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友嫁给别人
都市情感

作者:     阅读:
收藏本书
    老婆嫁给我之前,曾经嫁给别人半年。
    我的女友,现在的老婆,小我一岁,是我学妹,我和她是同乡,也是缘分,
    我们离家千里还在外地谈了对象,我们从她大一开始谈,直到现在,我也是她的
    初恋。
    老婆172.110斤,属于高挑有肉的。
    典型的狮子座,风风火火,敢爱敢恨,这也是我被她吸引的原因,也因此,
    她也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虽然从大一开始,但真正破了老婆的处还是大二下学期的时候了,她开始也
    是害羞的,但她是很敢玩,不到半年,各种体位我们都试过,但肛交和露出,她
    一直不同意。
    老婆发现我的绿癖也是我无意透露的,我和她聪大二开始就合资出去租房子
    住了,所以我们每次都会一起躺在床上看色情网站,小说之类的,而且老婆让我
    自己看了别删除历史纪录,她往往会根据这些纪录了解我想什么。
    儘管如此,我还是会删除我看的有关绿帽的历史。
    毕竟这不是谁都能理解的。
    但百密一疏,我还是有一次忘记删了,老婆还是把那些东西看完这,那时候
    她很疑惑,没什么我喜欢这个。
    我只好向她解释,这只是一种特殊癖好之类的。
    但当老婆感到我硬的时候,还是有点害羞的红了脸。
    从那以后,我和老婆也就经常一起看关于绿帽的东西,做的时候也常常幻想
    ,同时老婆的s属性也开始觉醒,当有一次我们看小说时,老婆就问我,是不是
    不仅喜欢绿帽还喜欢绿奴,我说:「我经常幻想你和绿主一起调教我,让我伺候
    你们做爱。」
    老婆骂了一句变态,但却很快进入了状态,第一次用脚把我踩了出来,从那
    以后踩射也成了我们做爱的常用。
    但其实那时候我们日常还是正常做爱比较多,我也是能满足她,并不是能力
    不行幻想绿帽也只是我们的一个游戏而已。
    我们真的开始玩的很出格还是我大四的时候了,由于没有什么课,我准备考
    研,所以老婆都是自己去上课,差不多一个月之后,老婆和我说,有个同级的人
    想追她,称呼他为王我听了就有点激动,想到绿帽情节就抱着老婆,阴茎就在她
    的屁股上蹭,老婆也知道我在想什么,骂了一句变态,我也是顺势进入,那天我
    射得很快很多。
    晚上我们又在一起看小说时,我还记得那本书叫《帮助妻子谈恋爱》当看到
    最后君君和小崔结婚时,我硬的和铁一样,老婆感到了我的变化,问我为什么这
    么兴奋,是不是在幻想她了,我说了一句,是。
    老婆坐到我身上,问我为什么,明显有点生气了,问我是不是不爱她了,我
    说。
    因为她是我最爱的人,想到她离开,我就又酸又兴奋老婆骂了一句死变态,
    便吻我,她也湿透了,我反客为主的后入她,拍着她的屁股问是不是喜欢王了?
    想让他操?没有,我和他只是朋友……
    老婆哼哼唧唧的那你怎么湿透了?老婆没有回答,逼却越收越紧,我也很快
    内射了。
    接下来的日子裡,王就是我们做爱的调剂品。
    但在我的鼓动下,并没有拒绝王,但也没有拒绝,我总和老婆説,和他试试
    呗。
    老婆问我,分手了你怎么办?我说,我给你做狗。
    老婆这时候就会娇嗔地躺到我怀裡,説,小王八,小心哪天我真不要你了。
    我说,但我会一直爱你,老婆。
    那段时间,反而我们的感情升温了。
    但我是贼心不死,一直让老婆去和王聊天,聊的也是越来越开,到后来,王
    开始接她上下课,每天早安晚安的,和恋人一样,我每次听她讲更激动了,但我
    也担心过,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王了,用老婆的话说,她只是喜欢和王在一起那
    种久违的新鲜感,因为我们的激情期早过去了。
    她很喜欢热恋的感觉,那时候就属于左右互搏,既想要刺激,又怕老婆变心。
但真的让我安心一点的是大四的寒假,我们互相见过父母了,双方父母都满
    意,这也让我胆子大了不少,我们结婚基本是铁板上的钉了。
    寒假之后,我忙于研究生复试和毕业论文,我还不忘让老婆去和王聊天,当
    我五月份复试结束,稳稳的被录取后,老婆才告诉我,王和她表白了,当时我一
    脸茫然,愣了半天才问:「老婆你怎么回的?」
    没想到老婆说:「我告诉他了啊,和他聊是因为你的癖好,我们感情很好,
    如果他这样还愿意,我就答应。」
    当时我想:这还玩球,怎么可能同意,这也是我说老婆性子火爆的原因,太
    直接了。
    于是我问:「那他没同意?」
    「同意了啊。」
    老婆回答,「我也没想到,我还以为会被吓走呢」
    这都能同意?我更震惊了,震惊之余还有一点兴奋(后来才知道,这小子曲
    线救国呢。)晚上躺在床上,我问老婆,「小骚货,你打算和你的小情人怎么玩啊?」
    老婆拍了我一下,说:「你就这个起劲,不知道。」
    说着便转过头去不理我了。
    我把她抱进怀裡,说:「你不说那听老公的喽。」
    老婆有点害羞的点了点头,手也摸上了我的小弟弟。
    我说:「下学期我就回js了。你在这还有一年,你可以让他和你一起住啊
    ,睡在我们的床上,我按一个监控,天天看着你们,嘿嘿。」
    老婆突然掐了一下我的卵蛋,疼的我龇牙咧嘴。
    「死样,没个正行。」
    然后用脚踩上我的弟弟,说:「小心我和他跑了,小王八。」
    我一脸贱样的说:「我才不怕呢,我可是从厂家订货就的,你跑不掉。」
    后来我怎么都没想过。
    这差点成真的了。
    老婆坐在了我的身上,明显动情了,「老公~」
    我明知故问「乾嘛?」
    「老公~」
    虽然老婆和王聊的很嗨,但床笫之事,还是保守,不好意思说艹,乾,之类
    的。
    我继续装死,「乾嘛,说啊?」
    「动,动一动啊。」
    老婆脸红彤彤的说。
    「动什么啊?」
    我慢慢把龟头放在老婆的阴唇外摩擦,老婆最吃不住这一招了,水也出来了。
    老婆也是逼急了,「鸡巴~快给我~」
    我翻了个身,把老婆用后入式放好,问她:「谁的鸡巴啊?」
    「老公的,老公的……」
    我放慢了速度,「谁的?」
    老婆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白了我一眼,蚊子哼一样「王xx的~」
    我听了之后一下子激动了,很快把老婆送上高潮了,我也射了。
    到了七月份,我也毕业了,准备去新学校了,于是我和老婆还有王一起吃了
    一顿吃饭,我也是大概和王聊了几句,顺带着也提了一句我和老婆见父母的事,
    其实也就是想让王知难而退,酒过三巡,王醉醺醺的拉着我的手:「哥,你放心
    ,我一定好好照顾婷婷(老婆暱称),一年后白白胖胖的还给你。」
    我也醉醉的,说:「好,我老婆就是你老婆。」
    老婆对着我的腰就是一掐,疼的我直叫,上头的我凑在老婆耳边说:「我真
    的好爱好爱你。」
    老婆抱着我轻声道:「我也是。」
    那个时候我真觉得,得妻如此,此生何求。
    之后的暑假里,我带着老婆瞭解考研的事,准备在nj汇合,而即将到来的
    分离,也使得我们几乎夜夜笙歌,而老婆也对我的绿帽思想更加瞭解。
    当我准备去新学校时,在我们房子里安上了监控,一方面是为了看看老婆和
    王的生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全。
    最后一晚时,我正准备一展雄风,结果老婆一脚把我踹了下去,穿着我最喜
    欢的黑丝,我躺在床上,老婆用她的小脚挑逗着我的小弟弟,戏谑道:「小王八
    ,真的要我和王同居吗?」
    我点了点头,「当然想。」
    「那你得答应几个条件哦。」
    老婆踩我的力度又重了几分。
    「一百个都答应。」
    我说到。
    「第一,以后晚上不准主动打电话给我,等我打电话给你。」
    「好。」
    我想反正有监控,没事。
    「第二,以后我男朋友让我做什么,你不准干预。」
    「好。」
    这时候我又硬了几分,老婆随别人玩弄,想想就刺激。
    「最后,我要是爱上他了,和他结婚,你马上滚。」
    我一愣,问:「你真的会爱上他吗?」
    看我逐渐严肃的面孔,老婆笑着打了我一下,「死鬼,不是你喜欢这样吗?
    每次看小说自己激动的不行,来真的又怂了。」
    我瞬间就没有慾望了,抱着老婆,感受着她的存在。
    老婆依偎在我的怀裡,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老公。」
    用老婆现在的话说,以后无论什么我们玩的怎么过分,她都记得我那晚的反
    应,那种没她不能活的样子,让她每次对我的怀疑都化为乌有。
    很快,我和老婆开始两地分居了,而王也搬进了我和老婆曾经住的房子,王
    包了房租,我也乐得轻鬆。
    看着王和老婆想恋人一样生活,我是又酸又刺激。
    和老婆煲电话粥时,就不断鼓动老婆穿暴露一点,给王操。
    老婆就说:「没见过绿自己这么急的。」
    我也给老婆买了几套情趣内衣和丝袜,还有几件清凉的衣服(当初穷学生,
    买的都是杂牌,也花了差不多七百多了)老婆收到后,打电话来责怪我:「乱花
    钱,你一个月能有多少钱。」
    说着,支付宝给了我500,「以后不准乱花钱了,小王八,再乱花我给你
    戴锁。」
    老婆带威胁的语气,让我很是感动,也觉得她可以共度一生。
    但从那以后,老婆开始故意在摄像头前面换内衣,她日常的内衣都是我给她
    买的那些。
    而王揩油的机会也越来越多,甚至舌吻。
    我觉得他们离最后一步很近了。
    他们同居两个月后,一天晚上,老婆突然打了电话给我,接通后,老婆也没
    有说话,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忙不迭的打开监控,只见老婆只穿了我买的
    黑丝,王爬上床,骑在老婆身上,用力揉搓着老婆的奶子,同时,另一隻手摸着
    老婆的逼,不停挑逗,我也听到了手机里传来的老婆的呻吟声,「快给我~」
    老婆撒娇似的说,王却採用了和我一样的手段(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会这招)
    问到:「给你什么啊?」
    说着,龟头一直在摩擦阴唇(阴唇是老婆的敏感点,我以前包括现在也经常
    这样挑逗她)老婆声音都带着颤抖,「鸡……鸡……巴……」
    王很快进去了,我听到了老婆舒爽的呻吟声,监控中,老婆像八爪鱼一样,
    双腿缠着王的腰。
    王乾了一会,说:「叫老公,骚货。」
    老婆嗯了一下,表示了拒绝,王继续说:「老婆,都给我了,叫嘛。」
    同时放慢了抽插速度。
    「我有对象了……」
    老婆哼哼道,「那你找他乾你啊~」
    王直接不动了,老婆扭的更厉害了,「坏人……老公~」
    王听了明显很开心,开始奋力抽插,边乾边说:「老婆,你就我一个老公知
    道吗?」
    「不要~」
    老婆又哼哼着,「那我不乾了。」
    「好好好,就你一个。」
    很快,王射在了老婆的丝袜上。
    我听着老婆的话,硬的和铁一样,看着老婆被人乾,自己却只能在千里之外
    撸,极大刺激了我的绿帽思想。
    第二天,老婆一大早打了电话给我,和我解释昨晚的事,我说:「老婆,你
    都不知道我昨天多兴奋,怎么会怪你。」
    老婆说:「变态~」
    很快,这种方式成了我偷听老婆的常态。
    但王对老婆的开发也是有一手的。
    他们性交约一周后,王竟然把老婆绑了起来,在床上给我看了一场sm大戏
    ,那天老婆至少高潮了四次,之后老婆打电话给我,向我吐槽王的作为,我安慰
    了一会后,问她:「我看你昨天挺兴奋的啊,高潮好几次。」
    老婆听了不做声,一会后说:「其实,挺刺激的。」
    我说:「咋啦小淫娃,喜欢sm了?」
    「不,刺激的是和他做没和你做过的,有点……背德的快感……」
    我笑骂一句「骚货,那以后他调教你,你不准拒绝。」
    老婆的俏皮劲一下子上来了,「小王八,别后悔。」
    「我才不会呢。」
    我说。
    结果下午王打了电话给我,问我真的假的,我说:「是啊,你随便调教,别
    伤到身体就好了。」
    王说:「哥。你是真想让婷婷放开了玩吗?」
    这话犹如潘多拉魔盒,我犹豫的同时,又觉得无比刺激。
    我想了一会,说:「想。」
    王说:「哥,其实婷婷最大的阻碍就是你了,她还是怕你介意她这么玩,如
    果你配合,肯定能把她调教成淫娃荡妇。」
    我有点激动,气息都粗重了一些,王接着说:「而且,我真的喜欢她,我还
    会想佔有她,可不会乖乖把她还给你。」
    我听以后更激动了,但也涌上一丝担心,但最后,我说:「好,我配合。」
    我知道自己在玩火,但绿帽心理作祟的情况下,我还是答应了。
    傍晚,老婆发了
    信息给我,说:「晚上视频,小王八。」
    我知道晚上肯定会有很刺激的事发生。
    晚上,老婆发来语音:「能视频吗?」
    我说能。
    很快,老婆打来了视频,只见老婆被王绑在了椅子上,腿被m型分开,露出
    了还算粉嫩的阴户。
    王看着视频,开始了对老婆和我的提问,「哥,你是不是喜欢戴绿帽?」
    「是。」
    我点了点头,「那我可以随便玩婷婷吗?」
    王问道。
    「当然可以。」
    我赶忙同意。
    「我说你对象是个贱货吧。」
    王嘚瑟似的向老婆炫耀,「才不是呢。」
    老婆小声抗议着。
    「哦?是吗?」
    说着,把跳蛋塞进了老婆的逼里。
    「他为了满足绿帽的慾望什么都做得出来信不信。」
    老婆哼哼着,「才不会呢。」
    这时,王给了我一个眼神,由于老婆被跳蛋搞着,也没有注意,我明白王的
    意思。
    王问我:「你有鸡巴,为什么让我乾婷婷啊?」
    我回答:「因为我喜欢被绿。」
    「那婷婷给谁玩?」
    王问道「当然是你了。」
    老婆被加上了按摩棒后,眼神更加恍惚了。
    王又问:「那你愿意把婷婷给我做老婆吗?」
    当时,精虫上脑,想都没想,「好。」
    这时,王放开了老婆,把老婆推到视频前,在后面后入老婆,还问「现在知
    道你老公是谁了没?」
    老婆看着视频前撸着的我,嘀咕了一句「贱货。」
    之后大声回答着「你。你是我老公~」
    老婆的脸上对我似乎有点失望,当我射出来时,我也觉得今天是不是不妥,
    但老婆自己关闭了视频,我在忐忑中入睡,带着些许后怕。
    用老婆的话说,那个时候就一直把王当弟弟看,只是一个很特殊的弟弟,也
    是真的想我,而且那个时候胆大敢玩,换成现在,她绝对不会陪我这么疯。
    第二天一早,王和我打电话说,老婆不见了,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
    我说,别急,便开始打电话,她的好友同学,我都打了个遍,都表示没见过。
    我上课时也是恍惚,着急的不行。
    突然,一个陌生手机号发了短信给我,「半个小时内到机场接我,不然你以
    后就别想接我了。」
    虽然没有署名,但我知道,这就是老婆。
    我直接和导师请了假,用导师的话说:「没见过你这么着急过。」
    跑步到校门口直接打出租车去了机场(现在我还记得,168块),最后赶
    到机场时,看到一袭碎花洋裙,背着小包的老婆,我心裡松了一口气,老婆看到
    我也向我奔了过来,结果上来膝盖对我裆一顶,我差点当场跪下,又给了我一巴
    掌,「王八蛋,昨天说什么呢?」
    我被打的一脸懵逼,但很快就搂住了老婆,两个人在机场拥抱了快十分钟,
    才放下,看着老婆没有化妆的脸和微红的眼镜,顿时很是心疼,一直说着,「对
    不起,对不起……」
    于是我把老婆带回了我自己租的房子里,看着放着两个枕头和靠背的床,老
    婆又一次抱着我索吻,我们也很快在床上云雨一番。
    云雨之后,老婆把玩着我的弟弟,问:「小贱货怎么想的,昨天那话都敢说。」
    「我就想追求刺激嘛~嘶~疼疼疼……」
    老婆捏了一下我的龟头,疼的我龇牙咧嘴。
    这时,老婆和小狐狸一样,狡黠一笑,站了起来,一脚踩住我的小弟弟,「
    贱货,那么喜欢我给你戴绿帽啊。」
    我点了点头,「是的,老婆。」
    这时,老婆抬脚对我的蛋一踢,「谁是你老婆?你不是把我送给王了吗?」
    我笑着回答:「那不是找刺激嘛……」
    老婆厉声道:「跪下,贱货,谁和你嬉皮笑脸了。」
    我知道了老婆在调教我,顿时奴性大发,乖乖的在床下跪下了。
    老婆把她的小脚丫伸到我的面前,我如获至宝,舔弄老婆的脚,老婆说,「
    贱货,告诉你,我们分手了,以后我是王的女朋友,和你没关係了,你就是我的
    一隻贱狗。」
    我听了很是兴奋,小弟弟又硬了几分,老婆也发现了,笑骂我变态。
    和我说:「以后,我会接受王的所有调教,直到我成为他女朋友,小王八你
    就看着自己撸吧。」
    我带着很大的酸味说:「好,听你的,」
    老婆突然起身找包,景区从裡面翻出一个贞操锁,说:「以后再看监控,把
    这个戴着,不戴你就别想看了。」
    说着,就把我锁上了,「以后你就做本宫的小太监吧。」
    说着开心的笑了。
    我也趁机抱住老婆「好,老婆大人。」
    老婆也和我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感到小弟弟传来的快感醒来的我,看到老婆在被窝里给我口着
    ,老婆看我醒了,便睡到我身边,靠在我怀裡,「小王八,以后调教的时候你叫
    我主人知道了没?」
    我点点头,「好嘞主人。」
    老婆一听,小脸还红了,接着说:「不调教的话,我就叫你当家的。」
    「为什么?」
    看老婆用这么接地气的称呼,我问道。
    老婆说:「你已经不是我男朋友了,但以后我一定会和你成家的,所以叫你
    当家的。」
    老婆笑嘻嘻的和我解释了一下,我说:「那我叫你娘子?」
    老婆依偎在我怀裡,说:「好啊,当家的。」
    这时,老婆摸了摸我的小弟弟,问:「带锁难受吗?」
    「有点,但很刺激。」
    老婆说:「那你就锁着,等你变成性无能我就把你踹了,和我的王一起过,」
    我一听就硬了,老婆一看,把昨天自己的棉袜直接塞我嘴裡,开始给我撸,
    很用力,就是那种想尽快让我射的那种,不到五分钟,我就被撸射了,老婆还不
    忘补刀,「废物。」
    老婆想了很久,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和我说,「当家的,要了娘子的后面
    吧。」
    我一听,摸了摸老婆的菊花,还舔了舔,对老婆说:「菊花第一次给王吧。」
    老婆一听,说:「真是绿的没救了。」
    说完,我开始给老婆舔逼,从此,我们玩的时候我是贱货,不玩的时候我是
    她的当家的。
    下午,我把老婆送上飞机,送她和姦夫团圆了,临走前,老婆也把锁的钥匙
    给了我。
    王也小心翼翼的问我:「哥,你们谈的怎么样?」
    我说:「没关係,你继续吧,都可以的,记得在家玩和我开视频哦。」
    王也是个聪敏人,知道我们商量好了,便没有多问。
    很快,三天后,老婆说:「当家的
    ,晚上视频哦。」
    我表示同意。晚上,视频打通后,只见老婆被大字型绑在我们曾经的床上,这时,王问了
    我一句,「开始吗?」
    我点了点头。
    这时,王问老婆:「婷婷你是不是个婊子啊?」
    老婆自然否认:「才不是呢。」
    「那你做我女朋友还去找前男友?」
    说着对着老婆的奶子就是一巴掌,同时,对着老婆的奶子左右开弓,「老公
    ,老公我错了,以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
    王看向我,说:「你同意不?」
    我说着:「同意。」
    王说:「那从今天开始,我就开始改造婷婷了,婷婷好不好啊?」
    老婆说:「听老公的~」
    王故意的问:「那他呢?」
    老婆看了下我,看着我的眼神,知道我想要什么,「他就是个贱货,别理他。」
    我听了很是激动。
    王说着,就把镜头拉到了老婆的逼,老婆那个时候还是可以做到一线天的,
    两片阴唇紧紧闭合,王拿出一个桃子形状的自慰器,塞进了老婆的逼里,老婆发
    出了一声淫叫,王和我说:「得把婷婷的逼扩张一下,这样才诱人。」
    王又拿出了剃须刀,不经老婆同意,就剃了老婆的毛,老婆因为害怕划伤自
    己,不敢动,水确分泌更多了,王拿出肛塞,借老婆的水,把肛塞塞进老婆的屁
    眼裡,同时让老婆给她口,就这么扩张两个小时,很快,王关闭了视频,让老婆
    洗澡去了。
    一连两周,老婆都在做阴道和屁眼的扩张,当两周后,我再看老婆的逼时,
    阴唇已经自然分开了,不再是一线天,而像少妇的状态(其实我更喜欢一线天,
    但被别人改造成这样,很是刺激)王拔出老婆的肛塞,把屁眼对着我,「哥,你
    求我操婷婷屁眼啊。」
    我一时间难以出口,王转而问老婆,「婷婷,要我乾你屁眼吗?」
    老婆看了我一眼,一脸骚媚的说:「老公,玩我屁眼~」
    我听老婆主动要求,一下子就硬了。
    王也是迫不及待的戴着套子把鸡巴慢慢挤进老婆的屁眼,龟头进入时,儘管
    摸了润滑,还是受到了阻碍,老婆也发出了抗议,王对着老婆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同时奋力一挺,全根插入,老婆嘀咕着:「慢点,涨……」
    王停了一会,开始了奋力抽插,老婆也是浪叫连连,王硕大的卵蛋撞击在老
    婆白嫩的屁股上,老婆很快高潮,王骂道:「真贱,操屁眼都高潮。」
    说着,一阵加速,射进了老婆的菊花。
    我都没碰过的菊花被王拿走,我硬的不行。
    这时,老婆却对我说,「贱货,不准射!」
    我停下了手,说了一句:「老婆,让我射吧,好难受的。」
    老婆用目光意会一下王,却又没和我说话,却羞红了脸。
    王反而大方一点,对我说:「哥,接下来两个月,我要继续调教婷婷了,但
    我需要你,不干涉,这两个月你就不要主动联繫婷婷了。」
    精虫上脑的我,连忙答应,之后一洩如注,王也关了视频,我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回想起昨晚的事,赶忙打电话给老婆,老婆却把我的电话挂
    了,我不由得心裡一紧,过了一会,王却发消息给了我,「哥,两个月内,婷婷
    不会联繫你的,别急,两个月以后联繫你。」
    那可能是我一生最难熬的一个多月了,除了老婆的微信步数,pyq,老婆
    一点回应都没有,我评论,她也从来没回过。
    我还记得那是12月16号,老婆突然发了一个视频给我,视频中的老婆,
    最让我惊讶的,一头黑长直变成了黄色的短髮,戴着狗尾巴,项圈,跪在王的面
    前,这时,王说:「告诉你的王八吧。」
    老婆还是带着扭捏,开始说:「贱货,我现在是主人男友的母狗了呢,主人
    可喜欢我了,知道吗?为了和你跨年,我答应了主人接受所有调教哦,而且人家
    还有一个事要告诉你呢,嘻嘻,等我到你那再说吧。」
    之后两个视频又来了,一个老婆在学校,裸体逛着学校,当时我就震惊了,
    老婆最反感露出的,现在竟然在学校这么玩。
    第二个,老婆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还放尿。
    当我看完,我已经不相信这是我的老婆了。
    很快,12月31号,老婆如约而至,看着一头短黄发的老婆,长靴高跟和
    特意挤出来的乳沟,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但当我抱住她时,我知道,她就是那个我想共度一生的人。
    我和老婆整整大战了三个小时,两个人最终精疲力尽。
    我摸着老婆的奶说「真贱。」
    老婆说:「那你也得要。」
    休息了约半个小时后,老婆说:「老公,我有个想法,你不准生气哦。」
    我抱着她说:「没关係。说吧。」
    老婆犹豫一下,说:「你把我嫁给王怎么样?」
    我一听,瞬间小弟弟敬礼了,老婆也感觉到了。
    骂了一句「就知道你会这样?」
    我忍住激动,问:「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老婆说:「算你有良心。」
    说着拍了我一下,「因为王真的让我很舒服,很刺激,而且~小王八,羞辱
    自己最爱的人让我很兴奋。」
    看着老婆一脸骚媚,我忍不住了,直接后入她。
    老婆浪叫着:「当家的,乾我,乾我这个骚货。」
    我拍着她的屁股说:「骚婆娘,给我戴帽子,以前就该浸猪笼。」
    「对,就该浸猪笼。」
    「贱人,你都不配做我婆娘,做狗都嫌骚。」
    老婆也是进入了状态:「对。我是母狗……母狗。」
    我说:「我已经把你这个骚婆娘卖了,贱人。」
    老婆也是聪明,知道我说的意思,「当家的,卖了多少?」
    我上头的说:「50,太骚了,人家王老爷差点不要。」
    老婆却用支付宝给我转了5
    0,说:「当家的,贱货最后伺候你一回。」
    很快,我就射了。
    知道今天老婆还嘲笑我,王娶她彩礼50,我花了15万。
    激情后,老婆问我:「你同意吗?」
    我说:「追求刺激,我当然想同意,但……」
    老婆吻上了我,说:「我知道,那我们让你的小弟弟来决定吧。」
    我说,那怎么决定?老婆说:「你要是今天不射了,我就不嫁,射了就嫁。」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老婆这时却和小狐狸一样,说:「老公,想不想看看老婆的第二人格啊。」
    我知道她说的是我们曾经一起看过的小说,裡面的女主就有两个人格。
    我说:「好啊。」
    老婆凑在我的耳边说:「老公,标志是穿的鞋哦。」
    老婆说出去洗一下,回来时,却换上了黑丝高跟,戴着情趣胸罩。
    我刚想再享受一下,老婆却厉声说:「贱狗,跪下。」
    我看着高跟,明白老婆的意思了。
    乖乖跪下了,舔老婆的丝袜脚,这时,老婆说:「贱狗,把鸡巴露出来,」
    我乖乖的露出来了,老婆说:「王主人马上是我老公了,要你的鸡巴还有什
    么用,你还想绿我主人?」
    说着便开始踩我,其实老婆用力还是有数,但确实疼。
    老婆松开我后,拿出了贞操锁,开始给我戴,但由于勃起,套不上,没想到
    ,老婆拿出冰块就开始冰敷,把我锁上了,这让我觉得又屈辱又刺激。
    老婆还说:「以后我得把钥匙带着,你这个贱狗,就该把鸡巴废了。」
    听着老婆的辱骂,我被锁着的鸡巴竟然流精了,老婆看到后,脱了高跟鞋,
    对我说:「贱人,那我只能嫁给王喽。」
    「好吧。」
    「小心我不回来了,……」
    老婆又古灵精怪的了,我正想再乾她一次,却发现被锁了。
    老婆穿上高跟鞋,把我按在了她的胯下,给她收拾残局,「贱货,以后就这
    么舔,知道了吗?」
    「知道了~」
    和老婆跨年就待了两天,老婆就回去准备考试了,但由于同意了她和王领证
    ,我也从她的当家的,变成了叔叔,和《帮助妻子谈恋爱》越来越像,也让我更
    加兴奋。
    很快,老婆快放寒假了,北方寒假早,老婆也打了电话给我:「叔叔,22
    号人家男友生日,刚好结婚,人家要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
    我可耻的硬了,由于我学校的地方距离老家不远,週末,我在老家的车站接
    到了老婆和王,看着老婆小鸟依人的靠在王的怀裡,我心裡酸的不行,老婆过来
    俏皮的吐了舌头,我才发现,老婆舌头上有舌钉了已经,看着被王改造过的老婆
    ,我的绿帽心理极大满足了。
    我们决定,我和老婆回去拿户口本,王先去民政局。
    回老婆家的路上,我想抱老婆,却被老婆拒绝了,「叔叔,今天人家领证,
    别这样~」
    听的我小弟弟又抬头了,我问老婆:「打算玩多久?」
    老婆想了一下,说:「三个月吧,之后我就回来。」
    我心裡也安心了一点。
    没想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偷户口本是送老婆和别人结婚,我想着,可
    耻的硬了,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还调笑道:「刚到年纪就来啊,现在知道年轻
    人。」
    我听了也是更加刺激。
    王提议说:「老婆,我们要不办个婚礼吧~」
    老婆说「你有钱吗?」
    我也说:「别了吧,都没什么钱。」
    其实我就是害怕老婆陷进去,毕竟婚礼对女人的冲击更致命。
    于是这事便不了了之。
    我还拍了一张他们拿着结婚证的照片,那结婚证看起来是那么刺眼。
    这时,王说:「哥,婷婷现在是我妻子了,你和婷婷把好友互删了吧。」
    「啊?」
    我一脸懵逼,老婆上来解释:「叔叔,以后没有老公允许,我不能私下和你
    联繫了,所以以后你联繫老公吧。」
    我听了是大受刺激,那种挚爱离自己而去的感觉,至今我都难以忘怀,我还
    是照做了。
    老婆继续说:「今年,我和老公回家过年哦,妈妈这裡,叔叔帮个忙啦。」
    难以用语言表达,我感觉自己无比下贱的慾望得到了满足,「好~」
    最后,老婆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鍊,那是一根施华洛世奇,我们刚开始的时候
    ,我花了半个月的饭钱买下的,把项鍊还给了我,说:「老公会不高兴的。」
    那时候我真觉得,那真不是我的婷婷了。
    很快,老婆和王坐上了回王老家的火车,留我一个人在那。
    我和岳母解释说,老婆在外实习,没买到回来的票,在学校那过年了,岳母
    也只是稍稍责怪了一下。
    除夕夜,我是魂不守捨,想着老婆在乾嘛,没有好友,电话是多次按上又没
    有播出,既享受着挚爱离开的堕落快感,又害怕老婆再也不回来。
    王发了一个视频给我,我点开看,老婆犹如一个乖巧的儿媳妇给王的父母敬
    酒,一口一个爸妈,我无法形容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很虐心。
    王又发来消息:「哥,你赶紧再找一个吧,婷婷我吃定了,我不可能让她回
    去的。」
    我一阵愤怒,「你什么意思?」
    王说:「我是真的喜欢婷婷,现在她也和我领证了,我会一直对她好的。」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得看婷婷的。」
    我看似强硬的话,其实却没有底气,我是真的害怕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现王又发了一个视频给我,视频里,王后入式乾着婷
    婷,「老婆,我爱你,一辈子给我乾好不好?」
    婷婷也是意乱情迷:「好,老公,我也爱你。」
    王别有用心的问:「老婆,给我生个孩子吧~哦~乾死你。」
    婷婷也回答着:「好好,我给你生孩子。」
    王又继续问:「就给我生吗?」
    婷婷说:「嗯,就给你。」
    王问:「那你前男友呢?」
    婷婷沉默了。
    王突然大力操乾,说:「不可以给那个绿帽生,你是我的!」
    婷婷说:「好好好,老公快乾我。」
    我觉得屈辱的同时,小弟弟也已经抬头。
    之后的三个月里,王时不时发视频给我,还给我寄了婷婷的丝袜内裤,把老
    婆嫁给别人,自己却用老婆的内裤丝袜自慰,我一次又一次沉沦在下贱的快感中
    ,但我仍期盼三个月后,老婆的回来。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当三个月后,我准备去接老婆时,我叫开我们曾经住过的房门,开门的老婆
    ,肚子却微微隆起。
    我看向老婆问:「怎么回事?」
    老婆避开了我的目光,说:「叔叔,我怀孕了。」
    这时,我的心瞬间跌落谷底,王从房间里出来后,老婆让他回去,准备单独
    和我谈。
    王也知趣的走开了。
    老婆和我走着,我问:「你打算怎么办?打还是生?」
    老婆犹豫了一下,说:「我想生下来。」
    「那我们呢?」
    我的语气明显有了一丝急躁。
    「老公,你真的爱我吗?」
    老婆突如其来的质问,我一愣,「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不会把我送给王,
    更不会让我们领证!」
    我呆了,老婆红着眼对我说,那时候我也确实没办法解释,「你只是把我当
    做洩欲工具而已,你是不是早不爱我了。」
    老婆几乎哭着说出来,我也是心碎了,我才发现,可能自己真的沉迷于慾望
    了吧。
    老婆继续说:「我们分手吧,我想安定,我的孩子也需要一个家。」
    说完转身就走。
    我急忙追上,老婆却甩开了我的手。
    那天,我心如死灰,我的婷婷真的离开了,因为我的怪癖。
    我坐上了回学校的火车,买醉了两周,最后我的导师都来责备我,而王还发
    他乾婷婷的视频给我,那一个月,我就像一个死人一样过来的。
    但生活总得继续,我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不是不爱了,是逼自己放弃。
    但我的千万次努力,都抵不过婷婷的一句话。
    一个月后,突然电话响了,我以为是导师在催我项目,却是婷婷,「老公,
    孩子没了,我好想你,我想你抱抱我~呜呜呜。」
    明显带着哭腔的婷婷,让我心中平静已久的海,又一次掀起了滔天巨浪。
    我忙问:「在哪?告诉我」
    「人民医院。」
    我直接订了机票,赶往婷婷的城市,我还记得,那张机票1350元的东航。
    我赶到时,已经是下午了,王在求婷婷吃东西,我火一下子上来了,对着王
    就是一顿揍,王被我打的流了鼻血,护士赶来劝架,最后王自己出去了。
    老婆看到我,抱着我痛哭,「老公,孩子被他打没了,孩子没了……」
    「没事,没事。」
    我轻拍着老婆的背,「我们以后再生,我们生好多~」
    老婆还哭骂着:「死人,你说走就走,不会多輓留几次啊,不会说爱我啊,
    死变态。」
    我抱的更紧了,「老公错了,错了……」
    老婆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停,看着老婆没有血色的脸,我心中只有自责了。
    我问老婆,「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大概明天。」
    我拿出手机订了明天晚上的飞机,抱着老婆说:「这次我不让你走了。」
    在医院,我也是压根没睡,照顾着老婆,还去找了王,问原因,原来老婆觉
    得自己有孩子,就拒绝了王做爱的要求,王酒喝多了,就打了老婆,而且下手很
    重。
    当老婆出院时,我们看到王,我说:「等毕业典礼,把离婚证领了。」
    王也是点了点头。
    老婆也就和我在我读书的城市准备毕业论文,但当我们做的时候,老婆却总
    是让我绑她,我想了两天,估计是因为怕我离开她吧,于是,我就想了一个花样
    ,等晚上和老婆玩。
    晚上我回到家,包里放着我买的几个好东西。
    老婆看我回来,便说:「老公,吃饭了。」
    我狠下心来,给了老婆一巴掌,「跪下,叫谁老公呢?」
    老婆一脸懵,但看我带着奸笑的表情,也知道个差不多了,于是乖乖跪下,
    说:「叫你老公呀。」
    我反手又是轻轻一巴掌,「你结婚证上是我吗?贱货。」
    老婆也逐渐进入状态,「不是,人家已经嫁人了。」
    我随即从包里拿出我在网上下载的母狗协议,说:「快签字,不然把你从家
    裡扔出去。」
    老婆只是大概看了一眼,就签字了,「贱货,给我口。」
    我拽着老婆的头就开始深喉,却没想到老婆能力如此之好,近一分钟没反应
    ,松开后,老婆满脸潮红,说:「老公,把我变成你的母狗吧,一辈子的母狗~」
    我听的兴奋,又反手一巴掌,「我娶你了吗?贱货,叫谁呢?」
    老婆明白我的意思,「叔叔,人家就是你的小母狗啦~」
    又凑近我的耳畔轻声说:「别离开我了,怎么样我都愿意。」
    楚楚可怜的老婆,让我喜爱的同时,凌虐的心也开始燃烧,我让她平躺在地
    上,不再粉嫩,而是鲜红的阴唇,颜色变深的乳头,无不宣告着,这具肉体的主
    人已经从少女成了少妇,而这都是王改造的结果,我让老婆用力掰开她的逼,我
    则拿了胶带,我指着逼,问老婆:「这是什么?」
    老婆少了几分过去的害羞,说:「逼……」
    我捏着老婆的奶头,说:「那你的狗逼给谁生孩子?」
    老婆吃痛道:「给主人生。」
    我接着说:「主人让你给谁生就给谁生知道吗?」
    我插入老婆带着吸力的逼,说:「上个孩子也是主人让你流产流的知道吗?」
    老婆突然看了我一眼,突然抱着我,她也知道我想让她和王撇开关係才这么
    说的,「老公……」
    「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母狗知道吗?」
    老婆点了点头,我拿出胶带,把老婆的两条手臂折迭,让她用肘部着地,把
    大腿和小腿折迭,用膝盖着地,加上屁股上的狗尾巴,活像一隻小母狗,晚上睡
    觉,我也是把老婆扔在地上睡,通过这种sm的方式,老婆却有了安全感,我们
    也逐渐和好如初,但我知道,王那裡还没有过去。
    我私下和王联繫后,王也没有过多纠缠,用他的话说,可能他真的只是把老
    婆当玩具了,我们也约定好毕业那天离婚。
    我也是和老婆好好谈过,老婆和我达成共识,可以用王调情,但不会再和他
    接触了。
    很快,老婆毕业了,和王也拿了离婚证,我当着老婆的面,烧了离婚证,告
    诉老婆,这都过去了。
    而老婆毕业后,也是顺利找到了工作,我也是忙于学业,所幸两边家裡还有
    点家底,我们过得也还不错,我们的婚礼也提上了日程。
    当我在她单位门前,单膝下跪,问她:「嫁给我好吗?」
    老婆真的哭了,「我愿意。」
    这句话至今我都觉得宛如天籁。
    随后两边家长很快商定好了,国庆之后结婚。
    在我们的新房裡,还有三天就结婚了,我抱着老婆,说:「老婆,我给你买
    了几双高跟鞋,去试试。」
    老婆嗔怪道:「你能有多少钱,还买这个。」
    我说:「最近这个项目有奖金,而且我可以兼职了,买得起。」
    老婆虽然嗔怪,但却很开心,穿上问我:「好看不?」
    我说:「好看,
    最好一直穿着。」
    「那怎么可能。」
    老婆无心一回,但发现我盯着她的脚看,也明白我想要什么了。
    老婆拿出那个假阴茎,笑着和我说:「这就是我的主人哦。」
    我点了点头,老婆时隔半年,又一次对我厉声道:「小王八,跪下。」
    我乖乖跪下,「好的,老婆。」,老婆穿着高跟鞋把我踢倒,用高跟鞋踩着
    我的小弟弟,说:「贱狗,叫我什么?」
    说着便开始对我的小弟弟用力,我连忙说:「主人,我错了。」
    老婆把脚放在我的脸上,我沉醉的吸着,老婆踩了一会,就坐在我的脸上,
    我的脸直对着她的逼,看着微微张开,有一圈黑边的鲍鱼,我更加兴奋,老婆已
    经被王改造成少妇了。
    老婆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说:「竟然硬了,真贱。」
    玩了一会,说:「还挺大,主人会不高兴的,老公,我把你废了吧。」
    听着老婆的话,我更硬了,老婆把那根假鸡巴塞进自己的逼,由于老婆坐在
    我脸上,我直接看到,好像我在伺候老婆和姦夫一样,我说:「老婆我要射了……」
    没想到,老婆一把掐住我小弟弟的根部,「不准射!」
    老婆又一次拿出了冰块,「结婚之前你不准射。」
    说着就开始对着我就开始冰敷,我的小弟弟也软了下去,也拿出贞操锁,把
    我锁了起来,屈辱而又刺激的感觉又来了。
    当三天后,我们举行婚礼时,老婆没有穿内衣,我戴着贞操锁,我们在台上
    接吻时,老婆说:「我爱你,小王八。」
    我说:「我也爱你,小母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