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镇少林】
重口味小说

作者:不详     阅读:
收藏本书

【色镇少林】

作者:不详
字数:7000

  夜,非常寂静的夜,没有虫声只有雨声的夜,毛毛的细雨,好似老天爷在为
某人哭泣。

  少室山上一座雄伟的寺院,一个带领武林各教派的龙头,自开派祖师一直到
现任掌门「慧达」禅师这一代,少林都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就在这个夜里,少林
的大门啪啪的响了起来,大门一开,一个小和尚探出头来,只见猛门外站着三个
蒙面人,小和尚并没有吓到,只见带头的一个蒙面人拿出一块金牌,给了小和尚
道。我们要见掌门。门关上了,又过了不久,门开了,小和尚道:「主持有请」

  夜已经非常的晚了,主持大师慧达一个人坐在蒲团上,几位蒙面人进来之后,
慧觉道,「不知几位施主拿武林万能金牌所为何事?」几位蒙面人,把面罩一摘,
三个蒙面人居然全是女人,中间带头的一个年近三十,生得桃腮杏眼,如玉脸蛋,
饱满鼓胀的豪乳,她浑身上下散发出逼人的魅力。其他两名女子也是艳丽异常。

  只见中间的女子道:「奴家乃淫荡教副教主:」媚目吸魂「舒媚,这两位是
香主玉洁儿和喜凤,特来请主持带少林加入淫荡教」慧达大师道:「少林不参加
武林上的纷争了,各位施主请回吧。」「媚目吸魂」舒媚道:「既然慧觉大师不
识时务,我们只好得罪了。

  说到得罪的时候,舒媚已经飞身过去,双手成钩,攻向慧达,玉洁儿和喜凤
也一同出招,主持年近七十,有着一甲子的精纯内力,只见他坐着不不动,便可
以从容对付三女,三女绕着他疾转,一时跃高,一时伏低,掌力暴风雨般刺向慧
达大师。不久,三个查某便香汗淋漓了。

  突然舒媚撤去掌力退后,玉洁儿和喜凤也分在主持的两面不动了,只听舒媚
道:「大师果然厉害」突然她一转身,背对着慧达,慧达正奇怪,只见舒媚身上
的衣服突然落下,雪白的身子突然朝地上一趴,那个雪白的臀部,它由於她采取
趴跪姿势,倍显高翘,它的浑圆,雪白令慧达喉焦舌燥就在这时,慧达嗅到了一
股刺鼻的骚味,他只觉心情亢奋,体内真气直贯小腹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
玉洁儿和喜凤同时进攻,将慧达大师逼到了舒媚的浑圆的屁股前,舒媚把手往后
一揽,慧达大师的鼻子便深埋在她屁股沟里。倏见舒媚将脸蛋向上一场,同时吸
了一口气。屁眼一鼓,「

  噗噗「长而响亮的一股热热的屁直接进了慧达大师的鼻腔。慧达大师只觉潮
湿恶臭填满自己心胸。,散播开来,浓厚的体味,,彷佛有魔力似的引得他心旌
浮动,心里彷佛油煎快炸,难过之极。想运功也运不上来。骨骼猛然炒豆似的连
珠爆响,原本尚称清明的头脑也骤然充血,一道热气急冲脑门,脑中一昏,仰後
倒在房中的蒲团上。

  舒媚这才直起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哼道:「这么没用,这么块就昏了」玉洁
儿献媚道:「副教主的消魂香气,天下有谁受得了啊」「媚目吸魂」舒媚道:
「你们两个到门外替我护法」玉洁儿和喜凤出了门,隐去了身行。

  这时的慧达欲念摧心,双目血丝满布,情焰熊熊,全身烫热。脑子迷迷糊糊
的,眼前似有影像闪动,感受奇特之极,似在梦中火海,胯下阳具更是涨的酸疼
火热,又长又硬,就好像一条不断灌气的香肠,真气源源不绝,川流不息的供应,
阳具已经涨到极限,不能再大了,但那真气却是一发不可收拾,仍是硬塞,到处
碰撞,似是其中藏有一条禁锢神龙,正要破土而出,飞腾九天。

  突然之间,下体一凉,衣裤被什么人扒开了,阴囊一紧,似乎被人用手握住,
十指纤纤,在他的阳具根部,阴囊袋上轻抹徐捏,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阳
具棒身也被另一只柔嫩细致的玉手轻摸爱抚,来回套动,彷佛只要被那手来回套
动一下,阳具上的烫热烈灼之感便减一分。慧达忍不住急喘发声,啊啊数声,鼻
音重浊,脸上红光连闪,不自主地的挺动起阳具。

  原来,「媚目吸魂」熟练地脱去了慧达的衣裤,纤细的手指抓着主持大师
「一柱擎天」的命根,正轻柔的上下滑动,舌头则在他的胸膛上来回舔舐着。不
久,舒媚张开雪白的大腿,缓缓的坐在慧达大师的腿上。露出湿润诱人的阴户。

  那淡红色的肉缝,因腿部向外扩张而微微外翻,隐约可见那引人垂涎的风流
小穴。

  只见舒媚雪臀一挺,慧达大师的肉棒便应声插入。昏迷中的慧达大师陡然下
身阳具一热,彷佛被一团嫩肉包住,又温又暖,又柔又软,时而那包住自己阳具
的嫩肉更会发出或急或缓的吸力,弄得自己飘飘欲飞,胯下东西不再像先前那么
涨疼,虽说仍是涨的难受,但比起方才阳具那股禁锢破牢的冲动,已是舒服的太
多了。

  渐渐的他张开了眼睛。慧达大师顿时知道是什么回事,刚想运功。却不料到
舒媚的桃花眼一亮,上下套弄的速度便逐渐加快起来,乳波连连,慧达只觉得全
身一软,抵抗不住诱惑,不禁臣服在淫毒和美色的控制之下。原来舒媚之所以叫
做「媚目吸魂」就是因为她的眼睛练就了迷惑男人的能力。这时的舒媚丰满的娇
躯一上一下的起落者,乱发披肩,香汗涔涔,粉脸上的表情像是无限畅快,淫浪
叫声不绝於耳的回荡在禅房里。

  「啊┅啊┅」慧达大师喘着气,他已变成狂乱,双手握着她的奶子┅若论武
功,十个舒媚也不是慧达大师的对手,但如果是床技,慧达大师怎么也敌不过舒
媚了。舒媚突然媚笑一声,双手紧紧抱住少林主持的脖子,疯狂的耸动摇摆。她
那丰腴嫩白的臀部,忽而左右摇摆研磨,忽而上下挺耸抽动;两个饱满丰硕,柔
软可人的乳房,随着身体的动作,不断的撞击着慧达的面庞。弄得慧达大叫道∶
「阿……阿……弥……托福……女……女……施主……

  ……你……唷…………慢点……停下来……啊……我受不了了……「舒媚并
不理会,嫩穴始终紧紧吸吮住慧达大师的阳具,未曾脱出。就如野马一般,狂乱
的奔驰在他的身上。面对这样一个淫妇的细心」服务「,等级只能算是初出茅庐
的少林主持如何能招架得住?」唉唷┅┅唉啊┅┅阿……阿……弥……托福……

  女…

  …施主,……不……啊……饶命啊……阿……阿……弥……托福…「舒媚突
然停止耸动下体、慧达大师只觉得子宫头口,突然收窄。这样,他的龟头,就似
被嫩肉咬着一样!」媚目吸魂「猛地将身子往後一仰,他只觉得自己的阳具,好
像泡在一壶滚烫的开水之中,又觉得像是包裹在一团温湿的面团中,层层叠叠湿
暖的嫩肉,不停的挤压、研磨着他的阳具,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真是无法言喻。

  突如其来的一阵强烈冲动,这位少林主持叫了两声,身子猛地抽筋似的,浓
浓的白浆就直喷而出。他又昏了过去。

  舒媚拿起那僧袍,裹住慧达,出了门,叫住玉洁儿和喜凤道:「我们走」三
条黑影边消失在少林了。一路上玉洁儿问到:「教主,为什么把他带走啊」舒媚
格格笑道:「这老和尚的功力非常深厚,我要好好伺候他啊」很快,她们在嵩山
发现了一个山洞,洞口被藤蔓遮住,小得只能容许一个人匍匐着爬进去。

  舒媚道:「你们两个在门外护法,我进去了」玉洁儿和喜凤道:「遵命」之
间舒媚抱着慧达大师袅袅婷婷地扭着水蛇腰走向那个山洞,然後跪在地上,四肢
着地地爬了进去。那两只丰满得鼓囊囊的奶子垂直坠下来,如同天然钟乳石一般
美丽得令人惊叹。走入后,她在山洞内点了烛火,她发觉这个山洞似有人住,因
为里面布置得甚是华丽,还有一铺相当宽大的石床。她掏出两颗火红的药丸,放
入慧达大师的口中,然后躺在一边了。

  当慧达醒来,他只觉淫念如火!在他眼帘出现一座丰盈神密的肉山。那浑圆
硕大的臀部,连接着晶莹如玉的美腿,形成一道完美无瑕的弧线。??慧达双目
通红,混身抖颤,圆慧迷迷糊糊的,僵硬地开始趴过去,每靠近这女人一寸,欲
火就增加一分,他模糊的脑中不停的责骂自己∶别走过去,这女人会要你的命。

  可是他的根本无法控制。当他趴到「媚目吸魂」舒媚面前,骨头都?了,他
一蹲身,捧起那纤美的柔荑,就又嗅又闻又吮又舔;浑然忘却这女人是个懂得玩
弄男人的恶魔。慧达大师忘情舔吮着舒媚滑腻柔嫩的玉足,心中的欲火飞快的窜
升。他不由自主的抚摸那浑圆有致,丰润柔滑的大腿。一时之间,慧达只觉热血
沸腾,什麽体面身份全不顾了。视线滑过平坦洁白的小腹,来到芳草萋萋的溪谷。

  但见那风流宝地∶饱满肉丘微隆起,中有溪壑泛春潮;恰似仙蚌吐甘露,幽
穴深藏嫩且娇。慧达大师越看越入迷,突然,似乎睡着了的舒媚使劲一推慧达大
师,猝不及防的慧达,一家伙就翻落床下。只见她坐起身来,瞪着慧达戏谑俏皮
的道∶「哟!我这个你们正派说的妖女,你还当个宝啊?我到底有什麽好啊?」

  慧达看着她媚的音容笑貌,不觉骨头一?,神魂飘荡,一时之间竟讷讷的说
不出话来。

  舒媚见他神魂颠倒的模样,不禁愈觉好笑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慧
达见她一笑,真如春花怒放,千娇百媚;胸前双乳直颤,就不禁色授魂与。眼前
这迷人的美妇,简直使他如痴如醉。他急急道:「」喔……女菩萨……我……

  「舒媚往慧达对面一坐,两腿交叠,脚尖轻摇,笑盈盈的道∶」我可是妖女
啊「舒媚这番话,充满了挑逗暗示,慧达大师一听,那怒耸的阳具,简直胀得要
爆炸一般。

  舒媚此时两腿交叠,浑圆白嫩的双腿,整个裸露在外。她以脚尖挑着绣花鞋,
摇来晃去;那股淫秽荡人的骚劲,真是无以名状。少林主持两眼尽赤,呼呼急喘
的道∶「你不是妖女,你是女菩萨」舒媚道笑盈盈的道:慧达顿时一扑。

  舒媚两腿紧缩,夹住慧达的身躯。她的双腿强劲有力,骤然一夹,真是软如
棉,硬如钢;慧达大师又无法凝聚内力,被她猛力一夹,还真是差点断了气,他
喘嘘嘘的道∶「女菩萨!,你」鹅蛋大的龟头,顺利划开湿润的肉缝,但却在门
口停了下来,无法再越雷池一步慧达深觉诧异,复使劲向前硬挺,但仍是无法强
渡关山。

  他满腔欲火,无法发泄,那根特异的阳具,憋的可愈发粗壮了!「舒媚运气
下阴,使阴道紧缩,慧达不得其门而入?慧达大师扛着舒媚柔嫩丰腴的大腿,望
着舒媚硕大挺拔的乳峰,顶着舒媚湿滑鲜嫩的肉穴,但却无法彻底攻占她的堡垒
要塞;那股子懊恼,简直让他发疯只听舒媚冷冷道:」要知道,你一进去,你一
甲子的功力可全是我的了「此时,慧达大师。欲火烧得他犹如处身洪炉,他下定
决心,要作一只扑火的飞蛾。

  只听他道:「我愿意把一甲子的功力全部给你」只见舒媚顿时笑得花枝招展,
浑身乱颤,她一耸丰臀,只听「噗嗤」一声,淫水四溅,瞬间肉柱已然直捣黄龙,
底定了中原。慧达大师异样的舒畅,从所未有的奇妙滋味,由下体直上全身。
「哼┅┅啊┅┅」发出不知道是痛还是舒服的哼声,舒媚就这样皱着眉头,慢慢
扭动起来,与巨大的胸脯不同,她体内的蜜壶赫然是十分狭小且紧缩的,舒媚如
白玉般优美无暇的身体,因兴奋而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潮,让她看起来更加明艳动
人。

  像个久旷思春的怨妇,舒媚不住发出淫邪的哼声,美臀马不停蹄的升降不休;
而慧达这边,也似乎是要发泄须多说只是将下体拼命抬高,两人接合的部位,不
住发出「啪!啪!」的撞响出来。慧达大师望着舒媚的媚态,心中觉得无比的满
足。他打桩一般,一下接着一下,不断撞击着她的嫩穴,舒媚丰盈雪白的大腿,
也越伸越直,越翘越高,不停的向上蹬踹。

  慧达大师此时,双颊深红,像喝醉酒一样。舒媚鉴貌辨色,知道慧达已经无
法自拔了。她轻轻的把腿放在他的腰上,任由他发挥了。慧达大师越战越勇,下
身部挥动大军,不停的猛挺,不住的疾顶着。舒媚笑咪咪的望着他,狐媚的道∶
道:「老和尚你多大了」慧达大师嘴里吼吼有声,好像不知辛苦似的一下快过一
下的猛操着:「我……

  我七十……有─有四了。「」老娘的滋味怎么样啊?「少林主持两手回抱着
舒媚的纤腰,臀部连挺,」阿……弥……托……福「」格格,你好好享受啊「舒
媚现在把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了…突然,舒媚的脸色一变,双腿一夹,慧达大师
突然发觉,舒媚体内产生了一股奇特的阴力,好像她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收缩著,
把他包围得紧紧的…同时穴内的层层嫩肉,蠕动愈益快速,也愈益有力。慧达大
师只觉穴内七、八张小嘴,从四面八方齐聚阳具之上。

  或吸龟头,或进逼中段,或紧吮根部,感觉各异,舒爽则一。「哼┅┅哈!
啊啊!好舒服┅┅!」慧达大师感觉舒媚的体内就像是一个熔炉,能够把他这块
精铁一般的身体给融化掉的熔炉,从下体传来紧箍的软麻感愈愈明显、愈来愈强
烈,让他除了无尽的快意之外,什麽也无法想,什麽也不能想了「格格,拿命来
吧」慧达大师还不知道什么回事,只觉阳具一跳,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舒媚的
花心传来,竟然禁不住精液狂喷,自己的内力自丹田、顺阳具、直流向他的身体
里去。慧达大师如同要溶化一般,生命之火从他每一个毛孔奔腾而出,愉悦、舒
服已无法形容他的感受,他已进入喜悦的空灵境界。他脸色苍白,张着大嘴,双
眼似开似闭,一副黯然销魂的模样。??

  功力如潮水一般的涌出,强劲、灼热、凶猛、快速、持久,慧达大师发出一
连串的颤动。那股强烈的快感,由子宫直冲脑门,由脑门又通达全身,无休无止,
无边无际历经三个时辰持续不断的狂欢,慧达的生命之火,已到了回光返照的尽
头,这时,他的媚毒也泻得差不多了慧达大师眼神涣散,气若游丝的道∶「我全
身真元┅┅在交合中┅┅你都吸去了┅┅」

  舒媚大笑道:「不错,我的武功增长了十倍」说罢仰後的身子突然飞起,她
赤着身子打了但跟斗然後平平的落地,但慧达大师的身子仍在抖,他下体还是
「金枪不倒」,呈昂起的状态,他眼角流出泪来,他动弹不得,身子非常虚弱。
慧达大师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害怕,真想一头撞死,也免得面对这些可怕的後果。,
舒媚精神奕奕的眼珠一转,立刻猜到慧达大师大概在耽心些什麽,她赤裸的身躯,
往慧达大师身上一靠,柔声的道∶「我龙珠春水穴是万中选一的极品名穴,你能
支持三个时辰,天下没有几个,我念你练功可怜,让你加入我教吧」慧达大师动
弹不得,无可奈何,只得长叹一声道∶「妖女,我服了」大师异样的舒畅,从所
未有的奇妙滋味,由下体直上全身。

  「哼┅┅啊┅┅」发出不知道是痛还是舒服的哼声,舒媚就这样皱着眉头,
慢慢扭动起来,与巨大的胸脯不同,她体内的蜜壶赫然是十分狭小且紧缩的,舒
媚如白玉般优美无暇的身体,因兴奋而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潮,让她看起来更加明
艳动人。

  像个久旷思春的怨妇,舒媚不住发出淫邪的哼声,美臀马不停蹄的升降不休;
而慧达这边,也似乎是要发泄须多说只是将下体拼命抬高,两人接合的部位,不
住发出「啪!啪!」的撞响出来。慧达大师望着舒媚的媚态,心中觉得无比的满
足。他打桩一般,一下接着一下,不断撞击着她的嫩穴,舒媚丰盈雪白的大腿,
也越伸越直,越翘越高,不停的向上蹬踹。

  慧达大师此时,双颊深红,像喝醉酒一样。舒媚鉴貌辨色,知道慧达已经无
法自拔了。她轻轻的把腿放在他的腰上,任由他发挥了。慧达大师越战越勇,下
身部挥动大军,不停的猛挺,不住的疾顶着。舒媚笑咪咪的望着他,狐媚的道∶
道:「老和尚你多大了」慧达大师嘴里吼吼有声,好像不知辛苦似的一下快过一
下的猛操着:「我……我七十……有─有四了。」「老娘的滋味怎么样啊?」

  少林主持两手回抱着舒媚的纤腰,臀部连挺,「阿……弥……托……福」
「格格,你好好享受啊」舒媚现在把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了…突然,舒媚的脸色
一变,双腿一夹,慧达大师突然发觉,舒媚体内产生了一股奇特的阴力,好像她
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收缩著,把他包围得紧紧的…同时穴内的层层嫩肉,蠕动愈益
快速,也愈益有力。慧达大师只觉穴内七、八张小嘴,从四面八方齐聚阳具之上。
或吸龟头,或进逼中段,或紧吮根部,感觉各异,舒爽则一。

  「哼┅┅哈!啊啊!好舒服┅┅!」慧达大师感觉舒媚的体内就像是一个熔
炉,能够把他这块精铁一般的身体给融化掉的熔炉,从下体传来紧箍的软麻感愈
愈明显、愈来愈强烈,让他除了无尽的快意之外,什麽也无法想,什麽也不能想
了「格格,拿命来吧」慧达大师还不知道什么回事,只觉阳具一跳,接着一股强
大的吸力从舒媚的花心传来,竟然禁不住精液狂喷,自己的内力自丹田、顺阳具、
直流向他的身体里去。慧达大师如同要溶化一般,生命之火从他每一个毛孔奔腾
而出,愉悦、舒服已无法形容他的感受,他已进入喜悦的空灵境界。

  他脸色苍白,张着大嘴,双眼似开似闭,一副黯然销魂的模样。??功力如
潮水一般的涌出,强劲、灼热、凶猛、快速、持久,慧达大师发出一连串的颤动。

  那股强烈的快感,由子宫直冲脑门,由脑门又通达全身,无休无止,无边无
际历经三个时辰持续不断的狂欢,慧达的生命之火,已到了回光返照的尽头,这
时,他的媚毒也泻得差不多了慧达大师眼神涣散,气若游丝的道∶「我全身真元
┅┅在交合中┅┅你都吸去了┅┅」舒媚大笑道:「不错,我的武功增长了十倍」
说罢仰後的身子突然飞起,她赤着身子打了但跟斗然後平平的落地,但慧达大师
的身子仍在抖,他下体还是「金枪不倒」,呈昂起的状态,他眼角流出泪来,他
动弹不得,身子非常虚弱。慧达大师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害怕,真想一头撞死,
也免得面对这些可怕的後果。

  舒媚精神奕奕的眼珠一转,立刻猜到慧达大师大概在耽心些什麽,她赤裸的
身躯,往慧达大师身上一靠,柔声的道∶「我龙珠春水穴是万中选一的极品名穴,
你能支持三个时辰,天下没有几个,我念你练功可怜,让你加入我教吧」慧达大
师动弹不得,无可奈何,只得长叹一声道∶「妖女,我服了」好享受啊「舒媚现
在把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了…突然,舒媚的脸色一变,双腿一夹,慧达大师突然
发觉,舒媚体内产生了一股奇特的阴力,好像她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收缩著,把他
包围得紧紧的…同时穴内的层层嫩肉,蠕动愈益快速,也愈益有力。慧达大师只
觉穴内七、八张小嘴,从四面八方齐聚阳具之上。或吸龟头,或进逼中段,或紧
吮根部,感觉各异,舒爽则一。」哼┅┅哈!啊啊!好舒服┅┅!「

  慧达大师感觉舒媚的体内就像是一个熔炉,能够把他这块精铁一般的身体给
融化掉的熔炉,从下体传来紧箍的软麻感愈愈明显、愈来愈强烈,让他除了无尽
的快意之外,什麽也无法想,什麽也不能想了「格格,拿命来吧」慧达大师还不
知道什么回事,只觉阳具一跳,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舒媚的花心传来,竟然禁
不住精液狂喷,自己的内力自丹田、顺阳具、直流向他的身体里去。慧达大师如
同要溶化一般,生命之火从他每一个毛孔奔腾而出,愉悦、舒服已无法形容他的
感受,他已进入喜悦的空灵境界。他脸色苍白,张着大嘴,双眼似开似闭,一副
黯然销魂的模样。

  功力如潮水一般的涌出,强劲、灼热、凶猛、快速、持久,慧达大师发出一
连串的颤动。那股强烈的快感,由子宫直冲脑门,由脑门又通达全身,无休无止,
无边无际历经三个时辰持续不断的狂欢,慧达的生命之火,已到了回光返照的尽
头,这时,他的媚毒也泻得差不多了慧达大师眼神涣散,气若游丝的道∶「我全
身真元┅┅在交合中┅┅你都吸去了┅┅」

  舒媚大笑道:「不错,我的武功增长了十倍」说罢仰後的身子突然飞起,她
赤着身子打了但跟斗然後平平的落地,但慧达大师的身子仍在抖,他下体还是
「金枪不倒」,呈昂起的状态,他眼角流出泪来,他动弹不得,身子非常虚弱。

  慧达大师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害怕,真想一头撞死,也免得面对这些可怕的
後果。,舒媚精神奕奕的眼珠一转,立刻猜到慧达大师大概在耽心些什麽,她赤
裸的身躯,往慧达大师身上一靠,柔声的道∶「我龙珠春水穴是万中选一的极品
名穴,你能支持三个时辰,天下没有几个,我念你练功可怜,让你加入我教吧」
慧达大师动弹不得,无可奈何,只得长叹一声道∶「妖女,我服了」烈的快感,
由子宫直冲脑门,由脑门又通达全身,无休无止,无边无际历经三个时辰持续不
断的狂欢,慧达的生命之火,已到了回光返照的尽头,这时,他的媚毒也泻得差
不多了慧达大师眼神涣散,气若游丝的道∶「我全身真元┅┅在交合中┅┅你都
吸去了┅┅」舒媚大笑道:「不错,我的武功增长了十倍」说罢仰後的身子突然
飞起,她赤着身子打了但跟斗然後平平的落地,但慧达大师的身子仍在抖,他下
体还是「金枪不倒」,呈昂起的状态,他眼角流出泪来,他动弹不得,身子非常
虚弱。慧达大师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害怕,真想一头撞死,也免得面对这些可怕
的後果。

  舒媚精神奕奕的眼珠一转,立刻猜到慧达大师大概在耽心些什麽,她赤裸的
身躯,往慧达大师身上一靠,柔声的道∶「我龙珠春水穴是万中选一的极品名穴,
你能支持三个时辰,天下没有几个,我念你练功可怜,让你加入我教吧」慧达大
师动弹不得,无可奈何,只得长叹一声道∶「妖女,我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