男人在肏她。
  而男人雞巴分別插過兩個女人的屄以後,雞巴的感覺沒有太大的區別,感覺
都是濕濕的,滑滑的,暖暖的,有一種被吸住,被包裹的感覺。
  男人肏女人的刺激,除了來自雞巴的快感以外,還有來自於感官,看到的和
聽到的,比如看到女人挨肏時面目表情的變化,身體形態的反應,叫床聲音的不
同等等,這是我的感覺,其他男人是不是也這樣我就不知道了。"周家興說道。
  周家興想了想又接著說道:“你和關春來挨肏時叫床呻吟聲就大不一樣,你
的呻吟聲細小,溫柔,關春來的叫床聲是吶喊,狂叫,我平時聽慣了你的呻吟聲,
有了左右手的感覺,如果每次肏的都是關春來,聽的都是她的叫床聲,時間久了,
照樣是左右手的感覺,所以我說,為了提高夫妻性生活的質量,最好成立一個換
妻俱樂部,以滿足朋友之間換妻性交的需要,你看怎麽樣。"
  “我舉雙手贊成!"吳芳芳快樂地說道。
  說著說著,不知什麽時候,兩個人睡著了,臉上還帶著一絲滿足地微笑。
  鄭世雄和關春來回到家上床以後,關春來首先把周家興是怎樣肏她的,完完
全全詳詳細細地告訴了鄭世雄,聽完以後,鄭世雄也把他是怎麽樣肏吳芳芳的原
原本本認認真真地學給了關春來聽,說完,已經是淩晨了,兩個人相擁著進入了
甜美的夢鄉。

                           【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